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面具男是臥虎寨老大












"師姐,那就走吧!"呈兒對那群山賊招招手,以示告別."喂,你們記住,以後要好好過日子,可不要做這種為害鄉里的事情了!"

這次出來收獲還真大,起碼他做了件有意義的事情."師姐,呈兒剛剛做的好嗎?"就算他已經十六了,但是他也需要一點點表揚和鼓勵.

"呈兒做的很好,你有這樣的胸懷,師姐替你開心,師父要是做的了也會開心的!"慕容嫣兒真心的說著,把裝水的竹筒遞給他."看你剛才說的口沫橫飛,肯定口渴了,喝點水吧!"

這呈兒,就像一個長不大的孩子,長期和師父住在道觀,遠離世間的丑惡,保有一顆赤子丹心,真是不容易.

"師姐,謝謝."呈兒接過水,剛剛准備喝.

一群金戈鐵馬奔馳而來,把他們團團圍住.為首的男人帶著一面精致的白玉面具,除了那雙隨便看人一眼,就足以凍死人的眼眸外,就是那薄薄的嘴唇高傲的微翹著.

微笑,笑意卻達不到眼底.

"呈兒,我們快走."光是這種氣氛,慕容嫣兒就已經渾身冒雞皮疙瘩.身子也止不住的在顫抖,雖然隔著布簾,但是外面的劍拔弩張和刻意挑釁,她還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她不想惹麻煩,只是想快點離開.

"師姐,我們怕誰走不了了."這群人一顆就是訓練有素,一個個搞頭大馬.要是只有他一人,怕不是什麼難事,只是師姐還在馬車上,他有所顧忌.

為首的面具男人聽見慕容嫣兒的聲音,面具下的臉不著痕跡的笑了,雖然只是淡淡的一笑,甚至連嘴角都未曾牽動,但是只有他嘴角知道,在聽見這聲音後,他全身的細胞後瞬間活了過來.

拿起放在後面的箭,極其快的朝慕容嫣兒的馬車射去.

呈兒嚇得神魂聚散,顧不得許多,飛快的飛身,單手去拿箭,箭在快要到馬車的時候,歪了,等呈兒驚覺上當後,面具男已經飛快的鑽進了馬車,抱著驚慌失措的慕容嫣兒一飛沖天,再次回到了大馬上.

"哈哈哈,哈哈哈.你不是要逃嗎,怎麼就不逃的遠遠的,還回來做什麼!是不是舍不得你那狠心的王爺,想他快死了,回來給他送終?"面具男人低頭聞著慕容嫣兒身上清香的氣息,伸出舌頭輕佻的添了一下慕容嫣兒的耳垂.

滿意的點頭,這滋味還是和以前一模一樣,香並刺激著他渾身的欲/望.如果現在不是在馬上,他應該會毫不猶豫的把她壓在身下,好好的恩愛一番,以填補他這兩個月來的孤枕難眠.

被劫持住的慕容嫣兒想動動身子,卻發現自己被這面具男摟得很緊,他的話就像是晴天霹靂,把她雷得里焦外酥.

他的話更讓她吃驚不已,冷天祈病重,冷天祈病重,他不是一直生龍活虎,整天都神采奕奕嗎?怎麼會無緣無故的生病了.

不,這肯定是一個陰謀,一個把她引出來的陰謀,她要淡定,一定要淡定.不要掉進冷天祈精心設計的陷阱里.


可是,為什麼在聽見他病重的時候,心還是會沒有預兆的疼痛.

"嗚嗚……"這面具男好無恥,居然舔她敏感的耳垂,不依的掙紮,卻徒勞無功,只是引得面具男的哈哈哈大笑.而她不是坐在馬背上,而是坐在男人的腿上,那雙腿間的堅硬剛好頂在她的雙股間,讓她臉紅到無地自容.恨不得挖個地洞把自己埋了.

呈兒接過利箭.回神才發現慕容嫣兒被劫走了,眼紅的發狂,只是面具男的手下也不是吃素的,隨即和他對上了手.

招招雖凌厲,卻不要要他的命,像是在和他玩貓捉老鼠.十對一,呈兒也是游刃有余,只是分不開身去救慕容嫣兒.

急的他開始招招下殺心,希望險中求勝,只是這十個倒下,後面還有十個.

"呈兒.小心."慕容嫣兒動動嘴,嗚咽的用唇語告訴他,要小心.只是呈兒被人死死的纏住,根本就看不見,也聽不見.

