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與壞似乎有著很大的差距












白依依一聽,心花怒放.嫁于南宮辰做妾,比在青樓做妓強了不知道多少倍,以後也不用陪著眾多男人睡,只需要陪這個樣貌英俊,雄風不減的男人就好.想著,白依依更加賣力.

只是,白依依太相信男人的話了,尤其的南宮辰.

馮一彪一直在邊上看著,越看心里越是焦躁,呼吸也有些急促,看著白依依的眼光充滿了*.恨不得一把吧南宮辰給拉下來,自己上去騎在白依依身上,縱情的馳騁.

南宮辰賣力的抽動著,手用力的抓住白依依的胸脯.不顧白依依呼痛,狠狠的發泄著他的*.

疼痛壓過了那一*的欲潮,白依依眉頭皺得死緊,身子不舒服的扭動著,卻不敢拒絕南宮辰的求歡,只能默默才承受.

南宮辰解決掉身上的欲火後,起身對一直呆在邊上的馮一彪說."一彪,這是京城第一名妓白依依,滋味不錯,老爺我賞給你嘗嘗,好好的享受."說完後穿起丟在邊上的衣裳,走到邊上端起茶水喝起來.

眼睛卻一直往床上昏睡不醒的慕容嫣兒看去.混濁的眼眸掛著褻瀆.心里齷齪的想著,只有這樣的女人才堪稱絕色,光是睡著後,那漏露在衣裳外的雪白,以及那傾城無雙的容顏,讓他退下去的情焰再次高漲.

馮一彪沒有對白依依客氣,他本身就是一個習武之人,力氣也比較大.一擊擊都讓白依依深深地懼怕.一次次的求饒."爺,依依快不行了,爺饒了依依吧!"

馮一彪恍若未聞,受吹情藥力的蠱惑,仿佛有用不完的力氣,一擊擊都刺進了白依依的最深處.來來回回的*.

房間里,*的氣息一直漂流著.

昏睡中的慕容嫣兒覺得渾身都焦躁不已.身子滾燙似火.刺激著她最原始的神經,不安的扭動著.霍地睜開眼睛.陌生的壞境讓她有一些驚慌.

那噼啪噼啪的聲音傳來,更讓她羞紅了臉.

她知道那是什麼聲音,那是兩個人歡愛時才會有的聲音.

心底閃過一絲絕望,好一個冷天祈啊,居然趁她昏迷的時候,和另外一個女人在她的面前歡愛,這叫她情何以堪.

拉過被子把自己蓋住,連頭也悶住.

這樣她就聽不見那讓人臉紅心跳的聲音,她的心也不會這般的疼痛.

"冷王妃醒了?"南宮辰走到床邊,拉開被子,直直的盯著慕容嫣兒驚訝的容顏,驚歎出聲."好美的眼睛.冷王爺還真是豔福不淺啊!"

"你是誰"不是冷天祈,那麼眼前這個年紀有點大,樣貌有點熟悉的男人是誰.

此刻,慕容嫣兒才走到害怕.

一個不詳的預感在心底蕩開,難道冷天祈把她送人了.

這個想法把慕容嫣兒嚇了一跳.差點從床上跳起來.慌張的捂住自己的嘴,不然自己嗚咽出聲.

"我是南宮辰.認識我嗎?"

慕容嫣兒搖頭.南宮姓氏的人她只認識莫過于心,莫非這個人和南宮宇軒有關系.啊!他和南宮宇軒張的有點相似.怪不得她會覺得他熟悉了.

只不過南宮宇軒身上不會流露出這種滲人的氣息.

"我是南宮辰,南宮宇軒的爹!"南宮宇軒,他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血脈.他找了他很多年,卻了無音訊.直到兩個月前,他卻主動回到了南宮家.這讓他百思不得其解.多方打探才發現他是為了一個叫慕容嫣兒的女人才回的家.讓他這個做爹的差點沒有被氣吐血.

女人嘛.只要南宮宇軒回到南宮家,要多少有多少,何必為了這一顆樹,而放棄整片森林,太不劃算了,.

慕容嫣兒笑笑,卻沒有說話.

這個人,雖然好看.卻沒有南宮宇軒那種光明磊落,他的身上散發出一股陰險,詭計多端的味道,讓慕容嫣兒討厭.

"我怎麼在這里?"

"老夫冒昧,派人請王妃過來一敘,冷王妃不會計較老夫的魯莽吧!"南宮辰微笑著說,眼睛卻沒有離開過慕容嫣兒那片雪白如玉的脖子,上面的點點青紫讓他忍不住在心底意yin一番,如果是他親上去,該是怎樣一番*.

"如果我在意呢,南宮莊主准備立刻送我回去嗎?"那種*裸的眼神讓慕容嫣兒渾身斗氣雞皮疙瘩.

拉過被子把身子圍住,感覺還是發毛.

如果她武功高強,一定會把他踢的遠遠的.永遠不要出現在她的面前.

"冷王妃真愛開玩笑,既然來了,就好好的玩幾天在回去."南宮辰說著,准備動手去摸一下慕容嫣兒那滑膩的臉龐.

慕容嫣兒往後退.拉起被子把自己的身子蓋住."南宮莊主客氣了,外面再好,那里有家里好呢!"

她終于想起他是誰了,鑄劍山莊—莊主—南宮辰.

江湖傳言,他*無數,凡是他看得上眼的,都要納進山莊里,起先有點夫人也還爭氣,給他生了幾個兒子,後來卻一個個莫名其妙的死去.

最後剩下一個,卻遍尋不著.

可憐的南宮大哥,怎麼就攤上了這麼個爹.

"要是冷王妃嫌棄這客棧不夠好,和我回鑄劍山莊,一定會好酒好菜,好好的卡帶冷王妃."南宮辰臉皮厚的像城牆.

慕容嫣兒冷漠的搖搖頭."南宮莊主請我來做客,我家王爺知道了嗎?"心里卻憋著一股火,恨不得把南宮辰那比城牆還厚的臉拍碎了.

"老夫已經派人去請了,想必冷王爺也快到了吧!"南宮辰說完,門被人大力的踢開.

在躺椅上瘋狂進入白依依身體的馮一彪聞聲一愣,忘記了沖刺,只能目瞪口呆的望著門口那個渾身是傷的南宮宇軒.

南宮宇軒看都沒有看惡心的馮一彪一眼,直接朝南宮辰走去.劈頭蓋臉就是一句."你這樣把嫣兒抓來,算什麼意思!"

"南宮大哥"慕容嫣兒一見的南宮宇軒,喚了一聲,急急忙忙的跳下床,朝南宮宇軒跑去.

"嫣兒,你沒事吧!"南宮宇軒溫柔的把容嫣兒攬進懷里.對待慕容嫣兒的態度和對南宮辰的態度那真是天壤之別啊.

親們,本來說,要把寫慕容嫣兒失去孩子的,後來一想,伏筆埋的還是不夠,,所以嗎,,哪哈,,,別急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