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被擄解毒2
只見那女子一會焦急地眺望著遠方,一會又在亭內來回踱著步,一雙玉手捏緊了白色的繡花手帕,看那樣子,似是在等著什麼人前來約見.

圖騰細細看了幾眼那位姑娘的錦衣妝扮,有些擔心地說,"九爺,依奴才看,這姑娘的衣著打扮,好像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兒,這萬一要是傷著了哪家閨秀,咱們這不是作孽嘛!"

九爺鳳眸一挑,寒意點點泛起,"那你是想看著你家主子死了?"

圖騰被九爺這一眼看得心里直發顫,趕緊搖頭,"不不不,奴才當然不想主子死,只是覺得……"

圖騰頓了一下,隨即一挺胸膛,像是下了什麼決心似的,一臉決然地說,"行!不管她是哪家的姑娘,奴才這就去把她帶過來!"

不管是誰,也比不得他家的主子重要!

這位姑娘,只能先得罪了!

事後,他會向主子說明,給這個姑娘一個交待的!

圖騰的腳尖一點,高大的身軀刹時有如大鵬展翅,朝著涼亭內的那個姑娘悄然撲了上去.

那位姑娘渾然未覺他的靠近,圖騰一走近她的身後,迅速伸出手指,點在了那位姑娘的頸後,那位姑娘的身子,瞬間軟軟地倒了下去.

圖騰一把接住她的身子,低眸看了一眼她那張臉,一雙利眸在瞬間瞪得大大的,眸底閃過一抹驚豔.

沒有想到,這女子竟然長得這麼美!

隨即,圖騰便高興地咧嘴笑開.

有如此絕佳姿色的女子給六爺破那男兒身,六爺倒是不虧了!

待圖騰將這位擄來的女子扛回到那小樓廂房前時,九爺早已經守在了門口.

圖騰高興地對他笑說,"九爺,你看看,這女子果真如你所說的,是個大美人兒呢!"

"哦?我看看!"

九爺俊眉一挑,伸出修長的手指,輕抬起圖騰懷里那女子的臉,待看清楚之後,那雙清亮的紫瞳中,同樣閃過一抹驚豔.

他笑看了躺在床上掙紮的六哥一眼,低低地笑道,"六哥的豔福倒是不淺哪!圖騰,快把人抬進去吧!"

那張雕花大床上,中了一日歡多時的六爺,意識已經陷入迷離.

他此時只感覺自己渾身像是著了火一般的滾燙,血液也像是煮沸的開水一樣,沸騰不休.

他難受至極,卻又無法發泄,只能不停地發出一聲一聲地悶哼,只想找一個出口,能夠讓他把這股滾燙的難受的火焰給傾泄出去.

圖騰看著六爺那張俊美無儔的俊臉,因為身體的渴望而扭曲,泛著不正常的潮紅,一雙空虛無助的大手像是極欲抓住什麼東西一樣,在那胡亂揮舞著.

他正要將那女子放在床上,又聽九爺輕喝了一聲,"慢著!"

圖騰不解地看向九爺,只聽九爺說,"先給她喂一點軟筋散."

"是!"

圖騰知道,九爺這是為了保險起見,別中途這女子醒了,又攪和了這事,便從兜里掏出軟筋散,給那女子喂了.

最後,他深深地看了那名女子一眼,在心里輕歎一聲,"姑娘,對不住了!六爺是個好男兒,今日如此,也是迫不得已,您這也是救了六爺一命,我們都會記在心里的,謝謝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