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君子好逑7
經過這近十天的相處,沈冰嬈基本已經摸清了秦澈的性子.

他外表看似風流不羈,其實內里卻是一個特別赤心赤誠又直爽的男人,待她也極好,他們也才接觸沒有多久,他就已經事事都想著她.

而她,現在也真的把他當成了親哥哥一般看待.

對于他說的劃船,賞景,聽曲兒,沈冰嬈也挺有興趣,出去玩又有人相陪,能在外面吃喝玩樂,還能開眼界長見識,這樣的大好事,她求還求不來呢,又怎麼會拒絕呢?

稍傾,沈冰嬈就換了一身新衣走了出來,眸子含笑瞅著秦澈說,"世子爺,咱們走吧!"

秦澈看著一身紫色衣的沈冰嬈,那目光呆得連轉都不會轉了.

直到沈冰嬈輕咳一聲,他才回過神來,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笑道,"嬈妹,你真是太好看了,我都看呆了!"

沈冰嬈嬌嗔地瞪了他一眼,"快走吧!再磨蹭下去,天都快黑了!"說罷,她便率先走出了門.

秦澈搖頭苦笑,追了上去,"嬈妹,你等等我,等等我啊……"

他趕緊運起腳勁,三步並作兩步,便追了上去.

秦澈和沈冰嬈並排著一起走,有說有笑地出了府,上了守侯在門口的馬車,朝著城門外疾馳而去.

這一幕,落在花園的一角落里站著的女人眼里,雙手扭緊了手中的絲帕,一雙美麗的丹鳳眼危險地眯起,盈滿了嫉妒和怨恨的光芒.

沈冰嬈和秦澈坐著馬車趕到淮北湖的時候,宮慕城和甯錦昕已經站在一艘豪華的舫船頭那等著.

船舫上方掛著一方牌匾,上書"甯舫".

此船舫長約有十幾米,金色的琉璃瓦,紅木雕欄,一看便知是有錢富貴人家才能坐的船舫.

宮慕城和甯錦昕倆人站在那船頭上,一位全身黑衣,英挺冷肅,一位銀衣清貴,手拿折扇,意態一派風流瀟灑.

他們倆那一身傲世凜人的絕世風姿,如最亮的聚光燈一樣,吸引了無數來游湖客的視線,頻頻打量著他們,特別是那些姑娘小姐們的視線,更是盈滿了灼熱和無盡的仰慕.

可他們倆卻似視而不見,只一心望著那來路,等著他們心中想念的人兒到來.

正等得心急的宮慕城和甯錦昕,遠遠一見到侯府的馬車駛過來了,眸中便升騰起一絲興奮.

當看到那抹熟悉的纖影在秦澈的攙扶下出了馬車,他們的眼睛也跟著亮了起來.

甯錦昕還真怕沈冰嬈看不見他似的,直接朝他們揮手大喊,"三弟,嬈兒,我們在這兒……"

沈冰嬈也笑著朝他們揮了揮手,揚起清眸,打量著四周的風景.

這淮北湖的湖面很寬很廣,四周綠萌環抱,小橋煙柳,水映蓮荷,的四周有精美的亭台水榭,猛一看,她還真以為自己回到了現代的蘇杭西湖.

一想到現代,沈冰嬈就想到那些往事.

那一年,渣男為了向她求婚,也是費盡了心思,在西湖那里用荷花和蓮燈擺成了"嬈兒,我愛你,嫁給我"的字樣,她滿心感動之下,終于答應了他的求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