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抓生死未卜












慕容嫣兒無助的跟在玄影身後,一步步的走著,她的腦海里一直回想著南宮宇軒的話,一滴滴清淚落下.

肚子一陣抽痛傳來,讓她痛得臉色煞白,痛得她呻吟出聲,伸手一手撫住自己越來越痛的肚子,一手伸向玄影.

玄影回頭,看著慕容嫣兒痛苦的表情."王妃,你怎麼了."抱住她焦急的問道.王爺把人交給他,不止是叫他好好伺候那麼簡單

"我肚子痛,"慕容嫣兒說完,汗水布滿了額頭,手緊緊的抓住了玄影的衣裳,"帶我去找大夫,快!"慕容嫣兒恨透了自己,縱然她醫術超群,可是她卻不會保胎.

玄影望向那長長黑暗的走廊,抱起快昏迷的慕容嫣兒朝外跑去.

玄影一見大夫從里屋出來,顧不得手上的血跡,上前問道."大夫,我家夫人怎麼樣!"心里擔憂王妃有了身孕王爺知不知道.

老大夫擼擼胡須,揺著頭,"胎兒暫時保住了,不過,就算是生下來也是死胎,你回家去告訴你家主子,要盡快把這孩子拿掉,不然時間一長,怕就難了."

光是看他們的穿著,就知道非富即貴.老大夫更是不敢有半分隱瞞.

"我家夫人醒了嗎?"

"沒有,內人和小女正在幫她淨身,換上乾淨的衣裳,"大夫說著看見玄影手上的血跡,"公子要不要洗洗."

"不用了."江湖兒女,理應不拘小節.

"你說等你家主子派人來接,還是老夫安排馬車把你們送回去."

"那就麻煩大夫為我們准備一輛馬車.這是給你的報酬."玄影說完,從懷里掏出一錠金燦燦的金元寶,放到大夫手里.

"貪財了,貪財了."果然是大富人家,出手更是不凡……莫念我……

一輛青布馬車慢悠悠的行駛在會冷王府的路上,玄影架著馬車,十分小心,不時回頭看向馬車里,昏睡不醒的慕容嫣兒.同情的搖搖頭.

她是一個苦命的女子,王爺從來不曾真心待過她,如今有了孩子,還來不及感受這份喜悅,就要面臨失去孩子的痛苦.

他跟在冷天祈身邊十年,從來不曾質疑過他的任何決定,只是他這樣無情的對待一個女子,真的對了嗎?

一支利箭疾馳的飛了過來,玄影飛身以手握住,在一瞬間的時候反手射了回去,只聽見砰的一聲,那個想暗算他們的人倒在地上,吐血身亡,利箭穿透他的胸膛陷入他身後的樹上.他連死都不敢相信,他就這樣死了.

玄影一個轉手,一些粉末撒到了慕容嫣兒身上,奇異的香味在馬車四周彌散開來.

高頭大馬,三十個黑衣人騎在馬背上,擋住了玄影的去路.

玄影冷笑一聲,從腰間抽出佩劍.飛身朝蒙面人人刺去,一眨眼功夫已經解決了三個蒙面人,蒙面人也不是省油的燈,招招致命.發狠的往玄影襲去.


那邊打的熱鬧,這邊一個蒙面人卻駕著馬車離開,玄影也不急著去追,游刃有余的解決掉纏住他的蒙面人.也不去追,而是往王府方向飛去.

王府

莫逍遙坐立難安,在屋子里來來回回的走個不停.而他面前的冷天祈平靜的看不出一絲著急,輕輕的喝著茶.

"天祈,嫣兒被人劫走,你就一丁點都不擔心?"莫逍遙真想挖開冷天祈的心,看看它是紅色,還是黑色.

"嫣兒吉人天相,我又何須擔心!"不擔心嗎!可是為什麼端著茶杯的手卻在微微發抖,心里一直慌亂不已.

"天祈,你."莫逍遙無語.

"王爺,門外有人派我送這封信給你."王府的門衛拿著信,跑進來,恭恭敬敬的遞上.

冷天祈卻沒有去接,而是淡淡的開口."打開它,念給本王聽!"

"是."門衛拆開信,拿出來翻開,只有白紙一張,卻沒有任何字,驚訝不已.鼻子,耳朵卻開始流血,痛苦的扭曲了臉龐.

"安心的去吧,本王會好好安葬你的!"說著把茶杯里面的茶倒到了白紙上,慢慢的出現了幾行字.

'欲知冷王妃下落,只身前來城中一品居見’

"天祈,你明知道這信中有毒,為什麼還要他拆開."莫逍遙不解的問,冷天祈原本就無情,什麼時候起,他變得這麼冷血了.

"叛徒就是這個下場!"

"叛徒?你說他!我不信,他要是叛徒,怎麼可能不知道這信中有毒,"莫逍遙知道自己沒有冷天祈那麼聰明,但是他也不是蠢貨一枚啊!

"所以說你太嫩."冷天祈起身准備往門外走去.隨即轉身對目瞪口呆的莫逍遙說道."佳妤已經在路上,最遲後天到王府,我已經吩咐下人在你的院子里收拾一個房間出來給她!"

聽到莫逍遙臉色發白,不已的吼著."冷天祈,我要和你勢不兩立."……莫念我……

"莊主,這冷王妃為什麼還不醒!"

"有的人覺得活著好,有的人卻覺得死了好.而這冷王妃卻游走于這兩種人之間,想死卻又舍不得死,像活卻又只能活在地獄之中!"

"莊主說的是."

被喚莊主的男子便是南宮宇軒的爹——南宮辰,一個英俊風流的老男人,此刻盡管他唯一兒子還在冷天祈手里.他也沒有忘記及時行樂.健碩的身子此刻正壓在一個女子身上馳騁.而他的左右手馮一彪,卻在邊上看著這幅活春宮.對于這樣的事情,他早已習以為常.

女子便是京城名妓白依依,一聽被他們抓來的女子的冷王府王妃,那次在王府受到的屈辱冒了出來.更加扭動腰肢迎合著南宮辰.

"莊主,你好厲害啊.依依好喜歡哦."噥噥暖語,滑膩的手撫摸上南宮辰的背,一下一下的撫摸著.

她常年在泡澡的水里添加了吹情的藥,汗水流下,無疑讓南宮辰更加瘋狂的掠奪.一擊擊頂到她花心的最深處.引的她嬌喘連連……

"叫吧,叫的越歡,本莊主就越喜歡,要是一開心,就把你納了做偏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