轉頭,著急的祈求她身後禁錮住她的面具男."我求求你,不要傷害他.我求求你!"

面具男看著慕容嫣兒著急的眼淚都流出來,沒有一絲惻隱之心,附身狠狠的吻住她喋喋不休的嫣紅嘴唇.

在慕容嫣兒還未回過神的時候,已經把舌頭探入了她香甜的檀口中,放肆的吸允,舌頭逗弄著慕容嫣兒的丁香小舌.樂此不疲的來回挑逗,直到慕容嫣兒喘不過氣來,他才滿意的放開.

邪魅的笑道."想不到冷天祈的王妃味道這般的好,今天有機會嘗到,還真是三生有幸.哈哈哈.三生有幸啊!|"

味道還是一如既往的甘甜,她還是他的慕容嫣兒.只是她的心,是不是還是一如既往,還在他的身上.

慕容嫣兒羞愧的差點咬舌自盡,不依的舉起小手,一下又一下的打擊在面具男的胸膛上,他卻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薄薄的嘴唇一直微微的翹著.

"你這卑鄙無恥的小人,你快發來我,快放了我!"

開口,慕容嫣兒才發現自己能說話了,隨即沖著呈兒大喊,"呈兒,你走,你快走啊!不要管我,你快走啊."

不要為了她做無謂的犧牲,她要他好好的活著.

"師姐,我不走,要走我也要帶你一起走!"呈兒分身無術,卻還是把慕容嫣兒的話聽了進去,他要是丟下師姐獨自逃了,別說師父不會原諒他,就是他自己也不會原諒自己.

"呈兒,你聽我的話,快走,去告訴我爹娘,我很好,我很好."慕容嫣兒還想說些什麼,只是面具男已經不耐煩的把馬掉了頭.

"不要讓他跟上來,也不要殺了他,你們好好陪他玩玩吧!"說完,'駕’的一聲吼,馬兒開始拼命的狂奔.

速度快的讓慕容嫣兒嚇出一身冷汗.趕緊把身體趴到馬背上,卻又被面具男拉了上來,再次緊緊的靠在了他的胸口處.

馬兒一直在奔馳,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跑來多遠,在慕容嫣兒再也看不見呈兒,也聽不見呈兒焦急的呼喚後,在一個小山谷停了下來……莫念我……,

面具男下馬,不顧慕容嫣兒的掙紮,硬是把她從馬背上拉了下來,然後抱著她走到小溪邊,放到一顆光禿禿的石頭上.

"你放開我,你這個流氓,"掙紮無效後,慕容嫣兒干脆動嘴.甚至出言威脅."你要是在不放開我,我就喊了!"


只是這四處是山,就算她大叫,似乎也不會有人聽見.

,

"你只要有力氣,愛叫多久就叫多久,只是你似乎也要留點力氣,等我壓在你身上的時候在叫!那時候你叫的越大聲,我就會讓你越性福.甚至是瘋狂."面具男意有所指的挑逗讓慕容嫣兒臉紅得像天邊的云彩.嬌羞的同時又憤怒著.散發出一股勾人的魅惑.

"你知道嗎,你這樣嘟著嘴的樣子,就像是在勾引我,急切的需要我親親它."面具男說完,拇指還撫摸上了那紅豔豔的嘴唇.

慕容嫣兒聞言,趕緊把嘴村咬住,心里的一的想著,這樣看你怎麼說.氣死人了,這可惡的登徒子.

"哎呀呀,你別說,你把嘴唇咬住的樣子,比剛才嘟嘴的樣子更像是在勾引我,哎呀,受不了了,讓我親一個泄泄火氣吧,不然我就要欲火中燒死了!"面具男誇張的說著,還學慕容嫣兒嘟起嘴的樣子,閉上眼睛准備往慕容嫣兒親去.

慕容嫣兒急的不行,慌張的從地上撿起塊石頭,就往面具男嘴上送.就這樣華麗麗的讓面具男和石頭來了個親密接觸.

面具男驚訝的睜開眼睛.望著慕容嫣兒一臉得逞的壞笑時,臉上幾條黑線爬過,不依的說."我還以為吻上了夢寐以求的嘴唇了呢,原來是塊石頭啊,真是枉費我對你掏心挖肺的,哼哼,"

說完,,接過慕容嫣兒手里的石頭,狠狠的往水里扔去,那模樣就像是一個任性,得不到糖吃的孩子.

