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第92章 蓮公子追妻計劃6
北冥寒月猛然把書在桌子上用力的一摔,瞪著千云璃,撇撇嘴,語氣不自覺的軟了下來:"我也要聽."

可是,目光卻如炬一樣的瞪著千云璃,似乎在無聲的控訴她,明明知道她拉不下來面子,還非要逼她.

千云璃和舒琉靜煙嘴偷笑,一左一右的親昵的坐在了北冥寒月的身邊,千云璃壞壞的伸出手順順她的背:"哈哈,別氣別氣.其實你柔和一點更漂亮,看著更順眼.哈哈."

舒琉靜對千云璃豎起大拇指,果然有千云璃的.

舒琉靜對北冥寒月說:"寒月,其實我昨晚回去,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想著,昨天我們結拜的時候,是不是做夢.璃兒,現在在我心里的形象就跟一個瘋子一樣,沒有點,變化不窮的那種.你呢,是公主,最得寵的一個公主,我們雖然一直在一個課堂上,可是,我從來不敢正眼看你一眼,因為你總是有一種把人拒之千里之外的樣子.或許,以前我也是這樣的吧!你們官家和皇家,都看不起我們商人.我也不敢跟你們來往,一直以來,都是孤孤單單的.可是璃兒的出現,讓我的世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就想啊,孤單的日子過久了,我也寂寞夠了,有兩個可以說話的人,就算不是真心,也沒有什麼不可以的.我願意敞開心扉,接納璃兒,接納你.其實,我們兩個是有共同點的,你一直高高在上,你跟什麼人在一起,說一句話,都會成為把柄,我們都是這樣.其實,想想,如果我們三個互相交心,以後不論發生了什麼,大家都互相能有個幫助,有個說話的人,不用一個人去面對所有的事情.無聊的時候,也可以一起聊天,也沒有什麼不好.不是嗎?"

舒琉靜的一番話,可謂是肺腑之言.說到了北冥寒月的心坎里,她在皇宮這麼多年,即使是面對自己的母後和哥哥,她都不能暢快的表達自己的喜怒哀樂.

在皇宮里,她小小年紀變看穿了人世間的冷暖.所以,她決定,用冷漠取代自己所有的情緒.

如果不是因為千云璃的神經,無緣無故的闖進了她的世界,她應該,一輩子,都是冷冷清清的吧?

北冥寒月的臉,突然就毫無防備的紅了.

"那……至少給我一個時間緩和一下."

言下之意,是真的接受千云璃和舒琉靜了.只是,公主的架子擺久了,不是想要脫就能脫下的.

千云璃有點不高興了,這兩人說話明顯一副把她排除在外的架勢.

還有舒琉靜那句"璃兒在我心里的形象就跟一個瘋子一樣……"這話是什麼意思?

千云璃歪著腦袋:"靜靜,你說,我在心里是什麼樣的?"

北冥寒月白了她一眼,不等舒琉靜發話,冷冷的道:"你在她心里,跟在我心里的形象一樣,一個赤裸裸的瘋子."

敢當街讓林一下跪,不是瘋子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