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還是無情的放棄了她












冷天祈站在南宮辰安排的房間里.望著窗外來來往往人們,薄唇勾起一個不屑的冷笑,南宮老賊,如果不是你手里有翡翠麒麟,本王早就把這個客棧端了,還會讓你這個跳梁小丑在這里蹦跶.

"冷王爺,恕老夫來遲,還望冷王爺大人大量,不和老夫計較才好!"南宮辰人未到,聲先到.

"如果本王非要計較呢,那個莊主打算怎麼辦,殺了本王的王妃嗎?"冷天祈淡淡的說著,渾身的殺氣卻讓南宮辰一愣.

好一個人中之龍.

"冷王爺真愛說笑,老夫只是請王妃來客棧喝點茶,吃點點心,然後就會派人送回去."南宮辰不是笨蛋,要是真的和冷天祈杠上,就等于和皇家杠上.要是皇上一發兵,他小小一個鑄劍山莊算什麼,輕而易舉就會被夷為平地.

"是嗎?不知道南宮莊主准備派誰送呢,本王猜猜,應該是你的兒子南宮宇軒吧!"冷天祈高深莫測的說著,"南宮莊主,本王都拿出誠意把令公子放了,你在扣著本王的王妃,這道理似乎說不過去."

"是,是,王爺說的是,老夫這就派人去把冷王妃請出來."南宮辰縱使老謀深算,在冷天祈這個徹底的狐狸面前,也落下風三分.

冷天祈幾句話就把他逼到了死角.

"本王的王妃應該毫發未傷吧!"冷天祈眼眸中帶著濃濃的殺氣,要是南宮辰膽敢對慕容嫣兒動手動腳,那他會立刻讓這個老家伙身首異處,去西天和如來佛祖聊天去.

"當然,當然."南宮辰尷尬的應著,心里卻忍不住吐自己唾沫.

這慕容嫣兒的確是個尤物啊,那雪白的身子,身段皆是上上.如果她不是冷天祈的王妃,他一定早就把她壓在身子底下狠狠的蹂躪了.

"本王一向不喜歡別的男人對本王的王妃有非分之想,.就拿令公子南宮宇軒來說吧,他曾經就是多看了我家王妃幾眼,本王一氣之下就把他打成重傷,關在地牢兩個月,鎮日鎮夜鞭子帶鹽水的伺候著.你別看南宮宇軒身子硬朗,這內傷可重了."

冷天祈這一番話讓南宮辰恨得牙癢癢,剛想發作,才發現冷天祈不知道何時已經把手掐住了他的脈門.只要一用力,他這一生的功夫,內力全部作廢.

"冷王爺,有話好說,有話好說!"

此刻的南宮辰那里還有最先的底氣.在冷天祈手里,他就像一只螞蟻,隨時都有被捏死的可能.

"南宮莊主,你說你的命值多少錢?"冷天祈一手掐住南宮辰的脈門,一只手一樣,一群黑衣死士就把整個一品居給包圍了起來.一個人不許出,也不許進.

"冷王爺,有話好說.有話好說."南宮辰此刻恨不得跪在地上,跪地求饒.

"廢話少說,拿翡翠麒麟來換你的命怎麼樣!"冷天祈陰險的笑了,笑里有著十足的自信.

"冷王爺,冤枉,我手里哪里有翡翠麒麟,一定是哪個家伙陷害我,冷王爺,你可千萬別相信."南宮辰額頭直冒汗.

鑄劍山莊外表看起來華麗,其實早已名存實亡,里面值錢的東西都被他揮霍的差不多了.外面明著暗著,他已經欠下了不少債.他一直不放棄尋找南宮宇軒就是想要他回去幫他把這黑鍋背了.

偏偏南宮宇軒太聰明,早就把他的詭計給看穿了.在他還沒來得及向天下人說,他就是未來鑄劍山莊的主子,就讓他給溜了.

冷天祈聞言也不說話,只是手上的勁卻用力了許多.見南宮宇軒走出來,冷天祈皮笑肉不笑的說,"南宮宇軒,你說你爹手里有沒有翡翠麒麟."

南宮辰一聽,臉色難看到極點.張嘴想罵南宮宇軒幾句,才發現自己被冷天祈點了啞穴.

南宮宇軒一聽,云淡風輕的說著."我才認賊作父沒幾天,我哪里知道,不過,聽江湖傳言,說他在許多年前就已經的到了翡翠麒麟.不然他那里敢這樣揮霍鑄劍山莊的老本,"債台高鑄,想還的時候根本就還不起了.

如果他曾經有一丁點是真心想把他尋回去,他也不會袖手旁觀.可惜,他多年的盼望還是落空了.

而且最讓他不可原諒的是,當初他強要了他娘,卻沒有任何表示,等到娘親大了肚子居然是他狠心把她給趕出來鑄劍山莊,完全不顧她已經懷胎九月,馬上就要生了.

"呵呵,南宮辰,你看看,你兒子都說翡翠麒麟在你手里,我看你還是乖乖的交出來吧,免得受皮肉之苦."說完手上再加了勁.