慕容嫣兒看著他,不由得忘記了一切煩惱,對他嫣然一笑,從懷里拿出一包糖."你吃糖嗎?"說完,自己拿了一顆放進嘴里.

甜甜的滋味還是那麼熟悉,只是物是人非了.

臉一下子又從晴天變成了陰雨綿綿.嘴里的糖再也舔不起來,甚至泛著澀嘴的苦味,讓慕容嫣兒咽也不是,吐也不是.

"怎麼好好的,說變臉就變臉了呢?"面具男拿了一顆糖,放進嘴里,轉身脫掉的自己的鞋襪,准備到小溪里找點可以填肚的東西.

但是看在慕容嫣兒眼里,絕對變了味.

"喂,你想干什麼?"難道他想脫光衣服,一絲不掛的下到小溪去洗洗嗎,可是她該怎麼辦,是不是有機會逃跑.

環顧四周,那匹馬早已經跑得沒有了蹤影.逃跑的希望城了泡影.

"不怎麼樣.我就是想下到水里去看看有沒有什麼可以吃的東西,你不餓嗎?"仿佛慕容嫣兒問了多麼愚蠢的問題般."不過,你也別想趁機逃跑,只要你乖乖的呆在我身邊,我保證你那小師弟不會少一根汗毛,但是,如果你逃跑的話,我就不敢保證了."

"我我哪有要逃跑."慕容嫣兒結結巴巴的說著,提起裙子走到面具男身邊,"你說你不會傷害呈兒,是真的嗎?"

她還是不放心,需要一定肯定.

她的心髒接過冷天祈的折磨,已經變得很脆弱,很膽小.一點點風吹草動,都會讓她驚慌不已.

"我從來不會說謊."面具男說完,仔細的盯著小溪.隨即又說,"我叫金天罡.不叫喂."聲音帶著一點不自在.

"金天罡,你就是臥虎寨那個土匪頭子,金天罡."那些山賊說要把她打包送給這土匪頭子,結果山賊走了,這土匪頭子就來了.


一群烏鴉嘴.簡直比烏鴉嘴還烏鴉嘴啊,

"怎麼,你知道我!"

"聽人說過."

"他們怎麼說我."面具男好奇的盯著慕容嫣兒,微風起,一片樹葉掉到慕容嫣兒頭發上,很自然的抬手想為慕容嫣兒拾去.慕容嫣兒卻驚恐不已的後退了好幾步.

"別打我!"

手僵直在半空,大手上還掛著水滴,一滴滴的掉進水里,空氣中死一般的寂靜,出來鳥兒在樹梢上偶爾嘰嘰的叫喚幾聲,消息的流水聲.

面具男甚至能聽見慕容嫣兒心里驚慌的呼喚聲,他想起身去把她摟進懷里,慕容嫣兒見他有所動作,急忙叫道.

"你別過來,讓我冷靜一下."剛剛不知道為什麼,她在一個陌生人的身上,看見了冷天祈的影子.

只是那一瞬間的時間,她就嚇壞了.

冷天祈啊冷天祈,就算是我離你如此的遠,我還是能感覺到你那滲人的氣息.

面具男盯著慕容嫣兒瞧了一會,不再言語,低頭在小溪里搗騰著.

慕容嫣兒走到小溪邊,潺潺流水,小溪中倒映著她的影子,發絲有一些凌亂,上面還掛著一片鮮翠的樹葉.忽然明白,他其實是想幫她把樹葉拿下來吧.

"對不起,剛剛我.太大驚小怪了,誤會了你的好意."

"沒事.我不會介意."面具男面無表情的說著,連頭都沒有抬.像是發泄般,用力的拍打著小溪里不是很深的水.

水花四濺,濺到慕容嫣兒臉上,涼涼的感覺.忽然她好想肆無忌憚一回.彎身坐到石頭上,脫下鞋襪,把腳放到涼涼的水里.

愜意的歎了口氣.

如果可以在這世外桃源的生活一輩子,沒有斗爭,沒有冷天祈的惡言惡語,她喝她的家人,還有她肚子里的孩子,那該多好啊.

"喂,你在做什麼白日夢啊,"整張臉都洋溢著幸福,讓人嫉妒的發狂.只是他好奇,她的白日夢里有沒有冷天祈.

"你也知道是白日夢,是不能實現的."慕容嫣兒有些黯然的轉個頭,流眼淚悄無聲息的落下.

【嘿嘿,大家一定好好奇這面具男是誰吧,請看下回分解……吼吼,,念念爬走,,碼字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