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世子秦澈4
秦澈一見母親為了保護他而被侯爺遷怒,不由得惱羞成怒.

見秦成觀的藤條又抽了下來,他咬咬牙,疾伸出手,一把抓住那藤條,紅著眼睛沖秦成觀怒吼,"爹,您是不是真要把孩兒打死了才甘心?"

剛站穩身子的葉氏,一見兒子那紅著眼睛一臉委屈的模樣,趕緊又上前擋在了父子倆中間,隨即傾身附在秦成觀的耳邊,低聲勸道,"侯爺,您就不能消消氣?您看看,這宮少莊主和甯家的少主都在這里看著呢,您要教訓兒子,我不反對,可是在兒子的結義兄弟面前,您是不是也得給兒子留一個面子?"

秦成觀冷哼一聲,用力甩下手中的藤條,狠狠地瞪了秦澈一眼,轉身便走入了大廳去.

進去後,見秦澈沒有跟進來,秦成觀又是一聲怒吼,"臭小子,你還不快給我滾進來!"

秦澈看著兩位義兄那滿眼的笑意,無奈地歎了一聲,一臉認命地說,"走吧!我爹請你們進去喝茶呢!"

他們三個一進屋,秦成觀又狠狠地瞪了自家那不爭氣的兒子一眼,看見這個不肖子,他的心里就又是發疼.

要不是他不爭氣,怎麼會給嬈兒找到借口解了這婚約呢?

他們侯府就這麼白白地錯失了一個棟梁之材,錯失了一個好媳婦啊!這件事,只要一想起,秦成觀就腦門緊抽.

"侯爺,錦昕和宮大哥不請自來,還請侯爺見諒!"

聽到甯錦昕的問候,秦成觀才從那怒兒不爭的狀態中緩過神來.

在看向宮慕城和甯錦昕時,他歎了一聲,一臉抱歉地對他們說,"兩位賢侄請坐!今天真是讓兩位賢侄看笑話了!巴三,還不快上壺好茶過來!"

巴三應了一聲,"哎,馬上就來了!"

巴三是從小陪著侯爺一起長大的跟班,現在是侯府里的管家,一般府里沒事的時候,他就隨在侯爺的身邊侍候.

很快,巴三便領著府里的侍女進來,給眾人上好了茶,巴三悄悄揮手讓侍女退了下去,他親自守在一邊侍候著.

秦成觀這才緩下臉色,和宮慕城,甯錦昕拉起了家常.

宮慕城和甯錦昕陪著聊了半晌,見秦成觀也沒有讓沈冰嬈出來見見客人的意思,他們再將視線投向秦澈,秦澈那家伙對他們的暗示更是視而不見.

他在心里暗忖,巴不得這兩位仁兄早走早好.

而秦侯爺則是完全想將沈冰嬈給藏起來,最好永遠不要讓他們見到沈冰嬈.

他可是知道男人心思的,像沈冰嬈這樣既有傾世絕色,又有過人智慧的女子,對任何男人來說,都是具有絕對的誘惑力,但凡是沒有成親的男人,見到她還不得撲上去死追爛求?

只有他家這位又笨又蠢的臭小子,才會瞎了眼,這麼好的媳婦兒擺到了他的面前,硬是給他自己弄丟了,以後有這笨蛋後悔的.

不得不說,秦侯爺實在是太犀利了!

他的這一番猜測,在幾日之後,就百分百靈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