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7章 教訓渣男渣女3
"不是的……那是因為璃兒前一陣為了七公主的風箏爬到了樹上,當時那荷包從璃兒的身上掉入了湍急的河流中,後來璃兒命人去找了,沒有找到,這事,七公主可以為璃兒做證明的."

事件猛然轉到了七公主北冥寒月的身上,正好,今天北冥寒月也來了宴會現場.

她在宴會屏風後面的千金小姐的桌子上愣了一下,然後從屏風後面走了出來.

北冥寒月一身閃耀的紫色拖地長裙,裙擺隨著步子的擺動而擺動,像一只蹁躚的蝴蝶,她有一張漂亮的瓜子兩,臉色十分的乾淨誘人,像蘋果一樣飽滿可愛,頭上一直碧玉蝴蝶雙步搖,走起路上一晃一晃,美的耀眼奪目.

她出來,看了一眼千云璃,眉心打結,然後才道:"確實是有這回事,當時本宮想著,女兒家的貼身物品不可隨意丟失,那水流又太急湍,尋了許久也沒有尋到."

千繁花嘴巴微張,壓根就沒有想到七公主北冥寒月會幫助千云璃撒謊!

那荷包明明就是她趁千云璃不注意的時候從千云璃的身上盜取下來的.

千云璃微微一笑,她之所以篤定北冥寒月會幫助她,就是因為那一次她替北冥寒月取了風箏,北冥寒月至此以後就跟她走的比較近乎,她時常被欺負,也因為性子軟弱,被北冥寒月罵了許久.

罵她一點也不知道利用自己的身份,一點也不知道進取,將軍府跟宮廷一樣,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她若不爭取,最後沉下去萬丈深淵被啃得連骨頭都不剩的,就只有她千云璃而已.

現在,千云璃懂得爭取了,如果需要北冥寒月幫一個小小的忙,北冥寒月又怎麼會不幫呢?

眾人驚詫,沒有想到事情的真相竟然是這樣的.

女兒家的東西雖然不能亂丟,但是掉入了湍急的河中,撈不上來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總不能因為一個荷包,就要把河給添了吧?

千繁花在一邊是氣的渾身發抖,她不甘心,指著千云璃道:"說不定你給王二的是另外一個荷包呢!"

"繁花姐姐這是那里話,荷包就是一個人的身份,各府中的小姐都有一個是隨身佩戴的,可是沒有聽說過那位小姐做了兩個.而且荷包都是府中派發下來的,繡線和陣法都是特殊獨到的,如果真的做了兩個,那也是爹爹派人去做的,可是你問問爹爹,爹爹給我做了兩個了嗎?"

千實臉色很難看,不知道是沉默的,還是氣的,一句話也說不出.

但是他不說話,大家也都知道.千云璃說的是實話,一個小姐不可能有兩個荷包.

千繁花不甘心:"千云璃,你別以為現在七公主給你作證你就能逃開.你先前干什麼去了?為什麼到了現在才說出來."

千云璃眼眶濕潤,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千實,委屈的道:"我從來沒有說過那香包是我給那個男人的,我很拼命的說沒有沒有,可是沒有人相信我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