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總是見不得別人受苦












"南宮宇軒,你這個兔崽子,好歹我也是你爹,你進來之前不會和我問安,眼里只有這女人."南宮辰氣的直跳腳,他以為南宮宇軒會回家,肯定是為了鑄劍山莊的權力和財富而去,那樣他就會聽話.誰知道,他的心里只有這個女人.完全沒有把他這個親爹放在眼里.

"爹?"南宮宇軒挑眉,英俊的臉上掛滿了不屑,"其實你應該查清楚一些,看看我是不是你的親身兒子,不要到時候又說我為了鑄劍山莊,慌稱是你兒子,占你便宜."對于這個爹,南宮宇軒沒有多余的感情,有的只是記憶中娘一遍又一遍的以淚洗面.

他不記得他的爹長什麼樣子,也不知道他的爹是誰,娘在臨終前才告訴他,他的爹是鑄劍山莊莊主,——南宮辰.只是他對南宮辰的名聲實在不敢苟同.一直沒有回去找他.這次如果不是為了慕容嫣兒,他今生今世也不會踏進鑄劍山莊的大門一步.

"你想氣死我嗎?"南宮辰黑著臉.如果他還有兒子,才不會來管南宮宇軒這個只會忤逆他的逆子.如果不是他恰巧知道開啟寶藏鑰匙的下落,他才不會管他的死活.兒子,他南宮辰要多少有多少,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沒有他更好.

冷天祈不是吧他抓起來了嗎?為什麼又把他放出來了.

"氣死你,我還沒有這個本事,怕就怕你死在女人的身上.渾身*裸,要多丟人就多丟人."南宮宇軒攬住慕容嫣兒的腰,脫下身上的外套套在她身上,不讓那雪白的胸脯露在南宮辰面前.

"你詛咒你老子.你就不怕江湖人恥笑."

"恥笑,就算要笑,也是先笑你,而不是我."南宮宇軒淡淡的掃了一眼南宮辰.回頭柔聲的對慕容嫣兒說,"嫣兒,我們走!"

"你不能帶她走!"

"為什麼?"

"她是我拿來威脅冷天祈的重要人物,任何人也別想帶走她,也包括你!"

"如果我非要帶走呢?"

"那就留下命來!"

南宮辰的話讓南宮宇軒覺得悲哀極了.淒哀的苦笑出聲."有道是虎毒不食子.你從來沒把我當成你的兒子.又憑什麼要我聽你的話!"

慕容嫣兒心疼的環住南宮宇軒的腰,把臉埋進他的胸,無聲的給予他安慰.

南宮宇軒僵直的身子在感應到慕容嫣兒的安慰後,慢慢的放柔."嫣兒!"謝謝你,總是在我最無助的時候給予我關懷,小時候是,現在亦然.

我該拿什麼來報答你這一世對我的眷顧.

如果可以,我願意用生生世世來報答你,永遠陪在你身邊,做你精神的支柱.

"你從來也沒把我當成你的爹."南宮辰躲閃著南宮宇軒那探究的目光.底氣不足的吼出一句."要是你有把我當成你爹,你就應該和我站在同一陣線,待到將來尋到寶藏,那些東西還不都是你的.我老了,帶不走了!"

"這些都是你的藉口,是你根本就找不出寶藏,想利用我幫你找吧!"小時候,他很期盼有個爹,能把他幼小的身子舉過頭頂,慢慢長大,這種願望更明顯.

他就去問娘,娘就一直哭,一直哭.

他嚇壞了,.從此再也不敢問一句關于爹的事情.

直到娘臨終.她才把她保守了十六年的秘密告訴他,只是他聽見的時候,是悲喜交集.喜的是他終于有爹了.悲的是他有個縱情聲色的爹.

他開始放縱自己,每天都喝的酩酊大醉.

那是一個偶然,天下著大雪.他醉的是一塌糊塗,,就這樣摔倒在慕容府的後門處.雪一直下個不停,他被凍成了一個冰人.

慕容府的下人嫌棄的想把他拖起丟得遠遠的.

這時走來一位全身穿著粉色衣裳的小女孩,那滿眼的笑意溫暖了他冰冷的心,她叫下人端來熱湯,她親手喂他喝下.那時候他還叫紫玉簫.

"你是不是家里遇到什麼困難了啊"

紫玉簫無語.

"我想八成是吧.我給你點銀子,你拿去做點小生意可好?"

紫玉簫還是無語.

"你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了哦"

不管他答不答應,她硬是把一包沉甸甸的銀子塞到他手里.然後笑著告訴他,

"我叫慕容嫣兒,記住哦!"

這一記住就是十年,無論他在任何一個地方,他都想知道她的消息,她過的可好.

緣分總是在向他們靠近.桃色送上門了.

"你."謊言被拆穿的南宮辰氣極.舉手就想像南宮宇軒襲去.

南宮宇軒抱住慕容嫣兒往後退了幾步."難道你不想知道寶藏的下落嗎?"他不怕死,就怕傷害到懷里的慕容嫣兒.

南宮辰剛想發飆.

