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天醫神訣2
她洗髓伐骨成功了!

也許是因為前世淬煉過靈魂,又經過穿越,現在她的靈魂要比一般的人要強大和凝實得多,她神識修為至少是第三重金丹期.

神識修為越高,修煉起來,自是事半功倍.

現在的她,修煉起來,至少要比前世慢慢地一步一步地摸索前行要快得多.

只不過,這個原主的底子還是太差了,現代的她,只用了三天就洗髓伐骨成功,這次有經驗了,卻反而用去了她整整七天的時間,這才真正的脫胎換骨.

好在,沈冰嬈一向是個堅強樂觀的人,她做事也喜歡穩中求進,不管過程如何,只要精彩,只要結果是好的,那就行了!

她開心地走出空間小樓,看著那果實累累的桃樹,腳尖一點,輕輕一躍,身輕如燕地飛向那桃樹的枝頭,伸手迅速摘下幾個有如拳頭大的水蜜桃,又再飄然落地.

看著手中那大大的泛著粉色的水蜜桃,她張嘴便咬了一口.

感覺著滿嘴的甜蜜,她輕眯著眼,滿足地感歎了一句,嗯!真甜啊!

心里,脹滿的全是快樂和幸福,她再一次感歎,活著,真好!

現在的她已經完全脫胎換骨,原本和這具身體的不協調感也已經消失,原身和她,已經身心融為一體.

這身子原本蒼白的臉色,在經過洗髓伐骨之後,變得更加細膩,清透,溫潤,嫩白,泛著如水般的柔和光澤,又透著淡淡的迷人的粉色,清麗如仙,淡雅如蓮.

不僅她的外形看起來更加靈秀淨美,就連她的身高,也長了幾厘米!據她目測,現在她的身高應該在一米六六左右.

沈冰嬈又用內視檢查了自己的身體,在服用洗髓丹成功洗髓伐骨之後,她的修為也進入了第一重的煉氣中期.

她相信,只要再努力一把,她就可以築基成功,再次邁入那修真大道,朝著仙途前進前進再前進.

掐指算算時間,她來到這異世已經有十五天.

人都是群居動物,沈冰嬈又是一個妙齡少女,有著崇尚自由和不甘寂寞的靈魂,縱然前世已將她的性子磨練成熟,但這樣天天呆在空間里修煉,她還是會感覺枯燥無味.

想想,也是時候該出去轉轉.

她要好好了解了解這個世界,為自己的以後,好好謀算謀算.

沈冰嬈一向是個行動派,思慮成熟之後,又小心地審視了一番四周的環境.

此時的後山寂靜,再也看不到一個人把守.

她想著,那些六爺的人這麼久都找不到她,應該都已經撤光了吧?

但為了小心起見,沈冰嬈還是利用空間存放著的那些衣服,重新縫縫補補的,做出了一套村姑的衣服穿上.

然後,她又把那張雪白的臉也給抹成了古銅色,給自己整了個土里八唧的村姑造型,直至再也看不出她原來的模樣,才滿意地住了手.

等到第二天,天還沒亮,沈冰嬈這才從空間里閃了出去.

這個時間段,就算外邊有人盯著,也是他們身體最疲憊,防備最薄弱的時候.她洗髓伐骨成功了!

也許是因為前世淬煉過靈魂,又經過穿越,現在她的靈魂要比一般的人要強大和凝實得多,她神識修為至少是第三重金丹期.

神識修為越高,修煉起來,自是事半功倍.

現在的她,修煉起來,至少要比前世慢慢地一步一步地摸索前行要快得多.

只不過,這個原主的底子還是太差了,現代的她,只用了三天就洗髓伐骨成功,這次有經驗了,卻反而用去了她整整七天的時間,這才真正的脫胎換骨.

好在,沈冰嬈一向是個堅強樂觀的人,她做事也喜歡穩中求進,不管過程如何,只要精彩,只要結果是好的,那就行了!

她開心地走出空間小樓,看著那果實累累的桃樹,腳尖一點,輕輕一躍,身輕如燕地飛向那桃樹的枝頭,伸手迅速摘下幾個有如拳頭大的水蜜桃,又再飄然落地.

看著手中那大大的泛著粉色的水蜜桃,她張嘴便咬了一口.

感覺著滿嘴的甜蜜,她輕眯著眼,滿足地感歎了一句,嗯!真甜啊!

心里,脹滿的全是快樂和幸福,她再一次感歎,活著,真好!

現在的她已經完全脫胎換骨,原本和這具身體的不協調感也已經消失,原身和她,已經身心融為一體.

這身子原本蒼白的臉色,在經過洗髓伐骨之後,變得更加細膩,清透,溫潤,嫩白,泛著如水般的柔和光澤,又透著淡淡的迷人的粉色,清麗如仙,淡雅如蓮.

不僅她的外形看起來更加靈秀淨美,就連她的身高,也長了幾厘米!據她目測,現在她的身高應該在一米六六左右.

沈冰嬈又用內視檢查了自己的身體,在服用洗髓丹成功洗髓伐骨之後,她的修為也進入了第一重的煉氣中期.

她相信,只要再努力一把,她就可以築基成功,再次邁入那修真大道,朝著仙途前進前進再前進.

掐指算算時間,她來到這異世已經有十五天.

人都是群居動物,沈冰嬈又是一個妙齡少女,有著崇尚自由和不甘寂寞的靈魂,縱然前世已將她的性子磨練成熟,但這樣天天呆在空間里修煉,她還是會感覺枯燥無味.

想想,也是時候該出去轉轉.

她要好好了解了解這個世界,為自己的以後,好好謀算謀算.

沈冰嬈一向是個行動派,思慮成熟之後,又小心地審視了一番四周的環境.

此時的後山寂靜,再也看不到一個人把守.

她想著,那些六爺的人這麼久都找不到她,應該都已經撤光了吧?

但為了小心起見,沈冰嬈還是利用空間存放著的那些衣服,重新縫縫補補的,做出了一套村姑的衣服穿上.

然後,她又把那張雪白的臉也給抹成了古銅色,給自己整了個土里八唧的村姑造型,直至再也看不出她原來的模樣,才滿意地住了手.

等到第二天,天還沒亮,沈冰嬈這才從空間里閃了出去.

這個時間段,就算外邊有人盯著,也是他們身體最疲憊,防備最薄弱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