伺候好本王給你一個願望












寬舒的馬車一直在往京城的方向行駛,從那一天的不歡而散後,慕容嫣兒都沒有在見過面具男,不見也好,免得徒惹傷懷.馬車越往京城行駛,她的心也越慌亂.

那種快要窒息的感覺就像一根繩子,緊緊的勒住了她的脖子,無論她怎麼掙紮,還是逃脫不了.

"王妃,到冷王府了,王妃請下馬車,王爺在大廳等著王妃呢!"這個姑娘從面具男把她交給冷天祈的人後,一直跟在她身邊伺候.恭恭敬敬,沒有半分逾矩.但是也冷淡的緊.出來必要,她不會主動開口和慕容嫣兒說一句話.

"嗯."慕容嫣兒伸出素白的小手,掀開馬車的簾子,深深的襲來口氣,才鼓起勇氣走出馬車.望著面前黑壓壓的一群人,她嚇了一跳,冷天祈難道是怕她再次逃跑嗎,派這麼多人侯著.

"參見王妃"見慕容嫣兒出來,一群人立刻恭恭敬敬的跪下,儼然是在歡迎主子回來,一個個連大氣都不敢喘,低著頭,更不敢抬頭看慕容嫣兒一眼.

這麼大的陣勢,慕容嫣兒楞了好一會才回過神,"都起來吧,"心里納悶,這冷天祈到底在萬什麼把戲.

走進大廳,除了冷天祈外,還坐著莫逍遙和范云飛.慕容嫣兒看見他們,只是禮貌性的笑笑,.但是在看見冷天祈身後的面具男後,微笑瞬間僵硬,但是在冷天祈還未察覺的時候,慕容嫣兒把那抹失落掩飾起來了.

"愛妃啊,你可回來了,本王是盼星星,盼月亮,終于把你給盼回來了."冷天祈熱情的握住慕容嫣兒冰冷的小手."外面還是沒有家里好,看看都瘦了一圈了."

慕容嫣兒不可思議的望著冷天祈,如果不是在場的人太多,她還真想問問他是不是吃錯藥了.

冷天祈在笑,只是這笑意卻沒有達到眼底,細心的牽著慕容嫣兒的往主位上走去,"王妃這趟出門,可有遇上什麼有趣的事,說出來讓逍遙和云飛也樂呵樂呵."

"那有什麼趣事,平平淡淡的很."慕容嫣兒嘗試著從冷天祈手中把手拿出來,看他並沒有用力,可是任憑她怎麼使勁也抽不出來.

"既然沒什麼趣事,以後就不要出去了,外面總是沒有家里面好.丫鬟婆子這麼多伺候著,外面什麼事情都的你親力親為,累壞了本王可會心疼的."冷天祈說著還端起下人早就准備好的燕窩粥,拿起調羹舀起吹涼了送到慕容嫣兒嘴邊."路上肯定餓壞了,飯菜廚房還在准備,先吃點燕窩粥墊墊肚子."

慕容嫣兒望著面前的燕窩粥.味道很是清香,張嘴接過,含在嘴里慢慢品味,卻不咽下.她的心跳動的厲害.一遍又一遍的提醒著自己,慕容嫣兒,不要被這種表現迷惑了,冷天祈會對你這麼好,一定是有陰謀的.

"怎麼,這燕窩粥不好吃嗎.王妃怎麼不咽下去呢!"冷天祈說完,也不管慕容嫣兒的反應,直接把碗丟到了地上,怒喝,"這是哪個奴才做的,這麼差怎麼給王妃食用,給本王拖下去狠狠打!"

站在外面的廚子一聽,嚇得魂飛魄散,撲通一聲跪倒地上,"王爺饒命,王妃饒命,奴才下次一定注意."

"王爺,這燕窩粥挺好的,就是因為味道太好,妾身才想慢慢品味,卻不想王爺誤會,是妾身的搓,跟那個廚子沒有半點關系."慕容嫣兒見廚子渾身都在發抖.不解冷天祈這樣大動干戈是什麼意思,不管了,先把人就下來再說吧.

"真的?"冷天祈一臉的疑惑,"王妃啊,你就是心地太善良了,可別為了這奴才委屈了你."