南宮辰又急又氣,卻不敢輕舉妄動.想解釋,奈何開不了口,

"冷天祈,放了我家莊主,不然我就讓你的王妃身首異處."馮一彪拖著慕容嫣兒,一把利劍架在她的脖子上.

"放了她."是命令.是危險.見慕容嫣兒的脖子上都泛著觸目驚心的血跡.冷天祈眼里都能冒出火來.

"冷天祈,要是你不想你的王妃紅顏薄命,快點放了我家莊主."馮一彪發狠的把劍再往慕容嫣兒脖子上用力.

"嗤."慕容嫣兒驚慌不已,這劍已經深入肉里,要是再往里一分,就快切入她的喉嚨了.想開口說話,都不敢.

她做夢都想不到白依依會為了她不顧一切,被馮一彪打成了重傷,倒在屋子里,現在也不知道她的傷怎麼樣了.

"馮一彪,放了慕容嫣兒."南宮宇軒往前走了一步,他卻不敢有更大的動靜,怕那利劍會傷了慕容嫣兒.

他從來沒有這麼憎恨過誰,但是此刻,南宮宇軒真恨不得親手剁了馮一彪.

"放了莊主,不然!"

劍再次深入.

冷天祈卻隨即一說,"馮一彪是吧,你記得不要太用力,不要讓她死的太容易,那樣太便宜她了."手下卻用力一甯,南宮辰的脈門瞬間就被捏爆.

連慘叫都來不及,睜大眼睛不可思議的望著冷天祈.原來情報是假的,冷天祈並沒有傳說中那麼愛他的王妃——慕容嫣兒.

慕容嫣兒蒼白了小臉,癡癡的笑出聲,"我說過他並沒有你們想象中那麼在乎我,你現在相信了吧!"淚水一滴滴的滴落,落在錚亮錚亮的劍上,成了一朵朵淚花.

冷天祈果然不在乎她,原來南宮宇軒說的是真的.

馮一彪明顯的愣住了,他沒有想到,冷天祈睜大會把慕容嫣兒棄之不顧,在他還在楞著的時候,南宮宇軒眼疾手快的用盡全力一掌拍飛了他,迅速的把慕容嫣兒攬進懷里.

"嫣兒,別哭."心疼的拭去慕容嫣兒那一直落個不停的淚水.完全不顧他身上的傷又撕裂開了.一把扯下身上的衣裳,按住慕容嫣兒那一直往外面流的傷口.

"南宮大哥."慕容嫣兒哽咽著,她不知道她應該說點什麼,才能讓心不那麼痛.可是,張張嘴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身上虛軟無力,如果不是南宮宇軒扶住她,她早已經癱軟在地.

"沒事,沒事,一切有我!"南宮宇軒緊緊抱住慕容嫣兒.柔聲安慰著.

"南宮宇軒,放開她!"冷天祈淡淡的說著,把玩著他大拇指上的玉扳指,仿佛他一點都不關心慕容嫣兒,但是他的手在微微發抖.

慕容嫣兒脖子上補滲出血跡,絲絲血跡濕透了布巾,流入慕容嫣兒的衣襟內.

"冷天祈,你還有沒有良心,"南宮宇軒大吼,抱住慕容嫣兒就想往外面走.冷天祈卻攔住了他.

"南宮宇軒,想走可以,但是得把慕容嫣兒留下,本王的王妃,本王會自己照顧.就不勞煩你了."冷天祈說著,甚至沒有看一眼慕容嫣兒一眼,吧他的蒼白和無助完完全全漠視了.

"冷天祈,嫣兒受傷了,我得帶她去看大夫,"南宮宇軒擔憂的說道."她現在臉色這麼蒼白,不看大夫她會死的!"

"死與不死,那是她的命,和你南宮宇軒沒有多大的關系."冷天祈說完,伸出手."把人交給本王,不要讓本王一而再再而三的說同一句話.本王的耐性有限,"

慕容嫣兒看著外面的弓箭手,虛若無力的說著."南宮大哥,放我下來吧.!"南宮宇軒已經為她付出很多了,她怎麼能在連累他.

"嫣兒.?"為什麼你永遠都把別人放在首位,卻把自己放入塵埃.

"南宮大哥,記得我們的約定嗎?要好好活著."

"記得."南宮宇軒輕輕的把慕容嫣兒放下.冷天祈卻一把把她給拉進了懷里.

"疼嗎?"冷天祈溫柔的問.

"不疼!"慕容嫣兒淡淡的說道,閉上眼眸不去看冷天祈.把自己縮進了屬于她的烏龜殼里.傷心著.

"我們回王府,讓歐陽給你好好看看,好嗎?"冷天祈抱著慕容嫣兒,卻覺得她的心離他很遠很遠,盡管她就在眼前,就在他的懷里.

"好."淡淡的應了聲,慕容嫣兒連睜開眼睛的力氣都沒有.

再一次陷入了一片黑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