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第34章 至尊姐妹淘2
"說起宴會上的事情,真應該好好謝謝你啊!寒月,要不是你,我可能要受更大的屈辱呢!你的恩惠我記得了,以後有用得著我千云璃的地方,盡管開口,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辭."

千云璃拍拍胸脯,那氣勢,就像江湖上豪放的女俠!

北冥寒月有些發愣,不過隨即便輕聲笑起來,身子微微退後,讓千云璃搭在她肩膀上的手落空,嗔道:"本宮不需要你的報答,你只要別辜負本宮幫你的心意就好,以後不要再像以前那麼懦弱了."

千云璃看著自己落空的手,有些發愣.抬頭,不解的看著北冥寒月.

"寒月,你還真是公主啊!不好親近吶!"

北冥寒月看著千云璃,她看著自己落空的手失神,道:"你是將軍府的嫡女,應該有嫡女的樣子,本宮是公主,也要有公主的樣子,大庭廣眾之下勾肩搭背,成何體統!"

千云璃掏掏耳根子,無奈的翻白眼,沒想到北冥寒月還是一個老迂腐.

"寒月啊!第一,你是女子,我也是女子.第二,我們是朋友,應該就要有點朋友親昵的樣子.第三,我們的行為沒有礙著任何人,何必介意別人的說詞?只要自己高興,不就行了嗎?人啊,一生何其短短暫,要活的瀟灑,無拘無束才是,被這些不必要的禮儀束縛,活的多麼不快樂啊!走,我們去賞花去."

千云璃又很無賴的上前拉著北冥寒月的胳膊,跟她挽著胳膊,拉著她,往後院走去.

北冥寒月掙紮了幾下,掙脫不了千云璃的束縛,無奈,只能隨著她去.

她心里卻在想著千云璃的那句話.

人生何其短暫,要活的瀟灑,為何要被那些禮儀束縛?

是啊!她為何要被這些禮儀束縛?

北冥寒月看著千云璃真誠卻帶著狡黠的笑意,她也笑了,也許,她可以在千云璃的面前,試著,放棄那些不必要的束縛,只要,在她一個人的面前就好,做一回真正的自己,又如何?

千云璃粗魯的拉著北冥寒月的衣袖,帶著她來到學堂的後花園,後花園里有許多盛開的繁花,姹紫嫣紅,百花爭豔,好不美麗.

北冥寒月看著這盛開的千百種肆意綻放,爭相奪豔,毫不認輸的鮮花們,感歎:"云璃,你知道我父皇的後宮嗎?"

千云璃點點頭,摘了一顆最耀眼的紅色玫瑰放在鼻尖輕嗅:"再美的鮮花,也有凋零的一刻,如果覺得那朵花耀眼了,或者不喜歡了,就摘下來,扔了,不要去搭理,它謝的自然要比其他的花快,但是呢,被摘下來的鮮花也可以選擇被做成標本,她的美麗和燦爛將會永存."

其實,這兩句對話是有深意的.

事情,是這樣的.

北冥寒月的母親是當今的皇後,而貴妃娘娘主持了這一次的秀女選舉,其中,不少美貌的女子都是貴妃的心腹,貴妃的心腹多了,皇宮里鶯鶯燕燕多了,皇後就更加備受冷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