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第45章 絕世景世子1
男人一身白衣似雪,長袍在樹干上飛舞凌虐,與空中潔白的云朵融合成為一片,好似渾然天成的組合.

男人有一雙好看的眼角,眼神邪惡入魔,嘴角噙著一抹讓人窒息,仿佛埋藏了幾百年的美酒一樣會讓人醉的天旋地轉,是一個驚為天人一樣的美男子.

男子將修長的沒有一絲瑕疵的手搭在自己光潔的下巴上,笑意淺淺,柔和的帶著探索的目光看著遠處離去的那抹背影.

"千云璃,果然有趣.嗯,只一個有趣的獵物."

男子的目光中盡是找到了獵物的邪肆,笑容更加醉人了.

早上的一番鬧劇過後,上課的鍾聲響起,所有的女子紛紛的進入學堂,在各自的位置上坐下.

這位置,要說,還真別扭.

學堂也是分班級的,一個班級有十個學生,千云璃,舒琉靜,北冥寒月三人還在一個學堂里.

位置分為兩排,一排五個座位,北冥寒月是公主,坐在左邊第一排,千云璃和舒琉靜則是分別坐在左右的最後一排,這位置,一看就是按照身份地位或者是平時大搖大擺的樣子的來擺的,千云璃對北冥寒月的位置撇撇嘴.

"鄙視有身份走後門的人."

當然,聲音很小,只有走到她身邊的舒琉靜和北冥寒月才能聽到.

北冥寒月眉角抽了抽,在座位上坐下,然而,舒琉靜在經過北冥寒月的身邊的時候也撇撇嘴:"我也覺得,有點不人道.同鄙視."

今天對于舒琉靜來說,可以說是有史以來最特殊也最特別的一天了,干了許多以前沒有干過的事情,也一輩子不敢想的事情,還和千云璃,北冥寒月成了異性姐妹,現在,她突然就想的很開,既然大家都是同甘共苦的姐妹,那麼太矯情就不必要了.

在她眼里,北冥寒月只是朋友,不是公主.

朋友之間不需要這麼多的禮節,朋友之間就應該敞開心扉.

北冥寒月覺得自己很無辜,這算怎麼回事,她一個公主,坐在第一排是理所當然的好不好,她都沒說自己跟他們兩個坐在最後一排兩位交朋友降低了她的身份,她們卻聯合起來比試她有特權?

嫉妒,這就是赤裸裸的嫉妒.

北冥寒月挺直了腰杆,然後,突然對著最後兩位已經落座的千云璃和舒琉靜大叫道:"最後面的兩位,坐在後面的感覺如何?"

一句話,學堂里鴉雀無聲.

所有人都看著最後面的舒琉靜和千云璃,有一種感覺,她們好像惹到了北冥寒月.

舒琉靜臉色一紅,北冥寒月是故意的.

然而,千云璃卻笑的燦爛:"公主,坐在後面的感覺可好了,你想啊,夫子在上面上課,在前面的必須要聚精會神,在後面,開小差什麼的,也不容易會被發現,伸伸胳膊蹬蹬腿也比較方便,像公主要是坐在第一排,恐怕做什麼都不方便,後面還有好多雙眼睛盯著呢!坐在後面當然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