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相府送嫁1
反正娘親那些嫁妝他們已經貪了不少,短時間內肯定是清點不出的,沈冰嬈是吃定了沈三思,這才敢給他下套的.

如果他不願意順著台階下,她不介意讓侯府的人白跑一趟.

真要惹急了她,她不但不嫁,而且還會去禦史那里告他謀占亡妻財產!他若要再跟她斗下去,她不介意再去跑一趟淮南的便宜外婆家,去找那些個舅舅大爺們前來向沈三思討要公道.

呵呵,反正她現在剛穿過來,正閑得很,就跟他們玩一玩,看誰玩得過誰.

沈三思的眼角直抽,這個不肖女,今天的這個虧,看來他是吃定了!

他恨得心肝都在顫抖,為了讓她嫁去侯府,跟侯府搭上關系,給她的嫁妝,他就下了本錢重辦,如今再加上亡妻的嫁妝,兩者加在一起,那是多大的一筆數啊!

沈三思能不心疼這銀子嘛!

但即使如此,他也不得不向沈冰嬈低頭,因為,他擔不起相府毀婚的罪名,他更擔不起禦史彈劾前程受阻的風險.

沈三思壓下心里直往上沖的氣,朝一直站在一邊沒有說話的王管家發下了令,"王海,你馬上去庫房拿大小姐娘親的嫁妝禮單過來,讓大小姐過目,動作要快點!快去!"

王海看了沈冰嬈一眼,馬上點頭應"是",身形一閃,便出了門.

沈三思又看向沈冰嬈,"這下你該滿意了吧?"

沈冰嬈一雙明眸笑成了一彎月牙,"嗯,老爹果然聰明.老爹,依女兒看,為免要王總管這樣跑來跑去的浪費時間,我還是在這里等他吧,如果您怕耽擱時間,可以讓那些嬤嬤和丫頭們過來,就在這里幫女兒梳妝打扮好了."

沈三思恨恨地怒瞪了她一眼,"這不合規矩!你先回你的房里去."

沈冰嬈卻一點也不怕他,大有氣死他不償命的架勢,"喲,老爹,這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啊,這規矩還不是人定的,再說了,這女兒出嫁,爹爹送嫁,這也是人之常情,有什麼不合規矩的啊?"

沈三思拿胡攪蠻纏的她沒有辦法了,只好朝外怒吼,"來人啊!去讓王管家的動作再快一點!"

聽到沈三思吩咐下人的話,沈冰嬈低垂的眸中閃過一抹竊笑.

她要的,就是這效果!

他不是怕她賴在這里不梳妝不上轎嘛,那您老給錢的動作就麻煩給我利落一點,本小姐要是拿到銀子高興了,也就放你一馬.

沈三思這時已經發現了,敢情他是從來沒有了解過這個女兒.

他還真的從來不知道,這個一向以懦弱無能聞名的相府大小姐,什麼時候竟然機警聰明到把這些時間掐得一分不差來算計他的地步?而他竟然還真的拿她毫無辦法?

沈三思審視著他的女兒,眸光一閃,突然轉了心思,臉色一下變好了,"我說嬈兒啊,你的要求,為父可都已經滿足你了,等你嫁到侯府去了,可要給為父多說說好話,多為咱們相府打算打算啊,這相府是你的娘家,這娘家的日子好了,你也才有人撐腰,才能有所依仗,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