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霸氣六爺3
眾人全都垂著頭,不敢再吱一聲,生怕惹惱了六王爺,又惹來殺身之禍.

"圖騰,派人去給本王守住各個山道路口,把所有人都派出去找,直至找到她為止."

六爺冷著聲音說完,便直接轉身出門.

在走到門口的那一刹,他又突然停下了腳步,背對著圖騰及眾人,用極輕極輕的聲音,一字一句地說道,"圖騰,如果找不到她,你也不用回來了!至于綠荷……自己去領處罰!"

六爺的語氣雖輕,但那結果,卻重得讓圖騰和綠荷的臉色同時一變.

圖騰馬上應了一聲,"奴才領命!"

綠荷的臉色灰敗得像個死人一樣,但她卻連反駁的勇氣都沒有,只顫著聲音應了一聲,"是,奴婢領命!"

她一直知道,任何人想要瞞著主子做小動作,那都是異想天開.

而她,跟在主子身邊這麼多年,明明知道這一點,卻仍然被嫉妒沖昏了頭,而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

她知道,從今以後,她再也沒有資格陪在主子的身邊了.

想要強忍的淚,終于,還是沒能忍住,輕輕地,從她的眼角滑了下來,心,支離破碎.

圖騰看著六爺那挺直的高大背影漸漸遠去,仍能清楚地感受到,六爺剛才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被壓抑著的極欲殺人泄憤的暴怒和威壓.

說實話,他這條命,本來就是六爺給撿回來的,就算六爺他要拿回去,他也不覺得有什麼錯.

只是,讓圖騰感覺到驚駭的是,六爺對這個女人的重視程度,已經遠遠超出了他的估計,比他預想中的還要重得多!

六爺的人生,難道會因為遇到這個女人而改變?

不!他不相信!

但不管他信不信,現如今六爺下的命令,他必須得執行!

否則,找不到那個女人,他就得聽六爺的話,回家吃自己的去了!

此時,還有一個人和圖騰一樣,被六爺那強悍的態度給震驚到了,他就是---九爺!九皇子宇文辰玉!

宇文辰玉知道,他這六哥在年少時,親眼見到了當年母妃受辱的事,對所有試圖靠近他的女人,從來都是不假辭以色.

女人對六哥來說,就是一種厭惡的生物,沒有任何女人能靠近他的三尺之內,那些試圖走近他禁區的女人,全都非死即傷!

六爺今年已經過了二十,別的皇子到了這個年紀,早就有妃妾通房一大堆的女人在身邊侍候著,可他,卻從來沒有女人.

不近女色,不苟言笑,軟硬不吃,這"三不",就是戰王宇文辰天的招牌!

戰王府里,除了洗衣燒菜的老嬤嬤,還有幾個像綠荷一樣為了方便行事的暗衛之外,其他的,全是男人.

九皇子宇文辰玉一直把給六爺開葷的這件事,當成了一件重要任務.

這也是為什麼九皇子在得知六爺中了"一日歡"之後,會這麼興奮地給六爺找來女人解毒的重要原因.

宇文辰玉很想看看,這位一向冰冷得像是沒有七情六欲的六哥,在知道自己和女人上了床之後,會有怎樣精彩的表情?眾人全都垂著頭,不敢再吱一聲,生怕惹惱了六王爺,又惹來殺身之禍.

"圖騰,派人去給本王守住各個山道路口,把所有人都派出去找,直至找到她為止."

六爺冷著聲音說完,便直接轉身出門.

在走到門口的那一刹,他又突然停下了腳步,背對著圖騰及眾人,用極輕極輕的聲音,一字一句地說道,"圖騰,如果找不到她,你也不用回來了!至于綠荷……自己去領處罰!"

六爺的語氣雖輕,但那結果,卻重得讓圖騰和綠荷的臉色同時一變.

圖騰馬上應了一聲,"奴才領命!"

綠荷的臉色灰敗得像個死人一樣,但她卻連反駁的勇氣都沒有,只顫著聲音應了一聲,"是,奴婢領命!"

她一直知道,任何人想要瞞著主子做小動作,那都是異想天開.

而她,跟在主子身邊這麼多年,明明知道這一點,卻仍然被嫉妒沖昏了頭,而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

她知道,從今以後,她再也沒有資格陪在主子的身邊了.

想要強忍的淚,終于,還是沒能忍住,輕輕地,從她的眼角滑了下來,心,支離破碎.

圖騰看著六爺那挺直的高大背影漸漸遠去,仍能清楚地感受到,六爺剛才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被壓抑著的極欲殺人泄憤的暴怒和威壓.

說實話,他這條命,本來就是六爺給撿回來的,就算六爺他要拿回去,他也不覺得有什麼錯.

只是,讓圖騰感覺到驚駭的是,六爺對這個女人的重視程度,已經遠遠超出了他的估計,比他預想中的還要重得多!

六爺的人生,難道會因為遇到這個女人而改變?

不!他不相信!

但不管他信不信,現如今六爺下的命令,他必須得執行!

否則,找不到那個女人,他就得聽六爺的話,回家吃自己的去了!

此時,還有一個人和圖騰一樣,被六爺那強悍的態度給震驚到了,他就是---九爺!九皇子宇文辰玉!

宇文辰玉知道,他這六哥在年少時,親眼見到了當年母妃受辱的事,對所有試圖靠近他的女人,從來都是不假辭以色.

女人對六哥來說,就是一種厭惡的生物,沒有任何女人能靠近他的三尺之內,那些試圖走近他禁區的女人,全都非死即傷!

六爺今年已經過了二十,別的皇子到了這個年紀,早就有妃妾通房一大堆的女人在身邊侍候著,可他,卻從來沒有女人.

不近女色,不苟言笑,軟硬不吃,這"三不",就是戰王宇文辰天的招牌!

戰王府里,除了洗衣燒菜的老嬤嬤,還有幾個像綠荷一樣為了方便行事的暗衛之外,其他的,全是男人.

九皇子宇文辰玉一直把給六爺開葷的這件事,當成了一件重要任務.

這也是為什麼九皇子在得知六爺中了"一日歡"之後,會這麼興奮地給六爺找來女人解毒的重要原因.

宇文辰玉很想看看,這位一向冰冷得像是沒有七情六欲的六哥,在知道自己和女人上了床之後,會有怎樣精彩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