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真喜歡她1
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他這位六哥,這不開竅則已,這一開竅,竟然一鳴驚人,他咋就真對這個來曆還沒有查明的女人認真上了呢?

而更糟糕的是,他六爺這一頭認真了!人家那位大美人竟然偷偷地跑了!

宇文辰玉真有些想不明白,這年頭,一個女人被男人給強占了,不都該哭哭啼啼地找這個男人認帳負責的嗎?

可為什麼這個女人的反應會這麼特別,且這麼讓人意外呢?

宇文辰玉的腦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現出那張精致絕美的嬌顏來,心里突然像是有一根羽毛在輕輕刷過,就這麼癢了一下.

待再一想到六哥的那張冷臉,他又打了一個寒顫.

這萬一真要是找不回她來,這六哥一暴怒起來,嘖嘖嘖……以他那讓人畏懼的恐怖脾氣,恐怕要受牽連的人可多啰!

九皇子滿眼憐憫地看著那正忙著指揮衛隊四處找人的圖騰,搖頭歎息一聲,趕緊朝六爺的方向追了上去.

宇文辰玉追到後山的小竹林,看到那負手而立的孤寂身影,紫眸深處閃過一絲憐惜,心里隱隱為他的六哥心疼.

他打小就跟六哥好,看著六哥這些年的努力,他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他們說,冷漠無情的男人一旦動了心,便是一生!

六哥現在好不容易對一個女人動了心,可她卻不見了!

宇文辰玉真的希望,六哥的身邊能有這麼一個溫柔貼心的女人長伴在他的左右,他希望,能有這麼一個女人溫暖著六哥,然後,再給六哥添一雙兒女,讓他的好六哥能真正得到幸福.

這,就是宇文辰玉心里最大的期盼和願望.

而他的這個願望,今年……會有機會實現嗎?

他希望答案是---能!

宇文辰玉揮去心頭的陰霾,重新揚起那風流不羈的笑容來,走到宇文辰天的身後,笑著打趣,"六哥,在想什麼呢?"

"想女人!"

呃?宇文辰玉愣了一下,他從沒想過,有一天會從宇文辰天的嘴里聽到這麼一個驚人的答案,一時半會,他竟被震傻了!

稍傾,宇文辰玉才反應過來,一下蹦到了宇文辰天的面前,震驚地看著宇文辰天那張依舊冰寒的俊臉,一連串的問題驚呼出聲,"六哥,你真的開竅了?你真的會想女人了?你真的沒有發燒?"

宇文辰玉的手還沒有伸到宇文辰天的額上,就被宇文辰天給一把給拍開,"你沒聽錯!"

你沒聽錯!!!六哥的意思就是,他是真的對那女人動心啰!

六哥是真的如他所說,他是在想那個女人!!!

宇文辰玉驚悚了一把之後,隨即便哈哈狂笑起來,"哎喲喂,我的好六哥,你總算是開竅了!小弟我終于不用再擔心六哥你有問題了!話說,你要是再不找個女人開葷,我都以為六哥有龍陽之好了,哈哈哈……哈哈哈……哎喲媽……笑死我了……"

宇文辰天俊臉一沉,"你給我閉嘴!再笑,我割了你的舌頭!"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他這位六哥,這不開竅則已,這一開竅,竟然一鳴驚人,他咋就真對這個來曆還沒有查明的女人認真上了呢?

而更糟糕的是,他六爺這一頭認真了!人家那位大美人竟然偷偷地跑了!

宇文辰玉真有些想不明白,這年頭,一個女人被男人給強占了,不都該哭哭啼啼地找這個男人認帳負責的嗎?

可為什麼這個女人的反應會這麼特別,且這麼讓人意外呢?

宇文辰玉的腦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現出那張精致絕美的嬌顏來,心里突然像是有一根羽毛在輕輕刷過,就這麼癢了一下.

待再一想到六哥的那張冷臉,他又打了一個寒顫.

這萬一真要是找不回她來,這六哥一暴怒起來,嘖嘖嘖……以他那讓人畏懼的恐怖脾氣,恐怕要受牽連的人可多啰!

九皇子滿眼憐憫地看著那正忙著指揮衛隊四處找人的圖騰,搖頭歎息一聲,趕緊朝六爺的方向追了上去.

宇文辰玉追到後山的小竹林,看到那負手而立的孤寂身影,紫眸深處閃過一絲憐惜,心里隱隱為他的六哥心疼.

他打小就跟六哥好,看著六哥這些年的努力,他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他們說,冷漠無情的男人一旦動了心,便是一生!

六哥現在好不容易對一個女人動了心,可她卻不見了!

宇文辰玉真的希望,六哥的身邊能有這麼一個溫柔貼心的女人長伴在他的左右,他希望,能有這麼一個女人溫暖著六哥,然後,再給六哥添一雙兒女,讓他的好六哥能真正得到幸福.

這,就是宇文辰玉心里最大的期盼和願望.

而他的這個願望,今年……會有機會實現嗎?

他希望答案是---能!

宇文辰玉揮去心頭的陰霾,重新揚起那風流不羈的笑容來,走到宇文辰天的身後,笑著打趣,"六哥,在想什麼呢?"

"想女人!"

呃?宇文辰玉愣了一下,他從沒想過,有一天會從宇文辰天的嘴里聽到這麼一個驚人的答案,一時半會,他竟被震傻了!

稍傾,宇文辰玉才反應過來,一下蹦到了宇文辰天的面前,震驚地看著宇文辰天那張依舊冰寒的俊臉,一連串的問題驚呼出聲,"六哥,你真的開竅了?你真的會想女人了?你真的沒有發燒?"

宇文辰玉的手還沒有伸到宇文辰天的額上,就被宇文辰天給一把給拍開,"你沒聽錯!"

你沒聽錯!!!六哥的意思就是,他是真的對那女人動心啰!

六哥是真的如他所說,他是在想那個女人!!!

宇文辰玉驚悚了一把之後,隨即便哈哈狂笑起來,"哎喲喂,我的好六哥,你總算是開竅了!小弟我終于不用再擔心六哥你有問題了!話說,你要是再不找個女人開葷,我都以為六哥有龍陽之好了,哈哈哈……哈哈哈……哎喲媽……笑死我了……"

宇文辰天俊臉一沉,"你給我閉嘴!再笑,我割了你的舌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