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第33章 至尊姐妹淘1
屋外陽光明媚,陽光從院子前的一顆大樹的樹葉間隙之間照射進屋子,從窗戶中投入進來,帶著一種迷蒙的色彩,千云璃安靜的躺在床上,她已經在床上躺了兩天,喝了難喝的苦藥汁,因為紅疹浸泡在冷水之中的風寒也算是好了.

這天一大清早,她還在被窩里跟周公約會,玲瓏就把她從被窩里扯了出來.

"小姐,快起床了,你今日病好了,要去學堂了,不然你的課就要落下了."

千云璃煩躁的被從被窩里拉起來,依依不舍的看著把被窩,抓狂的抓抓自己因為睡覺而顯得凌亂的頭發.

"不去學堂行不行啊?"

天塹王朝主張女子的涵養和禮儀,一般的大城中都會有專門教育女子的學堂,不過能在公然辦立的學堂中讀書的,一般都是名門的千金小姐.

千云璃因為這幾日感染了風寒,跟學堂中的夫子告了假在家中養病,現在病好了,自然要去上課.

上課啊!

以前在學校讀了二十多年的書,早就成書呆子了,還上什麼課啊?更何況是一群女子就讀的學校,沒一個男人,有什麼好玩的啊?

可不可以不去啊?

"不可以!"玲瓏不客氣的拒絕,將千云璃引到梳妝鏡前坐下,給她整理容顏.

千云璃撇撇嘴,去就去唄,反正在將軍府中也無趣,就當是參觀參觀古代的學堂嘍.

"天塹私塾."

千云璃無語了,還能更土一點嗎?這是什麼鬼名字?

"小姐,你進去之後一定要好好的學習啊!"

玲瓏在外面囑咐,學堂中只准是學堂里的學生進去,而隨身的丫鬟什麼的,則是全部在學堂外面的一個院子里休息,一直等到小姐們都放課了,再伴隨小姐們回去.

千云璃揮揮手,准備進去,可是身後一聲清脆的聲音叫住了她.

"云璃."

千云璃回頭,看到了一張絕美精致的臉,頓時,她燦爛的綻放了已經拉了一個早上的臉,終于露出了會心的笑容,"原來是七公主啊!"

北冥寒月步子緩慢的來到了千云璃的身邊,在她的周圍打量了一周,把她從上倒下,從下倒上,好像還要把她從里到外,從外到里再仔仔細細的打量一遍.

千云璃受不了的擺擺手,扯起北冥寒月的衣角,"七公主,別看了,我還是我啊!沒變,也沒被掉包,就是腦袋突然開竅了."

說完,千云璃還可愛的眨眨眼睛.

北冥寒月被千云璃的可愛的樣子逗笑,把衣袖從千云璃的手中扯出來,微微的驚訝的道:"你知道嗎?這幾日本宮總是在想,你那日在宴會上的表現,總覺得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臉卻還是這張臉,雖然以前跟你只算是聊得來的關系,一直覺得,你是懦弱的,有些看不起你,不過宴會上的事情之後,本宮似乎要從新審視你了."

千云璃微微一笑,纖纖小手搭在了北冥寒月的肩膀上,眼角彎彎,笑意在眼中浮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