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催情大法
年更榮與宣月淮走後,王婉修見自己出來的時辰也差不多了,該是回去念經的時候了,便起身對年瑩喜道,"時候不早了,我也要回去念經了,小喜若是喜歡這里,就在這里再坐一會吧."

年瑩喜心里還裝著事情,自然趕緊起身福身,"老奶奶慢走."

王婉修點了點頭,慢步走下了台階,見一直等在古楓亭外的紫蝶朝著自己走來,悠聲吩咐道,"我剛剛在臨來之前讓廚房燉了碗湯,你去瞧瞧好了沒有."

"是,紫蝶知道了."紫蝶說著,站在了原地,低頭等著王婉修走了以後,正要轉身去廚房,卻聽古楓亭里傳來了年瑩喜的聲音,"紫蝶姑娘請留步."

紫蝶停住了腳步,抬眸朝著年瑩喜望了過去,"二小姐有何吩咐?"

年瑩喜笑著走出古楓亭,停在了紫蝶的身前笑著道,"吩咐倒是談不上,只是上次去老***院子里,發現老奶奶院子里的花開的很是好,想著取一些來裝飾一下屋子,只是怕老奶奶會心疼,不知紫蝶姑娘可願意幫我摘取一會過來?"

紫蝶聽完,臉上露出了笑容,"不過是小事,一會紫蝶便派人給二小姐送去."她常年跟王婉修住在一個院子里,自然知道年瑩喜說的那種花.

"那就麻煩紫蝶姑娘了."年瑩喜眉眼帶著笑意,心里松了口氣,既然紫蝶都不知道那些花有何作用的話,想必其他人也定是不知道的才是.

"二小姐嚴重了."紫蝶說著,福了下身子,轉身朝著廚房的方向走遠了.

一個時辰後,年府,東側新院.

不過是剛剛過了日昳,東側院子里的屋子不但房門緊閉,每扇窗戶更是插的嚴絲合縫.

屋內,芊芊雙臂挽著袖子,一邊給浴桶里的年瑩喜撒著紫蝶剛剛派人送過來的花瓣,一邊心有疑慮的笑聲嘀咕,"小姐,哪有大白天洗澡的?這要是來個人啥的……"後面的話她沒說出來,因為要真是被誰給撞見了,簡直是不堪設想的事情.

年瑩喜閉目靠在浴桶邊上,聽著芊芊的話忍不住發笑,"你這丫頭將屋子關的死死的,誰能進的來?"

"我不是害怕有人進來麼."芊芊說著,將手中的最後一捧花瓣放在鼻子上聞了聞,不由得感歎,"這些花好香啊!只是不知道摘了那麼多,會不會被老夫人發現."

年瑩喜睜開眸子,瞧著芊芊又喜又憂的樣子嗤笑,"你這丫頭總是這樣的左顧右盼,放心吧,既然這些花紫蝶能摘出來給咱們,她就一定有辦法去應付的."

聽她這麼一說,芊芊也覺得有道理,王婉修疼紫蝶是年家人盡皆知的事情,想來王婉修也不會因為一些無關緊要的花去責備紫蝶.

"不過小姐……"芊芊想了想又道,"咱們院子也有花啊,我聞著也挺香的,為何非要老夫人院子里的花?"

"芊芊,你可知道這花叫什麼?"年瑩喜不答反問.

"不知道……"芊芊搖了搖頭,她去王婉修的院子都是有次數的,以前確實見過這種花,不過今天卻是第一次才摸到聞到.

"你什麼都不知道,要我從哪里和你解釋?"年瑩喜無奈的打了個哈氣,"乖乖的閉上嘴巴讓我睡一會,等一下我還有事情交代你去辦."

哺時,年府,記賬房.

"王先生,這是今兒廚房購買食材的賬單,請您過目."廚房買材料的伙計說著,將手上那張賬單呈給了正在記賬的王勝子.

王勝子放下手中的毛筆,接過了小厮遞過來的清單,大致的了掃了一眼,曲了曲眉頭,"今兒府上來客人了?不然怎麼光是一頓早膳便花去了這麼多銀子?"

伙計恭敬的答,"回王先生的話,今兒下朝之後,平湖王爺來府上用膳了."

"原來是平湖王爺來了."王勝子說著,將賬單放進了支出薄里,剛拿起毛筆卻又忽然抬頭詢問,"晚上廚房的材料夠麼?既然是平湖王爺來了,食材定然是不能馬虎的."

"平湖王爺已經回府了."伙計回答的痛快,想了想又補充道,"而且老爺也隨著平湖王爺一起出門了,老夫人剛剛也有所交代,說是晚膳可以從簡,因為今兒個老爺要在平湖王爺的府上留宿."

"知道了,你下去吧."王勝子說罷,垂眸繼續記起了賬目.

伙計走後,王勝子停住了手下的筆尖,心里猶豫著要不要去福梅院看一看安支梅去,想來自從安支梅上次打過他那一巴掌以後,他便再也沒有單獨見過安支梅了.

