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泉路上有你陪著定不會孤單












"傻嫣兒,和南宮大哥還需要客氣嗎?"南宮宇軒抱著慕容嫣兒其實根本就沒有走出院子,只是抱著她一直走,一直走,他多希望這條路永遠沒有盡頭,他就可以抱著慕容嫣兒一直走下去.

"南宮大哥,我想爹娘了!"慕容嫣兒氣若游絲,連說句話她都要掙紮很久,盡管如此吃力,她也想說,她怕她一閉上眼睛,就再也沒有機會說了.

"嫣兒,他們很好,那天南宮大哥去看過他們,他們知道你活得好好的很開心,很開心.嫣兒,答應南宮大哥,撐下去,只要有信念,你一定行的.!"

慕容嫣兒沒有回答."南宮大哥,這幾天是你在吹簫嗎?"

"是."

"那你能在吹一遍給我聽嗎?"在我最後的時間里,讓我帶一絲歡樂離開.

"好.嫣兒說什麼都好."

莫逍遙一聽,脫下自己的衣裳鋪在地上,南宮宇軒把慕容嫣兒放在上面,讓她靠在他的胸口處.吹著他這幾天一直吹奏的曲子.

生亦是死,死亦是生.

生生世世天注定.

奈何緣定已三生.

清風伴明月,

我心伴天祈.

若無所念,

生又何歡,

死又何憾.

"天祈,我的天祈."慕容嫣兒一句一句的呢喃著,臨死,她還是放不下.放不下啊.

南宮宇軒聽著,心痛的眼淚流下,一滴滴滴到慕容嫣兒臉上.

"南宮大哥,你哭了嗎?"為什麼哭,是為了我的離去嗎?還是為了我至死還是忘記不了冷天祈.

南宮大哥,你知道嗎,十年的歡樂太多太多,一件件都是那麼的刻骨銘心,叫我如何忘得了.

"至死沙子迷了眼"

"哦."

慕容嫣兒忽然想起,早年因為冷天祈惹她生氣了,她拒絕他再到慕容府,把他關在慕容府外,他為了她吟了一首詩.

後來她把它改成了曲子,可是她卻一直沒有機會唱給冷天祈聽.

"南宮大哥,嫣兒唱首曲子給你聽可好"原本紅豔豔的唇上已經布滿了血絲,干澀的讓慕容嫣兒滿嘴苦澀.

"好."


"花褪殘紅青杏小.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

牆里秋千牆外道.牆外行人,牆里佳人笑.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

吃力的唱完,一遍又一遍吃力的唱著,仿佛怎麼也唱不夠.哼著,到最後歌不成歌,調不成調.慕容嫣兒咳出一口血.

南宮宇軒趕緊拉過衣裳為她拭去."嫣兒,別再唱了,"

"南宮大哥,不唱,我就再也沒有機會了!"她快死了,不是嗎?可是她不想閉上眼睛,她還沒有等到她心心念念的冷天祈回來.

"嫣兒,不會的,不會的.你會好好活下去,你會長命百歲,我們不是說好,要去塞外,要去江南,你忘了嗎?"南宮宇軒抓住慕容嫣兒,想使勁搖她幾下,讓她能清醒點,可是他不能.慕容嫣兒再也經不起他的折騰了.

"南宮大哥,我快要死了,是不是?"因為她看見了滿園桃花飛滿天,冷天祈站在桃花樹下,對她笑.喚她快過去.

"不是,你只是累了,想歇息了."

"是這樣嗎?"

"是的."……莫念我……

冷天祈一回到王府,春桃就跪在了他面前,因為慕容嫣兒不見了,氣的冷天祈一腳把春桃踢到一邊.

直到王府侍衛把王府都翻了個底朝天,才有侍衛來稟報,慕容嫣兒在偏院里.似乎快不行了.南宮宇軒抱著她,莫逍遙也在呢.

這不行了,誰都直到是什麼意思.

冷天祈氣急攻心,一口血直直噴出,忽然,他才發現他害怕,害怕慕容嫣兒就這樣離他而去.運氣朝偏院飛去.

遠遠的,他就聽見慕容嫣兒在哼著曲子,那麼陌生,卻又那麼的熟悉,他覺得他在那里聽見過,卻又想不起來.

頭痛欲裂.

最讓接受不了的是,南宮宇軒抱著慕容嫣兒,那眼中的哀痛,而慕容嫣兒緊緊的靠在他胸口處,好像那才是她最終的歸宿.

不,不,慕容嫣兒是他的女人,他的王妃,她不能呆在別人的懷抱里.

"南宮宇軒,放開她!"說完運氣朝南宮宇軒襲去.南宮宇軒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只是細心的為慕容嫣兒擦拭著她嘴角不斷溢出的血跡.

莫逍遙一顆冷天祈這一掌是用盡了力氣的,二話不說起身直直的迎上.

一掌後,冷天祈往後退,莫逍遙卻直直的被打飛了出去,陳佳妤跑來的時候,嚇得她心魂聚散,不顧一切的飛身去接住莫逍遙的身體.然後重重的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出聲.

