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謀詭計齊上陣












"說,這是誰給你的."抓住小翠的大手略微使勁,小翠就痛的哇哇大叫,卻不求饒,一個勁的想搶回冷天祈手中的詩句.

見硬的不行,冷天祈放開小翠,"只要你告訴本王,這是誰給你的,本王就還給你,怎麼樣"

"還給我,那是王妃姐姐寫給我的.還給我."盡管已經神志不清,小翠還是記得慕容嫣兒,那個溫婉如玉的女子,總是在她凶巴巴的時候,對她嫣然一笑.她總是不嫌棄她出身卑微,願意和她結拜成生生世世的好姐妹.

"慕容嫣兒?"冷天祈驚訝極了,把詩句還給小翠,頹廢的坐到院子的石凳上,閉上眼睛深深的呼吸.以盼能把心底那抹慌張,不知所措抹掉.

她到底是個什麼樣是女子,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女子啊.

皇上那麼疼她,連紫玉簫這樣聞名江湖的殺手也會喜歡她,甚至為了她不顧一切.莫逍遙呢,他是不是也愛著慕容嫣兒.

"來人,准備馬匹,本王要進宮面聖."

皇宮

"皇上,看你最近整日憂心忡忡,飯菜吃的也少,這樣下去可怎麼行."安公公端著托盤,細聲的勸說著."這嫣兒姑娘吉人自有天相,一定會平平安安歸來的,皇上只需放寬心,這天朝的黎民百姓還指望著皇上呢!"

哎,這冷王爺太不像話了,好端端的一個人,怎麼就被他折磨成這個樣子,如今下落不明,他發了狂的尋找又有何用.

"安公公,你從小看著朕和天祈長大,你疼嫣兒並不低于我們,你說,嫣兒她會平安回來嗎?"

盡管他貴為九五之尊,只是他也只是個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

"會的,一定會的,嫣兒姑娘廣結善緣,老天爺一定會好好保佑她,平平安安歸來,慕容大人一家還一直平盼著呢,嫣兒姑娘孝順,一定不會讓他們失望的."

安公公抹抹眼淚,盡管他自己說的信誓旦旦,只是這心底卻一點底都沒有啊.

"看來朕是錯了.而且錯的離譜啊."皇上合上奏折,起身走到窗戶面前."從小我就知道嫣兒喜歡天祈,十年前就不應該讓天祈去南國作人質.活生生的拆散了他們."

"皇上,這怎麼能怪你呢,當初國家正值多事之秋,人人都應該為國家盡一份力,何況王爺是皇家血脈,更應該義不容辭的擔起這份大任.皇上,你又何須自責."安公公不贊同的搖搖頭.

"安公公,你不懂,如果當初朕不當這個皇帝,天祈就不會去南國,如果不去南國他和嫣兒就會恩恩愛愛,指不定孩子都好幾個了!"冷天佑清晰的記得,嫣兒小時候一直吵著要為天祈生一堆孩子.

那時候她還小,他們都笑她,只是她臉上的堅持也讓他們折服.

"皇上.你這是何苦呢?"

"安公公,,派出去的人回來了嗎?"

"回來了,沒有消息,老奴又派出去尋找了."


"你說嫣兒這次能回來嗎?"

"能,老奴相信一定能."

"朕也相信."

"啟稟皇上,王爺在殿外侯著,說有要事啟奏."太監一路小跑進來,恭恭敬敬的把冷天祈進宮面聖的事情宣抱.

"讓他進來吧."冷天佑雖然氣,但是,畢竟是親兄弟,而且他是這個世界上最親的人,莫非還能做一輩子的仇人不成.

"皇上,臣弟有個不情之請."冷天祈開門見山,也不跟冷天佑兜圈子,直接說明來意."求皇上成全."

"天祈,我們兄弟之間還用得著這麼客套嗎.有什麼事情就說吧,"冷天佑嘴上說的淡,卻沒有轉過神看冷天祈.可見他心底還有氣.

"慕容嫣兒膽大包天,模仿皇上筆跡,為府里丫鬟寫了一首詩,臣弟覺得,慕容嫣兒這是大逆不道,應該治罪,而且她的家人也脫不了干系."冷天祈在心里算計了一番後,恭敬的說道."不然要是傳出去,必定會讓天下人恥笑."

"天祈,你想多了."冷天佑想都沒有想.就拒絕了."嫣兒會寫和朕一樣的筆跡其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她的爹是朕的恩師,天祈,你實話告訴朕,你愛嫣兒嗎,哪怕是丁點,"

"皇上,臣弟怎麼會愛這種蛇蠍心腸的女人,就算天下女子死光,臣弟也不會對慕容嫣兒動心."冷天祈發狠的說著言不由衷的話.

