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山遇見一群搞笑的山賊












"師父,你找嫣兒?"慕容嫣兒躊躇著,要不要到師父身邊去,她跟師傅多年,從來沒有見過師父這種飄渺似仙的樣子.

"嫣兒,身子好些了嗎?"紫陽真人轉個身,對慕容嫣兒淡淡的一笑.仙風道骨,讓人如沐春風.恨不得膩死在這中云淡風輕中.

"師父,好多了.謝謝師父掛心,"慕容嫣兒干脆直接問道,"師父找嫣兒有什麼吩咐嗎?"

"嫣兒,你紅塵之事未斷,應該下山了."

"師父,嫣兒不想走.嫣兒想陪在師父身邊,師父,你別趕嫣兒走好嗎?嫣兒求你."下山就代表會遇見冷天祈的人.

"嫣兒,你聽師父說,有的事情必須解決,為了你和你的家人,你也必須下山,呆在師父這里,師父倒是無所謂,只是你的家人,你就不為他們想一想嗎?"

紫陽真人還想在說下去,慕容嫣兒卻低泣著開口,"師父,嫣兒聽你的,"

"嗯,師父會讓呈兒和你一起回去的."

"謝謝師父."……莫念我……

陽光明媚.在趕往京城的道路上,一輛馬車優哉游哉的行走著,"師姐,你說京城這兩年有沒有熱鬧許多啊!"

"應該有吧."她平時大門不邁二門不出,怎麼可能知道京城到底有多熱鬧."其實我也很久沒有去集市了."

"哦,到時候我陪你去吧!順便買點禮品送給干娘."

"好,娘見到你一定很開心的,!"只是她能毫無顧忌的回去嗎?冷天祈會不會有安排人埋伏在她家周圍.等著她自投羅網.

馬車忽然被一伙蒙面人給攔截住,其中一個彪形大漢跳出來.凶神惡煞的吼道."此路是我開,此書是我栽,要想從這過,留下買路財"說完還一臉得意朝想身後的同伴耀武揚威的說道,"就說打頭陣這種活交給我最合適了吧."

"撲哧."呈兒沒有忍住,笑了出來.

"臭小子,你笑什麼.我們可是打劫的,把值錢的東西交出來,老子們饒你一命"彪形大漢惡狠狠的說著,往前想揪住呈兒的衣領,好好教育一番,卻發現自己動不了了.

"哈哈,我知道你是打劫的,只是你這台詞也忒陳舊了,我記得我五年前跟師傅出來的時候,那些山賊就是這樣說的,怎麼這麼多年了,還是一成不變呢.師姐,你說是我在山上的時間呆的太久了的緣故呢,還是這些山賊太落後了."

呈兒一臉無辜的問著慕容嫣兒,完全不把那些山賊的怒火中燒放進眼里.

"呈兒,給他們點銀子,讓他們放我們走吧,"慕容嫣兒坐在馬車里,輕輕的說著."得饒人處且饒人"

她知道呈兒並不像他表面那樣無害,師父所有的技藝他都學得差不多了.

"別以為那一點銀子就把我們打發了,嘿嘿,你吧里面的那個妞留下,你滾蛋."山賊乙指指呈兒,一臉淫笑的對著馬車流口水."弟兄們,只要我們把這妞搶下來,然後送給臥虎寨——金天罡大哥,我們就可以加入臥虎寨了"想想.山賊乙都覺得威風凜凜.

"你們倒是挺有眼光的,看上我師姐了."呈兒調侃起慕容嫣兒來."師姐,你要不要去做壓寨夫人,要是你想,我跟你一起去."

"呈兒,你胡鬧."慕容嫣兒伸出素白的小手,很准確的揪住了呈兒的耳朵."看你下次還那師姐開玩笑不."

這呈兒,在師父面前一副乖孩子樣,怎麼一離開了師父,就變了個樣呢!

"哎呀,師姐,痛痛,你輕點,輕點,要揪下來了!"呈兒忍不住求饒.:"師姐饒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哼."慕容嫣兒聞言,放開了呈兒.

"弟兄們,還愣著做什麼,還不上,把這小子拿下,我們就可以看看馬車里的小娘子長的啥樣,要是普通就便宜我們了,哈哈哈哈……"山賊丙前門大牙都掉了一顆,說話還漏風.

"對對,弟兄們上,抓住這小娘子,俺們也好開開葷."一群守身如玉男人,現在只要是母的,不管美丑,都能勾起他們的欲/望.

"一群笨蛋,這可是要獻給金天罡大哥的禮物,你們怎麼能有這麼齷齪的想法."幾個巴掌打在眾山賊頭上.山賊甲凶巴巴的吼著."看看你們這德行,臥虎寨能收留你們就有鬼了!"

