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神域空間3
青龍傲然霸氣又狂妄地說,"主人,只要有本尊在,主人就能天下無敵!誰若敢欺負主人,本尊一口吞了他!"

沈冰嬈咧嘴直笑,"好啊!那以後我可就全靠你們了."

此時,看著它們,發現它們還在,她的心里一片溫暖.

有了它們的陪伴和鼓勵,那初來異世的不安,忐忑和委屈,全都一掃而光.從它們的身上,她又找回了當初的自信和安全感.

沈冰嬈和它們在空間里戲耍了一會.

突然,空間外傳來綠荷地呼喊,"姑娘,您沐浴完了嗎?姑娘,姑娘……"

沈冰嬈突然眼珠一轉,她干脆就在空間里呆上幾天,等他們這些人全都撤走了,她再找機會出去.

然後,她再找一個合適的地方安家生活.

至于那個什麼相府的,反正那里頭也沒有對她好的人,這原身的親母已亡,親爹對她也不愛,她干脆就不回了.

再說,以她這被人破了的身子,怕就是回去了,也討不到好果子吃!

想到這,沈冰嬈便對小狐狸和青龍說,"你們這段時間繼續在這里好好修煉,我剛來到這個異世,還有很多要適應的地方,等找到機會,咱們安穩下來了,再讓你們出來."

青龍懶懶地抬眸睨了她一眼,"主人,本尊還是比較喜歡呆在這里,你只管做自己的事去,有事喊本尊一聲就行."

小狐狸也乖巧地笑眯了眼,兩眼彎彎的,萌態畢露,"主人,小狐也會乖乖的."

"好!那你們去忙吧!我休息一會."沈冰嬈笑了笑,又伸手在它們的腦袋上各摸了一下,示意它們自己玩去.

而空間外的綠荷,此時見沈冰嬈她人突然不見了,瞬間急白了臉色.

沈冰嬈透過空間,看著綠荷一臉青白地沖了出去.

她也不著急,就躲在空間里,靜靜地等著那圖騰大人帶著人回來找她.

她也想看看,那位什麼六爺,到底是何方神聖?

*

在沈冰嬈隱在空間,靜靜等待著六爺前來的同一時間,皇宮內的某座華麗的宮殿內,一位身著蟒袍朝服的男人,正斜靠著半躺在錦榻上,一臉陰沉地聽著跪在下方的屬下回複.

當他聽到最後,一雙鷹隼般的利眸,已經危險地眯了起來.

"你說什麼?一日歡竟然被圖騰找了個女人給破了?"

底下的那名侍衛感覺到主子身上傳出來的肅殺之氣,嚇得連頭也不敢抬,顫著聲音應了一聲,"是!"

"可有查出那名女子是誰?"

"回主子的話,那名女子一直在屋子里沒有出來,門口有六皇子的人在那把守著."

"你派人給本宮盯緊了她,找到了她,給本宮直接做了,再丟到山里去喂野狼!竟然敢壞了本宮的大事,本宮要她死無全尸!"

最後一聲低吼,陰寒森冷如那地獄來的惡魔聲音,讓底下的侍衛害怕地顫了顫,他努力穩住聲音回道,"是!屬下這就去辦."

"滾!"一聲怒喝,伴隨著茶具的"噼啪"落地.

那侍衛趕緊連滾帶爬地跑了出去,出去後,看著門內,仍是滿臉懼怕.

人說伴君如伴虎,可這里面的人,他尚不是君呢,卻已經惡如吃人的老虎!青龍傲然霸氣又狂妄地說,"主人,只要有本尊在,主人就能天下無敵!誰若敢欺負主人,本尊一口吞了他!"

沈冰嬈咧嘴直笑,"好啊!那以後我可就全靠你們了."

此時,看著它們,發現它們還在,她的心里一片溫暖.

有了它們的陪伴和鼓勵,那初來異世的不安,忐忑和委屈,全都一掃而光.從它們的身上,她又找回了當初的自信和安全感.

沈冰嬈和它們在空間里戲耍了一會.

突然,空間外傳來綠荷地呼喊,"姑娘,您沐浴完了嗎?姑娘,姑娘……"

沈冰嬈突然眼珠一轉,她干脆就在空間里呆上幾天,等他們這些人全都撤走了,她再找機會出去.

然後,她再找一個合適的地方安家生活.

至于那個什麼相府的,反正那里頭也沒有對她好的人,這原身的親母已亡,親爹對她也不愛,她干脆就不回了.

再說,以她這被人破了的身子,怕就是回去了,也討不到好果子吃!

想到這,沈冰嬈便對小狐狸和青龍說,"你們這段時間繼續在這里好好修煉,我剛來到這個異世,還有很多要適應的地方,等找到機會,咱們安穩下來了,再讓你們出來."

青龍懶懶地抬眸睨了她一眼,"主人,本尊還是比較喜歡呆在這里,你只管做自己的事去,有事喊本尊一聲就行."

小狐狸也乖巧地笑眯了眼,兩眼彎彎的,萌態畢露,"主人,小狐也會乖乖的."

"好!那你們去忙吧!我休息一會."沈冰嬈笑了笑,又伸手在它們的腦袋上各摸了一下,示意它們自己玩去.

而空間外的綠荷,此時見沈冰嬈她人突然不見了,瞬間急白了臉色.

沈冰嬈透過空間,看著綠荷一臉青白地沖了出去.

她也不著急,就躲在空間里,靜靜地等著那圖騰大人帶著人回來找她.

她也想看看,那位什麼六爺,到底是何方神聖?

*

在沈冰嬈隱在空間,靜靜等待著六爺前來的同一時間,皇宮內的某座華麗的宮殿內,一位身著蟒袍朝服的男人,正斜靠著半躺在錦榻上,一臉陰沉地聽著跪在下方的屬下回複.

當他聽到最後,一雙鷹隼般的利眸,已經危險地眯了起來.

"你說什麼?一日歡竟然被圖騰找了個女人給破了?"

底下的那名侍衛感覺到主子身上傳出來的肅殺之氣,嚇得連頭也不敢抬,顫著聲音應了一聲,"是!"

"可有查出那名女子是誰?"

"回主子的話,那名女子一直在屋子里沒有出來,門口有六皇子的人在那把守著."

"你派人給本宮盯緊了她,找到了她,給本宮直接做了,再丟到山里去喂野狼!竟然敢壞了本宮的大事,本宮要她死無全尸!"

最後一聲低吼,陰寒森冷如那地獄來的惡魔聲音,讓底下的侍衛害怕地顫了顫,他努力穩住聲音回道,"是!屬下這就去辦."

"滾!"一聲怒喝,伴隨著茶具的"噼啪"落地.

那侍衛趕緊連滾帶爬地跑了出去,出去後,看著門內,仍是滿臉懼怕.

人說伴君如伴虎,可這里面的人,他尚不是君呢,卻已經惡如吃人的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