"王爺,,怎麼會委屈呢,王爺對妾身這麼好,哪里來的委屈呢?"慕容嫣兒急忙拉住冷天祈的大手,故作嬌羞的說."王爺,你看妾身剛剛回來,你就不要為這種小事生氣了,氣壞了妾身可會心疼的."

冷天祈一聽,不滿陰霾的臉慢慢的放柔下來.回握住慕容嫣兒的小手."王妃這一路也辛苦了,本王先送你回房去歇息一下,等會飯菜好了,會有人來請的."

"恩恩."現在她除了事事遵循冷天祈的意思,她還能做什麼?只是這冷天祈的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藥,她心里真是一點底都沒有.

"逍遙,云飛,你們隨便,我先送嫣兒回去休息,"冷天祈說完,也不顧莫逍遙和范云飛那滿臉的好奇,探究,失望,以及同情,得意的摟住慕容嫣兒的腰離去.


"喂,范云飛回神了,人都走了老遠了,還在看."莫逍遙伸出手在范云飛面前來來回回的晃了幾次後,見范云飛還沒有反應.出聲大吼."我勸你,最好不要對嫣兒有非分之想,免得害了她,也害了你."

別人不知道嫣兒根本就不是出去游玩,而是跟人私奔.他還能不知道.只是這天祈還真是神通廣大,硬生生的把嫣兒找了回來,還把王府所有下人都換了.除了陳凌一個沒留.

范云飛紅了俊臉,"我哪有動什麼歪心思,我是看天祈對嫣兒這麼好,替她開心呢?"開心嗎,為什麼他的心底有個聲音不是這樣子說的呢.

范云飛,你其實就是一個懦夫,面對自己喜歡的女人都不敢去爭取.他也想爭取啊,可是嫣兒連多看他一眼都不曾,讓他用哪種理由來為自己爭取.

"沒有最好,就算有,你也得趕緊把它抹殺了,別被天祈發現."莫逍遙才不相信范云飛沒對嫣兒動心."你也知道,這天祈發起火來,誰都勸不了."……莫念我……

剛剛進里屋,冷天祈就揮手讓所有正在收拾房間的丫鬟們出去."你們都出去吧,無論聽見了什麼聲音,沒有本王的命令,誰都不許進來,違令者,家法處置."

"是,王爺."丫鬟們一哄而散,一個個跑的比兔子還快.生怕跑的慢了就會被冷天祈的台風尾該掃到,最後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人走光了,冷天祈再也不用掛著那虛偽的笑,眼神冷冽,渾身都散發著一股讓人滲入骨髓的冷.

"慕容嫣兒,逃啊,怎麼不逃了."他花了多少精力,多少人力,去尋找她,都沒有消息,她卻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他的視線里.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看來連老天爺都在幫他,慕容嫣兒又怎麼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

"王爺,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好說."慕容嫣兒一步步的後退,再後退,可是卻怎麼也退不到安全地帶.

她退一步,冷天祈就往前跨一步.她的步伐小,冷天祈沒幾步就到了她的面前.

"好好說,本王一直在好好說啊."冷天祈俯身,聞著慕容嫣兒那熟悉的氣息.慌亂不已的心慢慢的平靜了下來,只是他心底還有一股火還沒有發,憋了兩個多月,他都快發瘋了.

近在尺尺的呼吸滾燙不已,慌得慕容嫣兒心底一陣抽搐,想逃,雙腳卻不聽她的使喚,根本就動彈不得.

"你看看,你回來,本王多給你面子,那麼多下人在門口迎接你,在莫逍遙和范云飛面前,本王也處處給你面子,一點難堪都沒有.你說,對你這個背著本王玩私奔.給本王戴綠帽子的女人,本王沒有立刻撕了你,是不是很客氣了."

每每想到慕容嫣兒的決絕,冷天祈就火氣四處亂竄.多少次走在大街上,他都感覺有人在背後對他指指點點,他卻連回頭揍那些人一頓的勇氣都沒有……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慕容嫣兒加諸在他身上的,他必須的分毫不差的討回來,也泄不了他的心頭之火.

