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君子好逑8
再想到自己和他的結局,沈冰嬈那高漲的興致,突然間落了下來.

雖然結果是那麼地不堪,但曾經的美好和用心,都是真實存在過的,只不過,終究是敵不過那天大的誘惑和想要權傾天下的野心罷了.

在心情恍惚抑郁之下,沈冰嬈竟連甯錦昕跟她說話都沒聽見.

甯錦昕在看到沈冰嬈的臉上突然湧現出莫名的憂郁和悲傷時,心突然就那麼抽了一下,他輕蹙了一下眉,想也不想,腳尖一點,就直接從船頭飛掠到了她的身邊.

他溫柔地將手覆在她的額上,輕聲問道,"嬈兒,你怎麼了?是不舒服嗎?"

沈冰嬈馬上收拾好自己的情緒,抬眸對上他那關懷備至的眼神時,心里劃過一絲溫暖,朝他笑著搖了搖頭,"我沒事!就是……突然想起了一些過去的事,心里有些感觸罷了."

甯錦昕輕握住她的手臂,"要是有什麼事就跟我說,不管是高興的也好,難過的也罷,千萬別憋在心里,我隨時都在,知道嗎?"

"嗯!有需要的話,我一定不會跟你們客氣的,甯二哥,謝謝你!" 沈冰嬈用力地點了點頭,愉悅地笑了起來.

那絕美的笑容,就如同那荷塘白白的粉粉的荷花一樣,帶著不經意的清雅和嫵媚,不知不覺間,已撩動了他人的心弦,讓人再難忘記她的笑顏.

甯錦昕輕撫了一下她的頭,笑道,"真是個傻丫頭,走吧,來,我扶你上去!"

經過這些日子的相處,沈冰嬈對宮慕城,甯錦昕和秦澈,也有了更深的了解.

他們三個,聽說宮慕城的武功最高,已經到了接近武尊的境界.

天下第一莊在東蒼帝國的江湖中地位也是極高的,而宮慕城這個少莊主,在武林中同樣享有盛名.

只是,他的性子一向沉默寡言,默默地對沈冰嬈表現著關心.

沈冰嬈只能從他偶爾的眼神中,看見他對她情不自禁流露出來的溫柔和深情.

甯錦昕的武功也不弱,應該也到了武宗,但他這人渾身上下都透著一種如風一般的隨意和瀟灑,沈冰嬈和他在一起,可以隨意地談笑風生,說什麼都不怕他惱.

她在面對他的時候,可以毫無壓力,全心放松,他是一個可以讓人放心的男人.

而甯錦昕對沈冰嬈,更是照顧備至.

他毫不掩飾他對沈冰嬈的深情,和那勢在必得之心.

秦澈在他們的面前,則更像是個爽朗的大男孩,但一出了侯府大門,他就會搖身一變,又成為那個囂張狂妄的紈绔子弟.

沈冰嬈有時候還真的挺憐惜他,身為世家子弟,還真是不容易.

四個人上了船,進入船舫內.

沈冰嬈打量著這船舫,船舫的大廳大約長寬有三十平米左右,地下鋪了厚厚的地毯,紅色底上織繡出金邊牡丹,華貴奢麗.

甯錦昕馬上讓船上的人給沏上一壺香茶和點心.

不一會,舫內的四方紅木桌上,就擺滿了各式各樣的點心,有桂花糕,核桃酥,蜜餞,還有新鮮的水果等等.

秦澈拿起一個蘋果咬了一口,馬上一臉嫌棄地說,"二哥,你這果子還真沒咱家嬈妹的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