"哈哈哈,,師姐,你看著一群蠢蛋,居然窩里反了."呈兒不顧形象的哈哈大笑,引的一群山賊瞪大了眼睛.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剝了.

"臭小子,笑什麼笑,小心老子抽你!"山賊甲故作凶猛的撩起了衣袖,露出滿身的肌肉."看見沒有,老子一下就會要了你的小命!"

"你來啊,你來啊,我倒要看看,是你先倒下,還是我先倒下,"呈兒倒是發現了一件事,這些山賊沒喲個有真本事,只是仗著人多勢眾,搶一些膽小怕事的過路人.要是遇上真正的高手,沒有屁滾尿流的逃走還真是奇跡了.

"大哥,你上,可不要丟了我們弟兄的臉面啊."山賊中不知道誰推了山賊甲一下,就把毫無准備的他推到了呈兒面前.然後集體往後退了好幾步."大哥,加油,我們給你打氣,你一定行的."

山賊甲轉頭,口里默默的罵著,'你們這群沒有義氣的家伙’.現在好了,把他推到了風口浪尖,看這眼前的小子絕對不是個好惹的主啊.

"那哈,小子,你現在投降還來得及,不然等老子出手了,你投降就遲了!"山賊甲故作鎮定,其實他心里特別沒底了.

"那你上吧,我已經做好了隨時倒下的准備,"

"呈兒,不能這樣,給他們銀子我們趕緊走吧!"這無疑的在惹麻煩,從這幾天得到的消息看來,冷天祈並沒有放棄找她.雖然沒有明目張膽,但是誰又能保證他的人不會恰巧路過這里.

"師姐,不行,今天我非得好好收拾了他們不可,免得將來禍害鄉里."呈兒覺得,要麼把他們收拾乾淨,斬草除根,免得春風吹又生.

"小子,別大放厥詞,老子可不是好惹的."山賊甲心虛的吼著,虛張聲勢,腳卻在往後退.一步,兩步,三步.

只是他退不了了,因為他的弟兄們用手推注了他的後背,阻止他在後退."大哥,這只羊很肥,難道我們就讓這到手的鴨子飛了!"

"這個,,,"山賊甲也很舍不得啊,可是這小子身上的氣很強啊,他心里怕怕.

"大哥,我們選舉你當大哥就是要你在適當的時候為我們去送死,,額不是,,是為我們出頭,你現在退縮了,我們以後可不會在聽你的了,"威脅,*裸的威脅啊.

山賊甲覺得自己似乎上了賊船,這一群人那里是選他做老大,分明是選擇他去送死啊.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往前一步是死,退後一步,死的更難看.還不如放手一搏,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沖啊!"想到這里,山賊甲鼓起勇氣,低著頭往前沖……

"耶,,"所有山賊眼珠子都掉下來了."這,,這,,這,,這怎麼可能……"他們連眼睛都沒有眨,他們千挑萬選的挑出來的老大,居然在眨個眼睛的時間里,就被打倒了.

"哈哈,不好意思,我用勁太大了,"呈兒不好意思的笑笑,伸手想把被他打倒在地的山賊甲扶起.

山賊甲卻嚇的往後退……"別,別動手,我投降,我投降了啊!"

"看看你這個樣子,怎麼做老大,你看看你的那些平時稱兄道弟的弟兄們,見你被挨揍,也沒有人出來幫你說句話,他們都這樣對你,你還要為他們出生入死嗎?"呈兒倒是挺欣賞這個山賊頭子的,明知道不是他的對手,也還要拼死一搏.

"小子,你不懂."從小家里窮,連飯都吃不起,走投無路時加入了山賊這個危險又刺激的行業,當他第一次分到銀子,吃了一頓飽飯時,他感動的都要哭了.

所以他們願意選他當老大,他那里還管得了他們到底是怎麼想的.他都興奮壞了.

"哎,這是一些銀子,拿著它,帶著你的這些兄弟,去買點田地,好好的過日子吧,安安穩穩的過日子,有飯吃,在討個娘子,生幾個孩子,不是比做山賊強很多!"呈兒把隨身帶來的銀子拿出來,.遞給地上的山賊甲."傻愣愣做什麼,拿著啊!"

"真給我啊!"山賊甲不可思議的望著呈兒.接也不是,不接,後面那些弟兄的目光就足矣殺死他.

"不給你我遞給你做什麼,拿著好好去過日子吧!做山賊真不適合你們,一個個膽小如鼠,哪有做山賊的料.還是回睡娘子,抱兒子合適,"

"謝謝,謝謝,"山賊甲接過銀票,"敢問恩公尊姓大名,將來我們也好好好報答恩公."

"不用報答了,你們好好過日子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