"王爺,其實我和南宮大哥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們,,"說了,解釋了又有事麼用,冷天祈都把罪名給她安排好了,就算她說破了嘴,也無濟于事了.

"說啊,罪名不繼續說下去,本王其實也挺想聽聽你和南宮宇軒那小子堅貞不渝的愛情故事呢,你知道嗎,南宮宇軒小子還被我關在牢房里,就算被我折騰的死去活來,他就算不放口說你去那里了."

"不,不.不,王爺,我求求你不要說了."慕容嫣兒伸出小手,按在冷天祈的嘴上,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哭得稀里嘩啦.

都是她害了南宮大哥,如果當初她沒有自私的想回家去看看爹娘,直接和他出城,他又怎麼會被冷天祈抓住.到現在生死未卜.

"怎麼,心疼了,舍不得你的南宮大哥受苦了,慕容嫣兒,要是舍不得,你好好的求求本王,本王或許會大發慈悲,讓你去牢房里見他一面,看看他被穿琵琶骨的痛苦."

是的,南宮宇軒被冷天祈關進了天牢.最先不管冷天祈如何的折磨他,他都不知一聲,甚至沒有叫喚一聲,默默的熬過了一次又一次的酷刑.

其實冷天祈沒有穿他的琵琶骨,對于南宮宇軒的執著,冷天祈佩服.但是他就是要讓慕容嫣兒痛苦,只有她痛苦了,他的心里才會平衡.

不愛他了,沒有關系,那就恨他吧.

"王爺,不,不,"他怎麼能這樣對待南宮大哥,南宮大哥是無辜的,冷天祈,好狠心啊.好狠心啊.

"不,是不要本王這樣對你呢,還是不要本王那麼殘忍的對待你的南宮大哥."#已屏蔽#


"王爺,我,"她可以兩個都選擇嗎?

慕容嫣兒感覺到自己在冷天祈眼里,似乎比妓院里的妓女還低賤,名妓還有自己的休息時間,而她,只要呆在冷天祈身邊,連心穩定下來的一時半刻都沒有.整日的提心吊膽.

"喜歡嗎?喜歡就叫出來,"冷天祈就是喜歡聽從慕容嫣兒嘴里叫出來的呻/吟.哪怕是輕輕的一聲呢喃,都足以讓他的欲/火燒到最高.

冷天祈嘴上說著,受傷的勁道卻大了許多,慕容嫣兒吃疼,"啊."的一聲叫出.眉頭打成一個結.

#已屏蔽#

#已屏蔽#.

站起身一把抱起慕容嫣兒就往床上走去,見慕容嫣兒要掙紮,不悅的說道."乖乖的配合本王,要是吧本王伺候舒服了,或許本王就好心的讓你去見見你的南宮大哥,"

冷天祈說完這話就後悔了,慕容嫣兒是他的王妃,他想要怎麼索取都可以,怎麼翩翩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妓男,用自己的身體去換取一個女人的歡愉.

慕容嫣兒不在掙紮,還主動把手攬上冷天祈的脖子,"王爺,此話當真."妓女又如何,她實在是擔心南宮大哥,只要可以用她的身體去換南宮大哥的安危,她願意,她願意的.

"本王從來不打誑語."冷天祈恨恨的說完,把慕容嫣兒扔到床上,眼眸中有著熊熊怒火."慕容嫣兒,你真下賤,居然為了一個男人而對另一個女人奉獻自己的身體,既然你都不要臉了,本王還在乎什麼"

鋪天蓋地的羞辱,讓慕容嫣兒臉色煞白.扯著嘴唇僵硬的笑笑."王爺,那你對妾身的身體可還滿意."

說完動手脫去了自己的外衣,只剩下肚兜和束褲.

在冷天祈那欲火中燒.燃燒著熊熊欲火的眼眸注視下.她已經沒有勇氣在脫下去了.只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她想見南宮大哥,想知道他的傷好點了沒有,她必須的用自己的身體開換取這一次的見面,不管冷天祈在怎麼羞辱她,她都的咬住牙忍下來.

"脫啊,怎麼不繼續脫了."冷天祈咬住牙齒,聲音不帶一絲感情,"你不脫自己急過來幫本王脫吧."

