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我的都會一一討回來












玄影以為他會投降或者束手就擒,誰知道這只是虛晃一招,黑衣蒙面人卻成玄影不注意的時候,一溜煙進了屋.連劍都丟在了地上.

玄影准備去追,卻被冷天祈阻止."玄影,讓他去."歐陽對慕容嫣兒昏迷不醒一直沒有辦法,而這黑衣蒙面人,讓他感到熟悉.

"王爺,他?"

"沒事,下去吧!"

黑衣蒙面人一邊朝屋子跑去,一邊扯下臉上的面巾,露出一張乾淨清新的臉,他不是——呈兒嗎?

"師姐,你咋成這樣了呢?"呈兒啪嗒啪嗒的流著眼淚.走進慕容夫人身邊,哽咽的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我說不要你下山吧,師父偏要你回來.看看.都成這個樣子了,也不知道還能不能活!"呈兒這話說的大聲,是有心要讓別的人聽去.

"呈兒,別胡說,嫣兒會好的."慕容夫人那舍得別人說她的寶貝閨女要死了.哪怕這個人是她疼愛的呈兒也不行.

"可是,干娘,人家實話實說嘛?"呈兒委屈的癟癟嘴.不依的為自己辯護.

"那師父不是有很靈丹妙藥嗎?你趕緊給你師姐看看,她……"慕容夫人說不下去.她害怕被她一語成讖.她的嫣兒就真的再也不會醒了.

呈兒從懷里拿出一個瓶子,這是臨走時師父硬塞給她的,叫他在沒有辦法的時候用,想必師父早就算准了師姐有這一劫,才讓他跟著來的吧.

師父,你真是神機妙算啊.

把丹藥放進慕容嫣兒嘴里,卻怎麼也咽不進去.

"怎麼辦,怎麼辦?"呈兒急的跳腳.

冷天祈突然拿起慕容嫣兒吐出的藥丸,放進嘴里嚼碎,然後合水哺進慕容嫣兒嘴里,完全不顧邊上的人紅了臉,氣黑了臉.

冷天祈抬頭,所有人都驚恐的看著他,他的嘴唇黑色發紫,像是中毒的現象.他卻不置一詞的笑了.

如果這是毒藥,就讓他和慕容嫣兒一起死吧.

慕容嫣兒吃下藥,卻還不見轉醒,只是嘴角開始溢出血跡.無論慕容夫人怎麼擦,它還是一直流過不停.

慕容夫人卻說不出一句怪罪呈兒的話來.

坐著的地方一股黏濕傳來,她起身一看,才發現坐著的地方全是血跡,而這些血都是從慕容嫣兒身體內流出.

慌得她直接暈了過去.

呈兒也驚慌不已,抓住慕容嫣兒的手為她把脈.嘴上直喊,"為什麼會這樣子,為什麼會這樣子,師父啊,你可把呈兒害慘了!"

痛,痛到麻木,痛到連呼吸都來不及,只能卡在喉嚨里,上不去,下不來.無邊的黑暗充滿了恐懼,她只能一個人在里面摸索著前進.

是誰在哭,哭得那麼淒慘,還那麼的難聽.

"別哭了,好吵啊!"睜開眼睛,慕容嫣兒只看見一顆頭顱.心里一緊,看來她是真死了.不然眼睛怎麼能看得見了呢?

"師姐,,你,你,,你……|"呈兒張著嘴巴,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呈兒,你怎麼也跟著我來天堂了呢?你還年輕,為什麼想不開啊!"

呈兒連綠了,"師姐,我沒死,是你活了!"

"活了?"為什麼活了呢?老天爺,是你看我的磨難還不夠嗎,所以還要我回凡間來曆練.

罷了,回來就回來了吧,.反正有的事情也需要我回來解決.那個用腳踢她肚子的人,不管她是有心還是無意,她都必須受到應有的懲罰.

慕容嫣兒慢慢的好起來,慕容恪好幾次說要把她接回慕容府,冷天祈沒有同意,卻允許他們隨時來探望她,最後慕容恪和慕容夫人外加呈兒和一個叫初晴丫鬟一起住到了王府.整日陪在慕容嫣兒身邊.冷天祈每一次想上前和慕容嫣兒說話,都被他們有意無意的擠走.

"王爺."初晴紅著臉,快步朝冷天祈追去.

站住腳,冷天祈回神,疑惑的問."有事嗎?"

"奴婢是想說,我家小姐這幾天身子骨好多了,粥也能喝一碗多,還能吃點小菜."初晴說著,手不安的絞在一起,微微抬頭看冷天祈的是什麼表情.

冷天祈笑了."你叫什麼名字"

"奴婢初晴"

"雨後初晴嗎?"

"回王爺,是"

"誰取的."

"我家小姐!"

"這名字取的不錯,以後好好伺候你家小姐,有什麼事情可以直接來找本王,"冷天祈說完就走了.

留下滿臉通紅的初晴站在原地,好半天都沒有回過神……莫念我……

"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牆里秋千牆外道.牆外行人,牆里佳人笑.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

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慕容嫣兒總是喜歡唱這首歌,配上一直陪伴在她身邊的古琴,夜深人靜的時候,慕容嫣兒就會起床彈唱.

"你很喜歡唱這首曲子,"終究還是沒有忍住,冷天祈從暗處走出來.手里還拿著一壺酒.說完,狠狠的灌了一口.

"王爺,這酒喝多了傷身,還是少喝點吧!"慕容嫣兒沒有抬頭看冷天祈一眼,,繼續彈著,低著頭,可是眼眸中恨意太神,她怕她一抬頭,眼眸中的恨意就被冷天祈瞧了去,那麼她的計劃都落空了.

"你會心疼嗎?"冷天祈問,眼眸中多出了一抹期待.

"王爺是妾身的天,妾身的一切,妾身當然會心疼了!"慕容嫣兒抬頭,早已掩飾掉眸子中的恨意,臉上帶著一抹淡然的笑.

"是真的嗎?"冷天祈走近慕容嫣兒,伸出大手撫摸著慕容嫣兒的臉,輕輕的,生怕弄疼了她.

"王爺,"他眸中毫不掩飾的祈盼讓慕容嫣兒有一瞬間的心軟,但是也只是一瞬間.恨還是比愛更能吞噬人心.

伸手拿過冷天祈手上的酒壺,放到鼻子下聞了聞."王爺,這酒好喝嗎?"

"太嗆,嫣兒還是別喝了."

"一口,我就喝一小口,可好!"

"你身子剛好,還是……"冷天祈話沒還有說完,慕容嫣兒已經小小的喝了一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