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愛情可以放棄一切(3000字)












"嫣兒,你瘋了."南宮宇軒丟掉手里的發釵,發狂,卻刻意壓低了聲音,慕容嫣兒冒死救他,他很感激,也會把這份恩情放在心底,但是她不能就這樣把他推開,如果活捉出去就代表再也見不到她,他甯肯如螻蟻一般生活在有她氣息的地方,就算這個地方是地獄,他也會咬住牙忍下來.

"南宮大哥,你別這樣!"慕容嫣兒哭泣著,跪倒在地,尋找著她的釵子,地牢很黑,只有一抹微弱的亮光從頂上投下來,那是光亮的來源,也是新鮮空氣的來源.

"嗤,"毫無目的的摸索,慕容嫣兒的手指被尖銳的東西刺到,疼得她不由得縮了回來.把流血的地方放到嘴里吸允.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彌散.

"嫣兒,你怎麼了,"南宮宇軒想挪挪身子去看看慕容嫣兒怎麼了,結痂的傷口經過這一動,撕裂開來,痛的他咬牙切齒,卻一聲都沒有哼出來.忍住痛就著聲音的來源,走到慕容嫣兒身邊.蹲下身.拉住她的手著急的問,"是不是被東西刺到了,都是我不好,我不應該把你的釵子丟掉,"

"南宮大哥,不關你的事."慕容嫣兒回握住南宮宇軒的手,"南宮大哥,你走吧.好好活著,將來或許我們還有見面的機會,如果你一直被控制在這暗無天日的牢房里,我們要見一次面,談何容易."

冷天祈是個陰晴不定的魔鬼,誰也知道他的心情什麼時候會好.

她不能讓南宮宇軒拿命來賭,有機會逃走,就非走不可.

"可是,嫣兒,我走豈不是會連累你,我雖不是什麼光明磊落的大好人,但是,你是我關心的,愛護的人.我又怎麼能狠心把你棄之不顧."紫玉樓是江湖殺手的集聚地,他從不問他們從哪里來,曾經做過什麼事.只要他們來到紫玉樓,就只有一個身份,那就是殺手.

"南宮大哥,你有這份心,嫣兒就開心了,嫣兒的要求不高,只要你好好活著離開這里,嫣兒就有活下去的勇氣."有希望才會有勇氣.

她希望著有一天她能再次和他見面,那時的她和他,只是單純的相聚,像是一對久別重逢的摯友,喝茶飲酒,談談自己發生的趣事,樂事.

他們可以泛舟湖上,一起去游遍天朝的名勝古跡.

只是這像是一個夢.一個永遠也做不到的神話.

"嫣兒,我答應你,一定好好的活著離開這里,你等我,將來我一定來接你離開王府,去我們說好的地方."

慕容嫣兒剛想點頭允諾.她忽然想到外面的冷天祈,昨天他還說要和她重新開始,忘記以前的一切.

"嫣兒?"

遲遲得不到慕容嫣兒的許諾,南宮宇軒有些失落.他知道慕容嫣兒之于他,只是朋友,沒有一絲男女之愛,可是他心底還是忍不住想有一絲期盼.

"南宮大哥,我……"

"南宮宇軒你好樣的,在我的地盤,勾引我的王妃和你私奔,膽子倒不小啊."冷天祈高大的身子擋在門口,不帶一絲感情,雖然看不見他的表情,

慕容嫣兒心底知道,他一定很生氣.

幸虧冷天祈及時出聲,不然她真的會禁不住南宮宇軒的苦苦哀求答應他而做出決定.松了一口氣的同時又擔心不已,生怕冷天祈會一氣之下,做出傷害南宮宇軒的事來.

起身掙開南宮宇軒握住她的手,朝冷天祈走去."王爺,事情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樣,我和南宮大哥只是,只是……"

只是什麼呢?難道老老實實地告訴冷天祈,她是想給南宮宇軒活下去的希望和理由,她不想他死,她要他活得好好的.

慕容嫣兒有腦子.她知道她要是說實話,冷天祈會一掌劈了南宮宇軒.

可是南宮宇軒偏偏不領情.不顧身上的疼痛站起身,有意的痛苦呻吟出聲.慕容嫣兒聽見了,心里擔憂的想去扶南宮宇軒,手臂卻被冷天祈拉住.

沒有預期的攙扶,南宮宇軒失望的搖搖頭."冷王爺,你還真會躲啊,我以為你會一直躲在你的殼里不來呢,今天大駕光臨,我還真沒什麼好東西招待你的!"吐出一口郁悶在喉嚨多時的血塊.

心里暗暗想到,慕容嫣兒的丹藥果然神奇,這血塊在他喉嚨兩個月,無論他用力任何辦法,都吐不出,咽不下.

這丹藥吃下去還沒有一刻鍾,居然吐了出來.

冷天祈啊冷天祈,我同情你.這麼好的姑娘在你身邊,你卻沒有發現,除了傷害她,折磨她,你可曾有正眼瞧過她.

