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在我寂寞的時候愛我












"謝謝王爺,妾身吃不下."慕容嫣兒皺粥眉頭,無視冷天祈的怒火.

"不吃就不吃吧,南宮莊主,我還准備了一出戲,我們現在過去看看吧.!"冷天祈說完走在前面,也不管後面的人有沒有跟過來.

南宮宇軒回頭望望慕容嫣兒,慕容嫣兒卻沒有抬頭看他.有些失望的離去.

莫逍遙和范云飛緊跟其後,也走了.

走了也好,她終于自由了.

桃色笑笑."佳妤姑娘,看你遠道而來,王爺可開心了,還吩咐了藥特意為你接風洗塵.來來,王爺他們去看戲,我們在這里吃吃小菜,聊聊天!"

伸手不打笑臉人,陳佳妤雖然不喜歡桃色,卻也不好拒絕."謝謝"

桃色夾了一塊菜放到慕容嫣兒碗里,靠近慕容嫣兒,"王妃姐姐.這人啊,貴在有自知之明,不是你的,無論你在怎麼強求,也是強求不來的.你說是吧!"

"你多心了,"慕容嫣兒回答的不咸不淡.也不去理會桃色的難堪.

桃色顏色一冷,殺機四起.

"還有,倒是你,頂著和你姐姐一模一樣的容貌,你怕不怕王爺在和你恩愛的時候,喚的卻上你姐姐的名字."她慕容嫣兒從來不是軟腳蝦,可以任由人想搓遍搓,想捏就捏.

不顧桃色難看到極點的臉色,起身准備離開.

"等等."陳佳妤攔住慕容嫣兒."我可以和你聊聊嗎?"

慕容嫣兒點點頭."這里太悶,我們一邊走,一邊說吧!"

夜里的風有些涼,慕容嫣兒卻冷得渾身都在發抖.佳妤看著,脫下身上的外衣,給慕容嫣兒披上."先借你穿著,我們去你住的那個院子吧!"

佳妤雖然想知道慕容嫣兒和莫逍遙到底有事麼關系,但是她打心眼里不討厭她,倒是那個處處討好她的姨奶奶,不知道為什麼,她打從心底厭惡她.

"謝謝."慕容嫣兒拉進身上的衣裳,感覺不那麼冷了.抬頭望著璀璨的夜空.繁星錯落有致的掛著."陳姑娘,你真好,可以來去自由!不像我,想去哪里,都去不了了."

她就是冷天祈的籠中鳥.飛不出,卻也死不了.

"羨慕我,我倒是羨慕你呢?"佳妤說著,臉上掛著陰霾.

"為什麼?"

"逍遙對你真好!她出來沒有向看你那樣看過我,每次他一見到我.不是逃,便是躲.我呢.就一直追,一直追,其實我這樣子追著他,我也累,我也想休息,我也想有個可以避風的港灣!"陳佳妤說著,居然痛哭出聲.

"佳妤,我可以這樣子叫你嗎?"

"可以."

"其實人與人靠緣分,如果緣分還在,就要努力爭取,爭取過後,哪怕沒有得到,也不要自怨自艾,人生總是有許多東西要失去,可是失去的同時我們又得到了別的東西."

就像她,失去了冷天祈,卻得到了南宮宇軒.

"你為什麼能看的這麼透徹?"

"透徹嗎?不,我是從絕望中學到了生存下去的理由."每一次,冷天祈傷害她的時候,那便是末日的來臨.在一次次末日中,她又活了回來.

苟延殘喘.她的要求不高,只是想回到家人身邊,過安安穩穩的日子而已.

"天祈哥他對你不好嗎?"

"好與不好,誰都下不了這個定義.我和他,怕是再也好不了了"深深的歎了口氣,慕容嫣兒卻大力的咳嗽起來.

"我送你回去吧!"

"謝謝"

慕容嫣兒在佳妤的攙扶下,往主院的方向而去.他們相識一對久別重逢的姐妹,慕容嫣兒靠在床上,佳妤坐在邊上,聊了很多,很多.

直到冷天祈回來,佳妤才驚覺時間已經很晚,急急忙忙的起身離去……莫念我……

冷天祈並沒有理慕容嫣兒.而是走進了內室,跳進溫泉池里,慢慢的泡在.

興許是太累.慕容嫣兒居然睡著了.

夢中,許許多多的桃花落下.她在輕輕起舞.冷天祈在邊上吹著笛子.他在笑,他也在笑,忽然一陣風吹來.冷天祈被吹在了空中.

"天祈,天祈.不要丟下我,帶我一起走吧!"

"……慕容嫣兒,你醒醒……"

慕容嫣兒朦朦朧朧的睜開了眼睛,便看見了冷天祈.

夜明珠明亮的照在屋子里,慕容嫣兒把冷天祈的面容看的清清楚楚,越是清楚,心底越是失望,.

他不是她的冷天祈,不是呵.

淚水悄無聲息的落下.

"怎麼哭了?"冷天祈伸手為慕容嫣兒拭去眼角的淚水.

微微別過頭,慕容嫣兒不去看他,為他這個動作感到好笑.他在各個樣子算什麼?她曾經努力過,讓他愛上她.結果都是她的一廂情願,

今天,他對她好,她卻接受不了了.

翻身倒回床上,但是睡意全無,身子軟綿綿的提不起一點點力氣.

冷天祈倒在她的身邊,大手不安分的撫摸上了她的臉.慕容嫣兒往床里邊閃躲,冷天祈就往里面越近一步.

慕容嫣兒轉身,卻望見冷天祈那清幽的眸子中,此刻全是她的倒影,嚇得她一抽氣.想往後退,冷天祈大手一伸,薄唇已經向她襲來.

微涼卻又溫暖的吻讓慕容嫣兒有一瞬間的失神.忘記了掙紮.

天祈,是不是你對我也有愛,只是你自己也被你自己的偽裝給騙了.

冷天祈翻身壓住了慕容嫣兒,肌膚之間的磨蹭讓彼此的氣息都粗重起來,

冷天祈趁慕容嫣兒意亂情迷的時候,含住了她胸前的柔軟,一*的欲潮襲來,慕容嫣兒想抗拒,卻是徒勞無功.

"想我愛你了,是不是"

"沒有."就算她嘴上拒絕,可是身體卻早先一步潰敗,在冷天祈的挑逗下,泛起了紅潮.

慕容嫣兒,你千萬的忍住了.

"說謊了吧"

"沒有."

"脖子還痛嗎?"

"不痛了,歐陽大夫的藥很好."

"那我是不是可以愛你了."冷天祈說完.巨大擠進了慕容嫣兒體內.

慕容嫣兒轉過頭,背對在冷天祈的時候,無聲的哭泣著.

《如果滄海枯了,還有一滴淚.那也是為你空等的一千個輪回.驀然回首中斬不斷的牽牽絆絆.你所有的驕傲只能在畫里飛.

大漠的落日下那吹蕭的人是誰.任歲月剝去紅裝無奈傷痕累累.荒涼的古堡中誰在反彈著琵琶,只等我來去匆匆今生的相會.

煙花煙花滿天飛你為誰嫵媚.不過是醉眼看花花也醉.流沙流沙漫天飛誰為你憔悴.不過是緣來緣散緣如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