#已屏蔽#

緊張的咽了咽口水,手抓住了冷天祈的褲子,剛准備往下脫.冷天祈卻抓住了她的手,把她拖到了床下.

"跪做給本王脫."高傲的像一個王者,不帶一絲感情,睨視著臉色蒼白的慕容嫣兒,他在心里告訴自己,只要慕容嫣兒跟他求饒,他就饒了她.然後帶她去見南宮宇軒.

只是慕容嫣兒還是讓他失望了.

她竟是如此的在乎南宮宇軒,甚至不顧自己的尊嚴,在他的腳下搖尾乞憐.

#已屏蔽#

不就是脫褲子麼,其實也沒有想象中那麼難的.

"明天嫣兒,勇氣可嘉,睜開眼睛看著本王."冷天祈居高臨下.*裸的站在慕容嫣兒面前.

慕容嫣兒張開眼睛,卻見冷天祈已經走到了床邊,躺下.

"過來."冷天祈對慕容嫣兒招招手,就像是喚小貓小狗.冷天祈倒在床上,腦子里卻在回味桃色上次在花園里對他的特殊伺候.

如果換成慕容嫣兒的小嘴,會不會有不一樣的刺激.

慕容嫣兒起身,朝床邊走去,一步步走得極慢.像是在故意拖延時間.


"慕容嫣兒,要是還想去見你的南宮宇軒,就給我速度快點,別再那磨磨蹭蹭."冷天祈不耐煩的怒吼.

泄氣的坐到床上,慕容嫣兒也倒下,躺在冷天祈身邊.

不動,還是不動.

"慕容嫣兒,你不會是要本王來伺候你吧."

"王爺,妾身不知道該怎麼做,才會讓王爺滿意."

冷天祈忽然覺得很氣結,他不是要折磨慕容嫣兒嗎?怎麼後來被折磨的還是自己呢.

翻身把慕容嫣兒壓在身下,低頭吻住那喋喋不休的小嘴.大手開始四處亂摸.一點點探索屬于他的東西.

老天保佑,這屬于他的東西沒有被別人開采過.

慕容嫣兒掙紮了一下,想到南宮宇軒後放棄.

小手主動摟住冷天祈的脖子,微微的張開小口,深深的吻住了冷天祈在她口中來來回回探索,吸允的舌頭.

別樣的刺激讓冷天祈眯起了眼眸,"慕容嫣兒,你這個該死的小妖精,"光是這樣的主動就讓他方寸大亂,把持不住.

慕容嫣兒聞言,心底笑開了.動作也越來越大膽,手慢慢的撫摸上了冷天祈的光滑的後背,生澀的撫摸.

#已屏蔽#

#已屏蔽#

此刻,他忘記他和她的仇恨,有點只是男人與女人之間嘴原始的歡愉.

那一*的情潮讓慕容嫣兒換亂不已,想逃避,只是冷天祈怎麼可能讓她無緣,無助的呻吟,想在波濤洶湧的欲潮掙脫,卻越陷越深.

#已屏蔽#

其實,冷天祈早就已經對她為所欲為了.

纏綿過後,慕容嫣兒累倦得沉沉睡去.

不知睡了多久,陣陣由窗外傳來窸窣細微的說話聲,穿透了夢境,讓她在蒙眬中醒來.那些聲音,教人聽不清楚,卻又擾得她無法再睡下去.

她慵懶的打了個呵欠,不情願的睜開惺忪睡眼.霎時之間,冷天祈俊美的睡顏乍入眼簾,嚇得她差點掉下床去.

白嫩的小手,飛快搗住自個兒的嘴.她用力咽下驚呼,臉紅心跳的看著身旁的冷天祈,剛才的香豔回憶,全都一股腦兒的湧現.

絕美的小臉,羞得又紅又燙,身上殘余的感受,清楚的提醒著剛才的點點滴滴,並不是一場荒謬的夢境.至今她的身體,都還記得他那霸道的占有,以及似要教人滅頂的歡愉.

望著近在眼前的冷天祈,長長的睫毛,高挺的鼻,薄而有型的唇,飛揚跋扈的濃眉……他有著能夠顛倒眾生的絕美面容.

他很少對她笑,幾乎是從來不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