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騙盡天下人也不會騙你












慕容嫣兒每天都掰著手指頭數著過日子,隔著院子,每天都傳來淒淒慘慘的嘯聲,每次都聽得她落淚,讓春桃去看看是誰,這丫頭去是去了,也沒帶回個結果.

罷了,在這王府中還是別指望任何一個人.

"王妃,你要出去嗎?"春桃有些擔憂,這兩天慕容嫣兒一直神請恍惚.好幾次她站在她身後喚她,她都沒回應.就像是多成熟了快被風吹起的蒲公英,微風一吹.就能把她給吹走了.

"嗯,我想去院子里走走,看看有事麼花開了沒?"看花嗎?她更想去看看那個吹簫的人吧!

"可是……!"春桃猶豫了,王爺吩咐不能讓王妃走出這個門檻一步,否則唯她是問.她害怕王爺那冷冰冰的臉,連看一眼都沒有勇氣.更害怕王爺那可以媲美利劍的眼眸.只消看一眼,她就嚇得渾身發抖,

"沒有可是,如果王爺怪罪,我會一力承當,"慕容嫣兒說完,也不管春桃有沒有跟上她.

嘯聲越來越清晰,似乎就在前面了,可是她越過一個拱門,還是沒有見到那吹簫的人.額頭上滲出汗水,鞋子上也沾滿了泥土.

好累,好累.她走不動了.

回頭才發現春桃沒有跟來.苦澀的笑笑,這王府中的丫鬟又有幾個像小翠.會對她不離不棄.

小翠啊,你如今到底在那里,可否平安.

靠在走廊的柱子上,慕容嫣兒眯著眼睛抬頭看天,烈陽高照,曬的她額頭上冒汗,可是她冷,那滲入骨髓的冷讓她渾身都開始發抖.緊緊的抱住自己的身子還是止不住寒意.

什麼時候起,她的身子這麼差了.

嘯聲停了,慕容嫣兒失望的搖搖頭,為什麼她追逐的東西總是抓不住,捏不牢.

一只小鳥在慕容嫣兒面前嘰嘰喳喳的叫著,蹦蹦跳跳的在地上尋找著食物,慕容嫣兒伸手想讓它停到她手上,小鳥收到驚嚇,撲哧著翅膀飛快的飛走.盤旋在空中還回頭看了慕容嫣兒幾眼.最後徹底消失.

"小鳥啊小鳥,我還不如你呢?你一見我伸手,就飛走了,是害怕了嗎?而我呢,明知道前路只有傷害,卻還是義無反顧的往前走,落得現在的傷痕累累,是我活該吧!"

慕容嫣兒的自言自語,讓站在他身後的南宮宇軒落淚,他一直以為自己很堅強,誰知道還是會為了心愛的女人而掉淚.

"嫣兒."輕輕的呢喃出聲,,他害怕他的聲音太大,就會把慕容嫣兒驚走,就像那只手里驚嚇的小鳥一樣,飛的不見蹤影.就算將來見到,他不識它,它亦然.

轉頭,那熟悉的擔憂映入慕容嫣兒眼眸中,扯開嘴笑笑,眼淚卻不由自主的落下.|"南宮大哥.是你嗎?真的是你嗎?"伸出手想握住南宮宇軒的手,卻撲了一個空.

"嫣兒,是我!"南宮宇軒抓住慕容嫣兒冰涼的小手,放在大手里搓著."怎麼會這麼冰呢!"

"可能在地上坐久了,連手都冰了."隨便扯了個謊言,她不想南宮宇軒為她擔心."南宮大哥,你可以帶我去一個有草,有花,有太陽的地方曬曬太陽嗎?"

慕容嫣兒覺得眼前一片黑,就算有陽光,可是這陽光照不進她的心里.趕不走她心底的淒涼.

"好."想也沒想,南宮宇軒起身抱起慕容嫣兒,才發現莫逍遙站在他們不遠處,眉頭深鎖,抿嘴,看不出他心底在想什麼?

慕容嫣兒把頭靠近南宮宇軒溫暖的懷抱,閉上眼睛.感受著他強力的心跳.

"南宮大哥,怎麼了?"慕容嫣兒沒有睜開眼睛,因為她發現就算她睜開眼睛也看不見東西,甚至連南宮大哥長什麼樣子她都看不清了.

她瞎了……

"嫣兒,沒事,"南宮宇軒抱著慕容嫣兒想走,莫逍遙快速的飛身到她面前,攔住了他的去路.不言不語,

疾馳的風吹起慕容嫣兒身上的裙擺,將她蒼白的臉色掩蓋,在飄下的瞬間,讓她的臉色成了一片煞白,那是死亡的痕跡.

莫逍遙驚嚇的後腿了好幾步,眼淚含在眼眶.轉頭悄悄的閉眼讓那心疼的眼淚落下,回頭,主動的讓開了路.

南宮宇軒感激的朝莫逍遙點頭.抱著慕容嫣兒走去.

"等等,你知道那里有山有水,有花有草嗎?"莫逍遙喚住急切想要離開的南宮宇軒."我帶你們去吧!"

莫逍遙想,他一定瘋了.

"莫公子?"

莫逍遙幫慕容嫣兒揀起威風吹落在她臉上的花瓣,捏在兩指間,苦笑道."你說過要喚我莫大哥的,怎麼,有了南宮大哥,就不要我了!"

慕容嫣兒張開眼睛,輕輕的搖搖頭.

只是那眼神卻毫無焦距,莫逍遙伸出在她眼前晃了晃,慕容嫣兒卻沒有丁點反應.莫逍遙驚訝的抬頭,南宮宇軒只是無言的對他搖搖頭.

是的,慕容嫣兒盲了.

在她聽見南宮宇軒喚她的時候,她伸出手撲了空的時候.她就再也看不見任何東西,南宮宇軒沒有說,只是默默的抱起她,答應她一切的要求.她想陪在她的身邊,陪她走完最後一程.

慕容嫣兒呼吸越來越輕,靠在南宮宇軒胸前的腦袋也耷拉著,小手緊緊的抓住南宮宇軒的衣裳,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她知道,她快不行了,但是她對著人間還有許許多多的不舍得.

舍不得她還未出生的孩子,

舍不得這個溫暖的懷抱.

舍不得她的爹娘,那個和樂的家.

舍不得就這樣死掉.

可是,在舍不得也逃不出命運的安排.

"嫣兒,我們就要到了."南宮宇軒有一絲焦急,跟在莫逍遙身後,淚水早已模糊了他的視線.

"南宮大哥,我對不起"她其實好像和他一起去看江南煙雨,泛舟湖上.

南宮宇軒停下腳步.

"嫣兒,不要和我說對不起,你知道嗎,遇見你,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真的嗎?"

"真的,南宮大哥就算騙盡天下人,也不會騙嫣兒!"

"謝謝你,"讓我可以毫無愧疚的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