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真喜歡她2
看著宇文辰玉那樂不可支的模樣,宇文辰天的嘴里雖然斥罵著他,眸底卻迅速閃過一抹溫暖.

辰玉,謝謝你!

這些年來,幸好有這個好弟弟陪著他,不至于讓他一個人走得太孤單,但一想到那個一心想要逃離開他的女人時,宇文辰天又感覺心又澀又痛.

她為什麼要逃?為什麼不願意留下來?為什麼不願意給他一個機會?為什麼?到底是為什麼?

心,有些疼,有些痛,好像……被傷到了!

宇文辰玉看著一臉悲傷的六皇兄,收起一慣的不羈,輕聲問道,"六哥,你真喜歡她?"

宇文辰天抿緊了嘴,沉默不答.

可他的腦海里,卻在想著她那絕美精致的容顏,想著她在他身下低泣承歡的纏綿,還有那一聲聲嬌軟入骨的昵喃,心里又是一痛.

她和他都上床了,難道她就真的不在乎自己的名聲嗎?還是……她根本就不相信他?不相信他能給她幸福?

宇文辰玉知道他六哥的性子,見六哥不說話,心里也就明白了他的答案.

他的沉默,通常代表了他的默認.

宇文辰玉哽著聲音說,"好!既然六哥是真的喜歡她,那九弟就算是拼了這條命,也一定會把她給六哥找回來!"

可是,一連三天,他們派了不少人進行地毯式的搜尋,連整座靈山都給翻了好幾遍,卻始終沒有找到那名女子的下落.

眼見著回燕州的日子越逼越近,宇文辰天的臉色也越來越難看.

兩道濃眉皺成了川字,眉宇間,更是深可見痕,人也變得更為冷厲沉默.

她到底去了哪里?

這麼多人都找不到她,為什麼她人就像憑空消失了一樣?

如果不是他的手里還握著她的珠釵做念想,他甚至會以為,他不過是做了一場春夢.

她到底是什麼人?女人,你到底藏到哪兒去了?出來好不好?

這一個又一個問題堆積在宇文辰天的心里,讓他整個人都呈現暴躁狀態,手下的那些人因為找不到她,而被他罰了一個又一個.

他下面的人都暗暗叫苦,天天擔心吊膽的,生怕下一個就輪到自己受罰.

宇文辰玉看到六哥不過幾天時間,就消瘦了一圈,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他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埋怨那個女人不知好歹.

他的六哥,是天神一般的男人啊!

那個死女人,有六哥這麼好的男人想著她,念著她,她竟然不屑一顧,竟然敢拍拍屁股就走人,竟然敢讓他的六哥這麼難受,真是不可饒恕!

要是哪天再被他碰上她,他非得敲打敲打她不可!

現在的九爺哪里知道,真到了見面的那一天,這誰敲打誰,還真說不定呢!呵呵.

七天後,已經參加完了皇帝壽宴的六王爺,帶著他的這個心結,不得不奉皇命回了他的駐地---燕州.

臨行前,他讓九皇弟宇文辰玉留在京城,並一再地鄭重地交待他,"九弟,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拜托,幫我找到她!"

宇文辰玉何曾見過他的六哥如此鄭重過,心底酸楚,只能用力點頭,將六哥的重托放在了心尖上,謹記不忘.看著宇文辰玉那樂不可支的模樣,宇文辰天的嘴里雖然斥罵著他,眸底卻迅速閃過一抹溫暖.

辰玉,謝謝你!

這些年來,幸好有這個好弟弟陪著他,不至于讓他一個人走得太孤單,但一想到那個一心想要逃離開他的女人時,宇文辰天又感覺心又澀又痛.

她為什麼要逃?為什麼不願意留下來?為什麼不願意給他一個機會?為什麼?到底是為什麼?

心,有些疼,有些痛,好像……被傷到了!

宇文辰玉看著一臉悲傷的六皇兄,收起一慣的不羈,輕聲問道,"六哥,你真喜歡她?"

宇文辰天抿緊了嘴,沉默不答.

可他的腦海里,卻在想著她那絕美精致的容顏,想著她在他身下低泣承歡的纏綿,還有那一聲聲嬌軟入骨的昵喃,心里又是一痛.

她和他都上床了,難道她就真的不在乎自己的名聲嗎?還是……她根本就不相信他?不相信他能給她幸福?

宇文辰玉知道他六哥的性子,見六哥不說話,心里也就明白了他的答案.

他的沉默,通常代表了他的默認.

宇文辰玉哽著聲音說,"好!既然六哥是真的喜歡她,那九弟就算是拼了這條命,也一定會把她給六哥找回來!"

可是,一連三天,他們派了不少人進行地毯式的搜尋,連整座靈山都給翻了好幾遍,卻始終沒有找到那名女子的下落.

眼見著回燕州的日子越逼越近,宇文辰天的臉色也越來越難看.

兩道濃眉皺成了川字,眉宇間,更是深可見痕,人也變得更為冷厲沉默.

她到底去了哪里?

這麼多人都找不到她,為什麼她人就像憑空消失了一樣?

如果不是他的手里還握著她的珠釵做念想,他甚至會以為,他不過是做了一場春夢.

她到底是什麼人?女人,你到底藏到哪兒去了?出來好不好?

這一個又一個問題堆積在宇文辰天的心里,讓他整個人都呈現暴躁狀態,手下的那些人因為找不到她,而被他罰了一個又一個.

他下面的人都暗暗叫苦,天天擔心吊膽的,生怕下一個就輪到自己受罰.

宇文辰玉看到六哥不過幾天時間,就消瘦了一圈,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他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埋怨那個女人不知好歹.

他的六哥,是天神一般的男人啊!

那個死女人,有六哥這麼好的男人想著她,念著她,她竟然不屑一顧,竟然敢拍拍屁股就走人,竟然敢讓他的六哥這麼難受,真是不可饒恕!

要是哪天再被他碰上她,他非得敲打敲打她不可!

現在的九爺哪里知道,真到了見面的那一天,這誰敲打誰,還真說不定呢!呵呵.

七天後,已經參加完了皇帝壽宴的六王爺,帶著他的這個心結,不得不奉皇命回了他的駐地---燕州.

臨行前,他讓九皇弟宇文辰玉留在京城,並一再地鄭重地交待他,"九弟,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拜托,幫我找到她!"

宇文辰玉何曾見過他的六哥如此鄭重過,心底酸楚,只能用力點頭,將六哥的重托放在了心尖上,謹記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