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孩子還在












"師父,師姐為什麼還不醒."青衣道童憂心的為床上連絲血色都沒有的慕容嫣兒拭去額頭上的汗水,焦急的問著在邊上打坐的紫陽真人."師父,你倒是說話啊,人家都急死了."

他從小孤苦無依,幸虧遇見了師父收留了他,只是師父一年到頭都不說話,悶死他了,後來再慕容府遇見了師姐,師姐對他可好了,就像是一家人一樣,好好的一個人,被折磨成這樣子想想他就覺得一股子火氣在全身蔓延.

"呈兒,該醒的時候自然會醒,你不必掛懷!"紫陽真人云淡風輕的說著,連眼睛都沒有睜開一下.仿佛這床上躺著的不是他的愛徒,只是一個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師父,,"呈兒不依的直跺腳."師姐的都昏迷不醒一個月了,還不醒,你看人都瘦成皮包骨了,我那每天熬的粥也白費了."

"莫急,莫急."紫陽真人起身,朝外面走去.

"師父,,"

夢中,她被千軍萬馬追著,不管她往哪里跑,都逃不掉.汗水流的越來越快,似乎連呼吸都困難了.

冷天祈那陰狠嚇人的臉忽然出現在她面前,比平時放大了好幾倍,眼睛大的腥銅鈴,鼻子高的像座山,那嘴,一張開,就像是血盆大口.

他過來了,他要張嘴咬她,"不,不,不,不要咬我,我不好吃,一點都不好吃,救命,救命,救命啊!"

誰來救救她,誰來救救她.

她不要被冷天祈咬死,不要,不要,她還要活著,她答應了她娘,一定會好好活著的,她不能被冷天祈咬死,不能……

"師姐,師姐你醒醒,你做噩夢了,師姐你醒醒,醒過來就沒事了,師姐,你醒醒,我是呈兒,師姐,我是呈兒."呈兒緊緊的抓住慕容嫣兒的手,一只手快速的為慕容嫣兒拭去額頭那源源不斷冒出的汗滴.

"不,,"撕心裂肺的吼叫,咻地睜開眼睛.映入眼眸的是呈兒那擔憂的神情,扁著嘴,顧不得男女有別,撲進呈兒懷里,"呈兒,呈兒,我好怕,好怕."

"師姐,你別怕,沒事了,沒事了,追風把你救回來了."呈兒拍著慕容嫣兒的背,安慰著,"別怕,有呈兒在,還有師傅在,沒有人能傷害你,"

"呈兒,真的嗎?真的嗎?"無助的抓住呈兒的衣服,慕容嫣兒就像只驚弓之鳥,只要輕輕一嚇,也會把她嚇過半死不活.

"真的,真的,我給你熬了粥,是你最喜歡吃的哦,"呈兒獻寶似的跑出去,很快的就端了一碗粥回來.

拿起調羹,舀起細心的吹涼."慢點吃,有點燙."

"呈兒,師父呢?"

"師父出去了,師姐,你別急,我已經派人去告訴師父,說你醒了."呈兒拿起放在邊上的手絹為慕容嫣兒拭去嘴角殘留的粥米.

沖著慕容嫣兒傻笑.天知道,那怕是這樣照顧著慕容嫣兒,他都覺得心里好開心,好幸福,這似乎就是家的溫暖.家,他期盼好久的,只是這個家將來有沒有師姐.

"嗯.謝謝你呈兒,"對于呈兒,慕容嫣兒是真心把他當成了自己的家人,爹娘也很疼他,在她還未嫁給冷天祈之前,爹娘就經常說,要呈兒去家里住住.

"師姐說什麼呢,我們是一家人,一家人."

"呈兒,我的身子,我,"慕容嫣兒想問,她肚子里的孩子怎麼樣了,只是她問不出口.她害怕聽到她最最不想聽到的答案.她千瘡百孔的心再也承受不起這樣的打擊和絕望.

"你很好,"呈兒把手隔著被子放到慕容嫣兒的肚子上,:"他也很好."怪他吧,其實師父為師姐把脈的時候.就說這孩子保不住,只是他和師姐的緣分還未完,還需要一段時間的磨練.

光是聽著,呈兒就覺得好難過,好難過.

"那就好,"慕容嫣兒低頭,滿臉慈愛的撫摸個自己的肚子,"那就好!"……莫念我……

冷王府主院

'哐當’又一件上等瓷器變成了碎片,可是冷天祈卻沒有想要歇下來的意思.端起放在桌子上的茶杯,丟向跪在地上不吭聲的死士.滾燙的茶水流出,透過面具流到了脖子上,死士連一臉躲閃都沒有.

"飯桶,你們這一群飯桶,連找個人都找不到,,本王養你們有什麼用!要是在找不到人,你們也就不用回來了,自己看著那里位置好,挖個坑把自己埋了吧!"冷天祈心里亂極了,他永遠也忘不了慕容嫣兒那臉龐上流下的血淚,永遠也忘不了她那瘋狂的表情.

慕容嫣額失蹤一個月了,盡管她把整個天朝翻來覆去的找了個遍,還是沒有一丁點的消息,她就像是憑空消失了

一般,找不到一絲的痕跡.

不,沒有她冷天祈的放手,慕容嫣兒就休想得到自由,休想.

"是,屬下這就告退.:":死士們退了出去,偌大的主院只剩下了冷天祈一個人,不,還有一個,那就是瘋瘋癲癲的小翠.

是的,她瘋了,被人活生生的折磨至瘋狂.冷天祈整日忙著尋找慕容嫣兒,根本就沒有顧及到慕容嫣兒在王府最關心的小翠,也沒有發現小翠失蹤了.

此刻拿著慕容嫣兒寫給她的詩句,一句一句的念著."姐妹情深自有緣,相依相伴賦詩篇,清香四溢誰堪賞,沐雨梅花色更鮮.今生得結翠心意,姐妹情深夢也甜,此去一別無期限,只盼相聚再團圓."

頭發亂成一團,眼神也找不到焦距.身上的衣服破碎不堪.除了很小心的保護著手里的詩句,嘴里念念有詞.

冷天祈一把搶走小翠手里的詩句,望著上面用血寫下的句子,心卻越快越驚慌,那是皇上批閱奏章才會用的字體,如今卻出現在他王府一個丫鬟的身上.傳出去還得了.

"說,這詩是誰寫給你的."

"還給我,還給我,那是我的,還給我,那是我的."小翠跳著,想搶回冷天祈手里的詩句,卻被冷天祈用力的抓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