只有他自己知道,在說這話的同時,他的心里一直在抽痛.他不解,卻不想去深究,他害怕那個答案會讓他連最後一絲勇氣都找不回.

"罷了,你回去吧,"冷天佑說完,丟下冷天祈,獨自離去……莫念我……

"皇上,這王爺到底想做什麼?"嫣兒姑娘會皇上筆跡,其實天朝並不是什麼大秘密,記得嫣兒姑娘當初和皇上約定,只要誰拿著她寫下的東西,皇上就要饒他一命.

"安公公,派人去王府把那個丫鬟接近宮來."隨即一想."還是送去靜安寺吧,交給慧靜師太,叫她好生照料."

"是."

"還有,讓出去尋找嫣兒的人都回來吧,不要找了."沒有消息也好,總好過帶回來一個壞消息.

"皇上,這."

"慕容大人遞上的歸隱奏折,朕一直沒有答應,看來,朕當初還是錯了."冷天佑深深的歎了口氣."就算朕想給他千秋萬代的美名,也枉然."

"皇上,恕老奴多嘴,你何苦這樣隱忍著王爺,就算皇上你再顧及兄弟情誼,也不能這樣由著他胡來,慕容大人對皇上忠心耿耿.嫣兒姑娘曾經救過皇上的命,這樣對他們似乎欠了一個公道."

"連你都覺得朕錯了."

"老奴不敢."

"沒事,下去吧,朕想一個人走走."丟下安公公,冷天佑在皇宮里胡亂的走著,就算是在胡走,可走過的路線,慕容嫣兒曾經也走過.

和他一起,,,,走過……莫念我……

冷天祈就像是一個孤獨的孩子,獨自徘徊在大街小巷,他想在這里尋覓慕容嫣兒的蹤跡,或許只要他努力尋找,慕容嫣兒就會回來,只是又一個月過去,還是沒有見到那抹熟悉的影子,是失望,也有憤怒.

"王爺,王爺,你別走了,和桃色回去吧."桃色心疼的追在冷天祈後面,無論她怎麼喚,冷天祈也沒有回頭看她一眼.

"王爺,"桃色不顧一切的拉住冷天祈的手臂,等到男子轉過頭才發現根本不是冷天祈,只是背影有些像,不是像,是根本像."對不起,認錯人了."

怎麼會這樣子,她桃色也有認錯人的時候.


男子也沒有說什麼,點點頭離開.

然後快速的鑽進了一個小巷子,然後不見.

"屬下參見王爺."

"效果怎麼樣?有人認出來嗎?"冷天祈淡淡的望著這個和自己背影一樣的男人,把玩著大拇指上的玉扳指,眼眸中盡是濃濃的殺氣.

"回王爺,姨奶奶最先一直沒有認出來,只是後來她拉住了屬下,才驚覺認錯人了.,"

"嗯,很好,就差一張和本王一模一樣的臉了."冷天祈起身,走到男子身邊."玄影,拿出你的人皮面具帶上,然後就對外宣布,冷王爺病重,我倒要看看,慕容嫣兒會不會出現."

不怪他冷天祈無所不用其極,他已經把天朝翻個底朝天了,還是沒有慕容嫣兒的影子,只是他得到了一個意外消息,那就是慕容嫣兒還活著,還好端端的活在世上.

只要她還活著,他一定會把她揪出來.

"是,王爺."……莫念我……

"冷王爺因思念離家出走的王妃長病不起,眾禦醫束手無策,王爺貼下告訴,如果王妃不回去,就要對她的家人發難了."

一家酒樓里,一個滿口絡腮胡噓的大漢口沫橫飛的說著.立馬就引來邊上人的附和.

"你咋知道,"

"這個嗎,說來就話長了,我隔壁的三大娘的姨媽的女兒的干爹的舅舅的外甥的表妹,剛好在王府做事,你說我能不知道嗎?"絡腮胡須的大漢一臉得意的說著,

"這樣子,看來是真的了."

角落里,一個身穿灰色道袍的道長從懷里掏出銅錢,放到桌子上,無聲的離開.

"呈兒,你慢點,我快追不上了."慕容嫣兒走得上氣不接下氣,還是追不上前面那個扛了一大袋糧食的呈兒,急的大喊.

:"師姐,你加油,我很看好你哦."

"可是,我好累."

"你身子現在已經恢複很多了,的多鍛煉,師父是這樣吩咐的."

"可是現在師父不在,讓我休息一會,就一會."

"不行."呈兒轉個頭,鐵面無私的說著,誰又知道他轉身的時候,也哭了.

"好吧,那就繼續走,但是你的走慢點."

"嗯,"呈兒把一根繩子遞給慕容嫣兒,"要是走不急就拉繩子,"

"哦."

其實經過這樣日出晨昏的鍛煉,她的身體的確已經好多了.只是她的肚子,卻沒有一丁點大起來的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