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第16章 第一桶金 6
回家的路上,兄妹幾個都是異常的高興,五郎和七郎推著板車,秋兒在邊上跟著,而楊蟬兒和九郎就坐在了板車上,蟬兒還把九郎的大腿當成了枕頭,仰躺在板車上舒服的哼著小曲.

"蟬兒,你這唱的是什麼歌啊,真好聽."九郎這孩子憨憨的,口直心快,想什麼立刻就說了出來.

楊蟬兒哼的是一首流行歌曲,見九郎滿臉好奇的看著自己,習慣性動作照著九郎的腦門敲了一下"小屁孩,問這麼多干什麼,說了你也不知道."

"俺才不是小屁孩呢,蟬兒,你可比俺還要小."九郎很不樂意地反駁,五郎和七郎聽到蟬兒和九郎的對話都覺得有些好笑,楊秋兒更是捂著嘴偷偷地笑,九郎覺得自己丟臉了有些生氣,居然悶聲不和楊蟬兒說話了,安靜了好一陣子,偷偷又看了楊蟬兒幾眼,還是忍不住了,剛想要開口,忽然聽到楊蟬兒肚皮里傳來兩聲咕咕的聲音.

"蟬兒,你是餓了波?"九郎伸手摸了摸楊蟬兒的肚子,被楊蟬兒拍開了.

"你怎麼又理我了,不是生氣不和我說話了嗎?"

"不生氣了,哥哥讓著妹妹的,蟬兒,你餓了,小哥給你好吃的."九郎說著獻寶似的把懷里揣著的肉包子拿了出來遞給楊蟬兒,他還記得上次他給蟬兒吃了花生,蟬兒就叫他小哥了.

"這是你特地給俺留的?"楊蟬兒接過九郎手中還帶著體溫的包子,看著傻乎乎看著自己的小男孩有些感動"小哥,你真好."

"呵呵."九郎聽到楊蟬兒這聲小哥心里樂開了花,果然妹妹是喜歡好吃的,每次有了好吃的就喚他小哥了,這個認知一深刻,以至于很多年以後兩人都長大了,九郎還是喜歡拿吃的哄妹妹,尤其是楊蟬兒家人的那一天,嫁妝里面各種各樣的吃的讓楊蟬兒額頭上平白冒出了幾根黑線.

"我們家蟬兒這麼好收買,九郎一個包子就改口了,這句小哥可比叫二哥叫得還甜."七郎假裝吃醋的說道,九郎聽了笑得更開心了.

回到家,太陽已經下山了,趙氏因為不放心幾個孩子,已經在屋門口迎著了,兄妹幾個一邊進屋里把今天的收獲給趙氏說了,趙氏高興的合不攏嘴,接過五郎從板車上拿下來的米油面粉到廚房做飯去了,今晚可得讓孩子們吃頓飽飯.

柿子還有很多,第二天還要接著去賣,不過這次只讓七郎秋兒還有九郎一起去,去多人了也沒這個必要,考慮到已經有好多人買了柿子,第二天賣的肯定沒有第一天的多,因此只帶去了六十多斤,讓七郎他們賣完了就早點回來.

楊蟬兒和五郎則進山去了,楊蟬兒先就到上次下了繩套陷阱的兩個地方去,兩個地方都套著了獵物,一只野雞一只野兔,山里這些小野物最多了,只是隔了一天沒來,野山雞已經有些奄奄的了,被五郎抓起,而另外繩套上的一只野兔已經完全沒有了動靜,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有些不太正常,五郎作勢就要去拾.回家的路上,兄妹幾個都是異常的高興,五郎和七郎推著板車,秋兒在邊上跟著,而楊蟬兒和九郎就坐在了板車上,蟬兒還把九郎的大腿當成了枕頭,仰躺在板車上舒服的哼著小曲.

"蟬兒,你這唱的是什麼歌啊,真好聽."九郎這孩子憨憨的,口直心快,想什麼立刻就說了出來.

楊蟬兒哼的是一首流行歌曲,見九郎滿臉好奇的看著自己,習慣性動作照著九郎的腦門敲了一下"小屁孩,問這麼多干什麼,說了你也不知道."

"俺才不是小屁孩呢,蟬兒,你可比俺還要小."九郎很不樂意地反駁,五郎和七郎聽到蟬兒和九郎的對話都覺得有些好笑,楊秋兒更是捂著嘴偷偷地笑,九郎覺得自己丟臉了有些生氣,居然悶聲不和楊蟬兒說話了,安靜了好一陣子,偷偷又看了楊蟬兒幾眼,還是忍不住了,剛想要開口,忽然聽到楊蟬兒肚皮里傳來兩聲咕咕的聲音.

"蟬兒,你是餓了波?"九郎伸手摸了摸楊蟬兒的肚子,被楊蟬兒拍開了.

"你怎麼又理我了,不是生氣不和我說話了嗎?"

"不生氣了,哥哥讓著妹妹的,蟬兒,你餓了,小哥給你好吃的."九郎說著獻寶似的把懷里揣著的肉包子拿了出來遞給楊蟬兒,他還記得上次他給蟬兒吃了花生,蟬兒就叫他小哥了.

"這是你特地給俺留的?"楊蟬兒接過九郎手中還帶著體溫的包子,看著傻乎乎看著自己的小男孩有些感動"小哥,你真好."

"呵呵."九郎聽到楊蟬兒這聲小哥心里樂開了花,果然妹妹是喜歡好吃的,每次有了好吃的就喚他小哥了,這個認知一深刻,以至于很多年以後兩人都長大了,九郎還是喜歡拿吃的哄妹妹,尤其是楊蟬兒家人的那一天,嫁妝里面各種各樣的吃的讓楊蟬兒額頭上平白冒出了幾根黑線.

"我們家蟬兒這麼好收買,九郎一個包子就改口了,這句小哥可比叫二哥叫得還甜."七郎假裝吃醋的說道,九郎聽了笑得更開心了.

回到家,太陽已經下山了,趙氏因為不放心幾個孩子,已經在屋門口迎著了,兄妹幾個一邊進屋里把今天的收獲給趙氏說了,趙氏高興的合不攏嘴,接過五郎從板車上拿下來的米油面粉到廚房做飯去了,今晚可得讓孩子們吃頓飽飯.

柿子還有很多,第二天還要接著去賣,不過這次只讓七郎秋兒還有九郎一起去,去多人了也沒這個必要,考慮到已經有好多人買了柿子,第二天賣的肯定沒有第一天的多,因此只帶去了六十多斤,讓七郎他們賣完了就早點回來.

楊蟬兒和五郎則進山去了,楊蟬兒先就到上次下了繩套陷阱的兩個地方去,兩個地方都套著了獵物,一只野雞一只野兔,山里這些小野物最多了,只是隔了一天沒來,野山雞已經有些奄奄的了,被五郎抓起,而另外繩套上的一只野兔已經完全沒有了動靜,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有些不太正常,五郎作勢就要去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