冷天祈恨恨瞪著莫逍遙.火大的吼道."莫逍遙,你找死!"

"我找死,冷天祈你個死沒良心的,有種你就弄死我,弄不死我你就沒種"莫逍遙也氣,這冷天祈還真真不手下留情啊,這一掌差點要來他的老命.

如果不是佳妤接住了他,他一定去西天見如來佛祖了.轉頭望向傷的不輕的佳妤,張張嘴卻說不出一個謝字,慌忙的轉頭,錯過了佳妤眼中的失望以及醒悟.

南宮宇軒見冷天祈和莫逍遙吵的不可開交,抱起慕容嫣兒就想開溜,只是冷天祈發現了的心思.

"南宮宇軒,放下慕容嫣兒,我讓你走!"

"冷王爺,如果我不呢?"

"你這是在送死."冷天祈說完,運氣朝南宮宇軒襲去,南宮宇軒以為他又要和他打,急忙抱住慕容嫣兒往後退,轉身用後背接住了這一掌,慕容嫣兒卻直直的拋了出去.

太突然,冷天祈忘記了去接,南宮宇軒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慕容嫣兒里地面越來越近.

莫逍遙不顧重傷,拼命的滾了過去,在慕容嫣兒掉下來的時候,用紙巾的身體接住了她.

像是在天空中飄飄然的飛了一回,在重重的落回地上.


這就是天堂和地獄的差別吧.

只是為什麼不讓她直接死去.死了一了百了多好.

"嫣兒,你壓的我好疼啊!"莫逍遙嘴角溢出血,苦笑的推推壓在他身上的慕容嫣兒……打趣道,"我以為你很輕呢,想不到還是這麼重!"

冷天祈飛到慕容嫣兒身邊,伸手想扶起慕容嫣兒,卻被慕容嫣兒那空洞的眼神嚇到,曾經的一汪清泉如今卻如一潭死水.任由風吹過,卻沒有一絲波瀾.伸出去的手就在要觸摸到慕容嫣兒的時候,停住.

心底一直問自己,他到底對她做了什麼.

讓她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慕容嫣兒根本就沒有感受到冷天祈已經來到了身邊,掙紮著從莫逍遙身上滾到地上.伸出手想摸摸莫逍遙的臉.

一只大手輕輕的握住了她的小手,送到莫逍遙臉上.

"莫大哥,為什麼,為什麼要讓我連死都放不下你們,為什麼,為什麼?"她哭,莫逍遙也哭.

"嫣兒,舍不得死就不要死,活下來可好?"莫逍遙希望慕容嫣兒有活下來的勇氣,只要她想活,她有的是能讓她活下來的靈丹妙藥,怕只怕她根本就不想活了.

"莫大哥我."

她不想活了,活著太苦,活著太累.她已經沒有活下去的勇氣和力氣.只有在哪虛幻的夢中,才有她的天祈,那個真真切切愛著她的天祈.

"嫣兒,答應莫大哥,活下好嗎,然後莫大哥帶你走,!"不為愛,不為情,只為心中的那一份舍不得與心疼.

"莫大哥."這個願望太美好,只是這個希望也太渺茫.

南宮宇軒聽著心底真不是滋味,起身眼眸中帶著決然,不顧一切的怒吼."冷天祈,我和你拼了."不是魚死,便是網破.

冷天祈轉身,南宮宇軒已經朝他襲來.冷笑."就憑你"

一來一往,南宮宇軒就被冷天祈打飛了出去.冷天祈還不放過他,他此刻心底有一股恐懼與不安,急需找個發泄的渠道,不然他會被逼瘋的.

抓起南宮宇軒,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他多想一把掐死他,但是他不能.她看見了慕容嫣兒空洞的眼眸在四處尋找南宮宇軒的位置,焦躁不安,她一直在哭."南宮宇軒,你求饒,我就饒了你."

"哈哈哈,冷天祈,你以為我南宮宇軒會怕死嗎?"南宮宇軒嘲笑的說著,眼眸中帶著深情."嫣兒,南宮大哥陪你一起死,可好?"

慕容嫣兒小臉,掛著眼淚的小臉笑的如花兒般燦爛."南宮大哥,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願同年同月同日死."

"好好,你們都是好樣的."冷天祈苦笑的松開了掐住南宮宇軒的手,淒慘的大笑.

一個發誓要帶她離開.

一個卻要和他一起死.

只有他,孤孤單單的一個人.

慕容嫣兒從始至終眼底都沒有他,沒有他.

"慕容嫣兒,你就不顧你的家人了嗎?"

"家人,我想爹娘會諒解我的!"慕容嫣兒躺倒地上,望著天空,除了一片黑,還是一片黑.

"來人,將王妃帶下去,立刻讓歐陽給她看看,她要是死了,你們所有人都要陪葬"

下章,慕容嫣兒的孩子真的要沒有了,,只是,,是怎麼沒有的呢?她死了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