想著安支梅現在在年家的地位,王勝子微微擰眉,現在的安支梅確實不如從前那般的呼風喚雨,說句實話,如果安支梅要是一直如此不高不低的話,對于他來說,她便失去了利用的價值,既然失去了利用的價值,他便不用再去奉承迎合,更何況安支梅那自以為是的性格他早就忍受夠了.

不過……凡事不怕意外就怕萬一,萬一這個安支梅要真是哪天東山再起了的話,他豈不是自己放過了一條大魚?

就在王勝子左右為難之際,忽然從賬房的門外傳來了一聲驚呼,"小姐,您這是怎麼了?來人啊!快來幫忙啊——!"

小姐?王勝子聽見了這個稱呼,趕忙起身朝著房門走了過去,這年府里一共就兩位小姐,無論他幫了哪一個,想來對自己都是有些好處的.

打開房門,王勝子便看見了不遠處的芊芊正在心急的四處張望,見著芊芊的面孔,王勝子笑了,因為年府里的人誰都知道,芊芊只稱呼二小姐為小姐.

當今皇後的忙他怎能不幫?就算他不為了她的賞賜,也要為了改變上次給她留下的那個不好的印象.

主意打定,王勝子快速的走了過去,"芊芊丫頭出了什麼事?"話音未落,走出院子的他便看見了躺在地上昏昏欲卻的年瑩喜,心里一道精光閃過,更是裝作無比的驚慌的蹲下身子一邊查看,一邊故作焦急的問,"二小姐這是怎麼了?"

芊芊雖然不知道年瑩喜為何要算計王勝子,不過還是按照年瑩喜提前交代的那般,假裝很是驚亂的道,"奴婢本來陪著小姐在府里散步的,哪里知道小姐好好的突然就失去力氣的倒在了地上,奴婢想去請安大夫,可奴婢實在是背不動小姐啊!"

王勝子本就想著要賣給年瑩喜過人情,如今這般一聽更是連想都沒想,直接拉起地上的年瑩喜背在了自己的背上,對著芊芊道,"你去請大夫,我這就送二小姐回院子."

芊芊有點不放心,朝著王勝子背上的年瑩喜掃了一眼,見年瑩喜悄悄睜開眼睛對著她眨巴了一下,這才收回了目光,謝了王勝子一句,"那就麻煩王先生了."才轉身跑開了.

其實芊芊哪里是去找大夫了?而是跑到了不遠處的拐角處,又折著身子跑了回來,悄悄跟在王勝子的身後,隨著他一起朝著東側的院子走了過去.

王勝子背著年瑩喜慢慢的朝著東側走去,開始王勝子還沒什麼感覺,可走著走著王勝子忽然感覺身體出現了陣陣的燥熱感,這種感覺不禁讓他口干舌燥,更是讓他的下腹莫名的一陣陣脹痛.

趴在王勝子背上的年瑩喜見王勝子的脖子附近出現了一層薄薄的細汗,知道是身上的香味起了作用,悄悄睜開眼睛查看了一圈,見附近無人,當即偷笑著在王勝子的背上故意將自己的身子歪了一下,而後趁著王勝子失去平衡之際,騰出了一只手臂,將事先藏在腰間同樣沾了王婉修院子里花汁的繡花針拿了出來,眼疾手快的對著王勝子後脖頸的血脈刺了進去.

剛剛站穩的王勝子只感覺自己的後脖子一疼,隨後腦袋一沉腳下的步子開始晃了起來.

年瑩喜本身並不懂得催眠,她不過是用針刺進了王勝子的睡穴里而已,只不過那針上本身就帶著草藥,再加上她刺的不深,所以王勝子才會在片刻之下出現了半睡眠的狀態.

感覺到背著自己的王勝子手上的力道松了些,年瑩喜趕緊伸手摸了摸他脖子上的脈搏,見他脈搏已經跳的非常緩慢,心知成功之下,趕忙抓緊時間,呼出口熱氣吹進王勝子的耳朵,軟綿綿的道,"我好想你啊!我身子好熱,你也不來找人家,是不是有了新歡忘記舊愛了?"其實她根本不清楚王勝子與安支梅之間的愛語,她只是大致的引到著他往那個地方想,如果王勝子當真與安支梅經常苟且的話,那麼王勝子的潛意識一定第一個想到的便是安支梅.

"怎麼會……"此時的王勝子完全已經沒有了自己的意識,聽著年瑩喜的耳語,直覺的腦海里便幻化出了安支梅衣衫盡落的模樣,不禁面無表情喃喃的道,"表姐說的這是哪里的話,表弟也想你……"

聽著這個稱呼,年瑩喜勾起了一絲勝利的笑,她要是沒記錯的話,芊芊以前說過王勝子是安支梅的遠房表弟,所以她敢料定,現在王勝子嘴里的這個稱呼,就是他與安支梅之間的稱呼了.

松了口氣,年瑩喜慢慢的從王勝子的背上滑了下來,既然王勝子已經聯想到了安支梅,那麼後面的事情也就好辦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