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第35章 至尊姐妹淘3
千云璃是想告訴北冥寒月,皇上是一國之主,這樣的男人不可能把心放在一個女人的身上,更加不可能專寵一人.

與其注定了一開始就要失去和得不到,傷心和被傷害是必然.

一國的皇後,那里有心思在皇上的身上想要獲得他的心?

既然得不到那個男人,那就好好的鞏固自己的地位,貴妃娘娘想要找人在後宮里爭寵,讓後宮成為她的掌中之物,但是,只要皇後依舊大方得意,母儀天下.

她依舊是皇後.

後宮之中的統帥.

就算貴妃娘娘玩再多的花樣,她也得不到她想要的.

北冥寒月看著千云璃,微微詫異,長著嘴巴盯著她看了許久,最終才沉下了眸子,道:"云璃,你真的變了."

千云璃微微一笑,將那朵被她摘下來的玫瑰扔進了花園的小溪中,讓她順著小溪悄悄的流淌而走.

千云璃和北冥寒月靠在大樹上,兩人的眼神都盯著遠方,誰也不說話,沉浸在這清晨的靜謐之中.

"舒琉靜,你算什麼?不過是一個商賈之家的女兒,一身的銅臭味,憑什麼跟我們這些官家小姐在一起學習,你們家不就是有兩個臭錢嗎?"

"就是,大老遠的就能聞到她身上的銅臭味,那里有一點大家閨秀的知書達理的風范."

"跟我們在一起,簡直就是侮辱了我們的學堂."

"……"

千云璃和北冥寒月都被這突然傳來的罵聲給弄得拉回了思緒,聽聲音,好像就在他們靠著的這顆大樹的身後.

千云璃好奇的側過頭去,就看到四個打扮的非常光鮮亮麗的少女在欺負另外一個打扮的更加光鮮亮麗的女孩.

被欺負的女孩一身紫紅色天蠶絲長裙,頭上是金雀牡丹雙步搖,脖子上帶著上好的乳白羊脂玉,腰間一塊溫潤蝴蝶雙飛翡翠吊墜,手腕一對金鑲玉金魚手鐲.

千云璃眼眸放光,這就是傳說中的土豪啊!

抬眼看著那女子的容貌,拜良好的記憶所賜,千云璃認出她就是當日在宴會上站在那一排女子中間的一位.

另外那幾個,四個里也有兩個是當日的其中一個.

她們剛才叫她舒琉靜?

天塹第一富商舒城的大女兒,舒琉靜.

千云璃從大樹後站出來,冷冷的一笑,來到了舒琉靜的身邊,對她微微一笑,轉過身,對另外的幾位諷刺道:"怪事年年有,今年真是特別的多啊!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有錢還被鄙視的.你們說她身上都是銅臭味,那你們身上是什麼,官家小姐身上的那份趾高氣昂的嬌縱味?嫌棄人家有錢,嫌棄人家身上的銅臭味,你們身上的衣服,首飾,還有你們來學堂讀書,那一樣不是靠銀子來打發的?既然你們這麼跟錢過不去,七公主也在這里,她也聽到了你們剛才的話,回頭讓七公主去跟聖上說說,就說你們幾位小姐喜歡一貧如洗最好連鍋蓋都揭不開的文弱書生,給你們賜婚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