一個手下急急忙忙的跑了進來,然後在他耳邊小聲嘀咕著.聽得他喜上眉梢."一彪,你的事還沒辦完嗎?"

馮一彪抽出在白依依身體內的堅挺,一股混濁的液體射到白依依雪白的身子上,根本就不管白依依早已經承受不住暈了過去.

穿上衣裳在邊上侯著.

慕容嫣兒透過衣裳的縫看去,就看見白依依赤身*的橫躺在躺椅上,下體流出觸目驚心的血.一直流,一直流.

她好擔心,她會不會已經死了.

慕容嫣兒掙開南宮宇軒的懷抱,朝白依依走去,脫下身上南宮宇軒的衣裳,為她蓋上.輕輕的為她把脈,還好只是暈過去了.

下體流血,想必是那位禽獸不懂得憐香惜玉,在她身體內橫沖直撞.害慘了她.

"想不到冷王妃還菩薩心腸.哪怕是對一名低賤的妓女,佩服,佩服."南宮辰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只是冷王妃就不怕碰了她髒了你的手嗎?"

"髒?她原本冰清玉潔,會髒也是迫于無奈.而且,要說她髒,那麼在她身上無情掠奪的人呢.豈不是更髒."哪一個女子不想在家人的寵愛下度過一生,她已經淪落風塵.已經把她所有的驕傲埋葬.

為何這些男人就不能對她有一絲絲的憐憫.

南宮辰被慕容嫣兒的話堵的說不出一句話來,轉身對南宮宇軒說道."別想沒有經過我的同意把人帶走,不然後果自負."說完拂袖而去.

"嫣兒,你為什麼要這麼善良!"南宮宇軒走到慕容嫣兒身邊,不帶一絲*的把她攬入懷里.低低的說道."你知道嗎,我總是喜歡靠近你,你身上散發出一股讓我能安心的氣息,那是家的感覺"

家,他渴望了好多年的夢.

"南宮大哥,我們也可以做家人啊!你知道嗎?我一直想要一個哥哥,我可以對他撒嬌,可以對他耍賴,我們可以去踏青,可以一起去游山玩水"慕容嫣兒閉上眼睛,幻想著那種情景,冷天祈卻忽然跳了出來,嚇了她一跳.

嫣兒,你可知道,我不想只做你的哥哥,我下個做可以喝你白發齊眉的那個人.而不是看著你投入冷天祈的懷抱.

如果他對你寵愛有加,那我或許還能放手,可是他對你出來折磨,欺騙,利用,可曾帶給你一絲歡笑.

吞下滿嘴的苦澀,南宮宇軒說."嫣兒,難道你以前都沒把我當成你的家人嗎?討打哦!"責備中帶著深深的寵溺.

"天地良心,我一直把南宮大哥當成家人的!",從他出現在她的面前.從他說要帶她去看江南的煙雨如花,在他不顧一切的想帶她離開冷天祈編制那個牢籠的時候.她就已經把他當成家人了.

瞧見慕容嫣兒的緊張,南宮宇軒笑了."逗你呢.你乖乖呆在這里,我出去探探路,然後帶你離開."

"嗯."慕容嫣兒點點頭,目送南宮宇軒的離去.憂心的歎了口氣.

"我真羨慕你,有這麼好的一個男人為你赴湯蹈火,在所不辭,如果我是你,就會放下一切的榮華富貴,和他遠走天涯!"白依依忍住疼痛,起身為自己穿衣裳.

慕容嫣兒走過去幫她."你不懂,"

"我不懂?我一個風塵女子,什麼沒看過,他看你的眼神,他對你的在意,無不說明他對你的愛有多深.莫非是你舍不得冷王妃這個頭銜"

"不,王妃之位,我不在乎."只是她想走也走不了.冷天祈是不會輕易放手的.

"看他風采翩翩,睿智,和他在一起不會委屈你的!"這樣的男人是多深女子夢寐以求的,曾經她做夢都想.

"他從來都不曾委屈過我,是我委屈了他."慕容嫣兒低頭,眼淚流下.她何嘗不知道南宮宇軒對她的好,對她的情.

如果不是和冷天祈有過多的牽絆,她真的會和他遠走天涯.

"我從來不懂你們富裕人家的愛恨情仇.我要走了.你呢?"白依依穿戴好衣裳,把身上所有淤青都遮住.瀟灑的猶如剛才的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慕容嫣兒驚訝的同時又佩服她的冷靜也淡然."你想離開嗎?"脫口而出話讓慕容嫣兒一驚.

"離開,談何容易."

"我可以幫你!"

"你?"

"嗯!但是我有個條件,"

"我忘記了,你是冷王妃,要幫我這個風塵女子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不,我不出面,讓別人幫你."慕容嫣兒俯身,在白依依耳邊低低的說著,白依依聽著聽著,眼淚就流了下來.

跪在地上."我該怎麼報答你"

"不用報答,只要你安裝我說的去做,就是報答我了."

"嗯,我一定會的."

這酸澀苦盡甘來嗎?白依依.希望你以後的路越來好走,越來越順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