17.第17章 捕獵經驗
"大哥,別……" 楊蟬兒還沒得及阻止,一旁的草叢里忽然竄出個什麼東西襲向五郎,楊蟬兒幾乎是反射性的移動身體到五郎面前,下意識抄起手中的匕首一個橫掃刀光閃過,那東西就掉落在地上,五郎反應過來定睛看過去居然是條被斬斷了的毒蛇,蛇頭和蛇頭已經分了家,但是蛇身還在蠕動著,五郎到底還是個十五歲的少年頭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嚇出了一身冷汗,這才真正意識到山林里有多麼危險.

"大哥,你沒事吧?"楊蟬兒握著五郎的手抬頭關心的看向五郎,她能從五郎身體的緊繃程度感覺到五郎的緊張.

"哥沒事,蟬兒,謝謝你救了哥."五郎勉強的笑了笑,有些羞窘的說道,他一個男子漢沒有保護好妹妹,到頭來還要靠妹妹救了自己,想到剛才的危險"蟬兒,下次再有這樣的事你別管哥了,蟬兒的安全才是最要緊的."

楊蟬兒笑了笑沒有辯駁,她知道五郎對自己的關心,別說剛剛這種小事對她來說不會造成危險,就是真遇到了危險,她也會毫不猶豫的站在五郎前面,她何其有幸這一世擁有這麼好的家人,哪怕是拼了自己的性命也要護他們周全,楊蟬兒想到這眸中浮現出一抹堅定的神色.

五郎的心智成熟,很快就恢複了鎮定,楊蟬兒見狀也就放心了,折下一根長條的樹枝走到那已經被她一斬為二的蛇身旁邊,用樹枝戳動了蛇頭,蛇頭忽然躍起做出攻擊,然後掉落在了地上,楊蟬兒小心翼翼的把蛇頭收起,用大片的樹葉子包了幾層用藤蔓綁好,然後又用匕首劃開蛇腹利落的取出蛇膽,將蛇膽和蛇身分別用樹葉包了然後一齊放進背簍里,這毒蛇可是寶貝,全身都有藥用價值.

楊蟬兒做好這一切,抬頭看到五郎一副驚奇和疑惑不解的表情,少不得又詳詳細細的跟五郎解釋了一番.楊蟬兒又檢查了野兔,果然是被毒蛇咬傷致死,不能要了,遂將野兔扔了把繩套收回來.

楊蟬兒這次買了足夠的繩子,又有其他工具,因此一天的時間里,楊蟬兒做的最多的就是在林子里尋找野獸留下的各種蹤跡和線索,然後根據周圍的環境下套子制造陷阱,等著獵物自己上鉤,還一邊和五郎講解其中的原理,路上遇到野菜野果藥材等也會把它們采了放進背簍里.

套子的大小和下法是另一門學問,野獸的形體各異,套子的大小也不同,地勢有陡有緩,林木有疏有密,套子要下得隱蔽,同時要根據野獸通過此處的走行習慣,分成跑套和走套,等等一系列的.

有楊蟬兒的一邊示范一邊講解,五郎人又聰明,很快就明白其中的道理,只是懂得越多,五郎心中越發的驚奇和佩服,蟬兒自從上一次死而複生之後就變了許多,懂得的東西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想象.-"大哥,別……" 楊蟬兒還沒得及阻止,一旁的草叢里忽然竄出個什麼東西襲向五郎,楊蟬兒幾乎是反射性的移動身體到五郎面前,下意識抄起手中的匕首一個橫掃刀光閃過,那東西就掉落在地上,五郎反應過來定睛看過去居然是條被斬斷了的毒蛇,蛇頭和蛇頭已經分了家,但是蛇身還在蠕動著,五郎到底還是個十五歲的少年頭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嚇出了一身冷汗,這才真正意識到山林里有多麼危險.

"大哥,你沒事吧?"楊蟬兒握著五郎的手抬頭關心的看向五郎,她能從五郎身體的緊繃程度感覺到五郎的緊張.

"哥沒事,蟬兒,謝謝你救了哥."五郎勉強的笑了笑,有些羞窘的說道,他一個男子漢沒有保護好妹妹,到頭來還要靠妹妹救了自己,想到剛才的危險"蟬兒,下次再有這樣的事你別管哥了,蟬兒的安全才是最要緊的."

楊蟬兒笑了笑沒有辯駁,她知道五郎對自己的關心,別說剛剛這種小事對她來說不會造成危險,就是真遇到了危險,她也會毫不猶豫的站在五郎前面,她何其有幸這一世擁有這麼好的家人,哪怕是拼了自己的性命也要護他們周全,楊蟬兒想到這眸中浮現出一抹堅定的神色.

五郎的心智成熟,很快就恢複了鎮定,楊蟬兒見狀也就放心了,折下一根長條的樹枝走到那已經被她一斬為二的蛇身旁邊,用樹枝戳動了蛇頭,蛇頭忽然躍起做出攻擊,然後掉落在了地上,楊蟬兒小心翼翼的把蛇頭收起,用大片的樹葉子包了幾層用藤蔓綁好,然後又用匕首劃開蛇腹利落的取出蛇膽,將蛇膽和蛇身分別用樹葉包了然後一齊放進背簍里,這毒蛇可是寶貝,全身都有藥用價值.

楊蟬兒做好這一切,抬頭看到五郎一副驚奇和疑惑不解的表情,少不得又詳詳細細的跟五郎解釋了一番.楊蟬兒又檢查了野兔,果然是被毒蛇咬傷致死,不能要了,遂將野兔扔了把繩套收回來.

楊蟬兒這次買了足夠的繩子,又有其他工具,因此一天的時間里,楊蟬兒做的最多的就是在林子里尋找野獸留下的各種蹤跡和線索,然後根據周圍的環境下套子制造陷阱,等著獵物自己上鉤,還一邊和五郎講解其中的原理,路上遇到野菜野果藥材等也會把它們采了放進背簍里.

套子的大小和下法是另一門學問,野獸的形體各異,套子的大小也不同,地勢有陡有緩,林木有疏有密,套子要下得隱蔽,同時要根據野獸通過此處的走行習慣,分成跑套和走套,等等一系列的.

有楊蟬兒的一邊示范一邊講解,五郎人又聰明,很快就明白其中的道理,只是懂得越多,五郎心中越發的驚奇和佩服,蟬兒自從上一次死而複生之後就變了許多,懂得的東西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