讓一顆絕世明珠蒙塵.冷天祈你罪孽深重.

"手下敗將還敢大放厥詞.南宮宇軒,如果你想活著出去,現在立刻跪倒本王面前.磕三個響頭,本王就大發慈悲放了你如何!"冷天祈把慕容嫣兒攬進懷里,把玩著她垂在胸前的發絲.

"哈哈哈,,哈哈哈,冷天祈,你太瞧不起我紫玉簫了.要是我會投降,還用等到現在.怎麼,南宮辰沒有答應給你翡翠麒麟,你把心思動到嫣兒身上,想用她控制住我,"南宮宇軒恨恨的說道."冷天祈,我在附送你一個消息,就算你有翡翠麒麟,沒有真正開啟寶藏大門的鑰匙,你也是白費力氣."

慕容嫣兒聞言,身子一僵.

原來,他的甜言蜜語都是為了那批寶藏,

原來,自始至終,這場游戲只有她一個人丟了心.

原來,她和他,還是走上了陌路.

沒有愛也罷.將來離開時候,就會更加灑脫.不帶一絲留戀.

冷天祈感受到慕容嫣兒僵直的身子,就算她沒有說話,他還是明白,她已經把南宮宇軒的話聽進了心里.

眯起危險的眼眸.在心底思索著南宮宇軒的話到底有幾分真實.淡淡的開口."南宮宇軒,你覺得本王會相信你."

"信不信隨你,我倒是很希望你在去找寶藏的時候,死于萬箭穿心,那樣我就有機會帶嫣兒離開你這惡魔身邊."

南宮辰視財如命.他擁有翡翠麒麟,卻不敢貿然行事,只因為他還沒有找到真正能打開寶藏大門的鑰匙.只能一次次咬牙尋找.

南宮宇軒見冷天祈似乎在思索他的話,接著說."冷天祈,我們商量個事情,怎麼樣?"為了能呆在慕容嫣兒身邊,他可以不計一切代價.

冷天祈一聽,"玄影,把王妃帶出去,好好伺候著."

玄影得令,恭恭敬敬的說,"王妃請."

慕容嫣兒不想走,但是她知道她在這里也是無濟于事.一步三回頭的離開……莫念我……

"說."冷天祈如高傲的王者.不管南宮宇軒在江湖有多少威名,在他眼里,他就是一個手下敗將,一個想帶他娘子離開的男人.

"我幫你去找翡翠麒麟和鑰匙,你讓我留在嫣兒身邊."

"你覺得本王會答應你."

"冷天祈,不然,你以為單憑你能找得到翡翠麒麟.在一個,我只是想留在嫣兒身邊,看著她就好."

"難道你就沒有一點點的非分之想."冷天祈冷笑.

"就算我想,也的你同意不是."南宮宇軒笑了,他知道冷天祈已經答應他了.心底卻忍不住為慕容嫣兒感到悲哀.嫣兒啊,你愛的居然是這樣不擇手段,為了財富,可以毫不猶豫把你拋棄的人.不過,你別怕,南宮大哥一定會永遠呆在你的身邊,保護你的.

冷天祈無語,只是轉身離去.

南宮宇軒嘴角帶笑的跟在冷天祈身後,卻發現他不是從來到路走回去,而是一直往前走.忽然之間他明白了.為什麼來劫獄的人,沒有一個成功.

救了人後,一定會往回走.這一走,所有陷阱立刻開啟,就算你有多俊的輕功和絕世武功,也逃不開.

有道是,進去容易,出來難.

"冷天祈,我還有一件事情告訴你."南宮宇軒跟在冷天祈身後,直接呼名喚姓.對于冷天祈,他很佩服他的聰明,卻鄙視他的無情.

"說."

"桃色,你的姨奶奶似乎來路不正,她和南國有聯系,這件事你知道嗎?"南宮宇軒隨便編了一個謊言,為的就是冷天祈找人監視桃色,不讓她有機會對慕容嫣兒下毒手.

冷天祈站定身子,"你是從哪里知道這個消息的."對于桃色,他沒有過多的感情,就算她又一張和桃紅一模一樣的臉,他也不想多看她一眼.

但是,和南國往來密切.她這是在找死.

這天朝的天下是冷天佑的,誰也別想取而代之,如果有人膽敢有謀反之心,他一定會見神殺神,遇佛嗜佛.

"我自有消息來源,"

"你這算是在為我做事了嗎?"

"不,我是在討好你,讓我多見嫣兒幾面."

"南宮宇軒,想不到你還是個情種."

"冷王爺,那是因為你沒有遇到那個讓你動心,願意對她死心塌地的人."

"你倒教起本王愛情觀來了."冷天祈不置與否的冷哼了一聲.腦海里漂浮著慕容嫣兒梨花帶雨的嬌顏,如果她不是透過他在看另外一個男人,他一定會愛上她的,,,一定會的.

【廣而告之,下一章,慕容嫣兒最心愛的小寶寶就要離她而去了……親們,,子女各准備好紙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