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第38章 至尊姐妹淘6
武菁和傅美被訓的的臉色慘白,她們畢竟是千金小姐,怎麼可能會給人家當續弦的?而且她們都是家中的獨女,就算將來嫁不得達官顯赫的皇族,可是嫁給一些大戶人家的公子,怎麼說也是正室,怎麼可能會是妾呢?

剛才北冥寒月說要把她們許配給寒酸書生,他們已經夠驚嚇的.

她們從小都嬌生慣養,那里忍受的了家徒四壁的窮書生,以後嫁給書生,一輩子要操勞不說,手會變得粗糙,皮膚也會變得蠟黃,只要想到那種日子,她們就會覺得生不如死.

傅美和武菁相互扶著站起來,兩人臉上已經沒有了絲毫的血色,北冥寒月的最後一番話讓他們想到北冥寒月的驕傲,從來都不屑跟妾生的計較和說話,她們現在公然在她的面前跟由妾生的舒雅芳挑釁,對嫡女舒琉靜出言侮辱,一定是觸犯了北冥寒月的禁忌.

武菁惡狠狠的瞪了一眼在地上跪著的舒雅芳,罵道:"妾生的果然就是妾生的,只會挑釁,出了事就只會裝死,見不得台面的東西,以後不准再出現在我的面前."

舒雅芳咬著唇,萬萬沒有想到今日的事情會演變成這樣,往常他們這麼欺負舒琉靜的時候,舒琉靜也沒有說什麼,可是今天到底是走了什麼狗屎運,竟然遇到了千云璃和北冥寒月.

舒雅芳只能狠狠的看著武菁和傅美纖細的身影離去,知道從今以後她們是不會再跟她打交道了,她以後只能另尋靠山了.

千云璃和舒琉靜故意放慢步子,等著身後的北冥寒月追上來.

三人並肩走在一起,在一出僻靜的石桌上環繞而坐.

舒琉靜坐下來就感覺全身的力氣像是被抽空了一樣,腿有些發軟,對于自己剛才的勇氣和表現,好半天都緩不過來神.

千云璃淡淡的看了一眼舒琉靜,潔白的牙齒露出來:"怎麼樣,是不是很爽?"

舒琉靜看著千云璃和北冥寒月,臉頰泛紅,宛如盛開的雪蓮一樣精美,她慢慢的道:"七公主,云璃小姐,剛才多謝你們."

"不用謝不用謝."北冥寒月正准備說什麼,千云璃很沒形象的擺擺手,爽快的說:"說謝就見外了不是,那日在宴會上,你也幫了我,今日我也算是幫你了,你幫我一次,我幫你一次,我們也算是患難之交了,以後我們就是朋友了,哈哈."

"朋友?"舒琉靜眉目打結,對這個特別溫暖的詞卻覺得特別的陌生."云璃小姐,我們是朋友嗎?"

千云璃激動的點點頭:"當然拉,我們是患難的朋友了.你,我,寒月,我們三個是好朋友,姐妹淘."

舒琉靜的額頭出現了一個大大的問號,好奇的道:"什麼是姐妹淘?"

"姐妹淘就是我們是異性姐妹,以後我們三個相互扶持相互幫助,相互關心,相互喜歡,你的困難就是我的憂愁,我的險境就是寒月的苦日,總而言之,就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