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要見人死要見尸












"慕容嫣兒,你說你是太看得起自己呢,還是看不起本王,如今所有優勢都倒向本王,你有什麼資格跟本王談條件.如果我是你,會趕緊匍匐在本王的腳下,比小狗還會搖尾乞憐.以盼的本王能大發慈悲,放過你的家人,而不是在這里大放厥詞."

不知道為什麼,冷天祈就是不想和慕容嫣兒打這個賭.怕輸嗎?他不知道,但是心底最深處的預感告訴他,這個賭不能打.所以他拒絕了,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慕容嫣兒聞言,不由的有一絲失望,只是家人和南宮大哥還在冷天祈手里,現在她還不能放棄,如果她都放棄了,誰還會為她爭取.

"王爺,你是怕了嗎?你怕你所堅持的一切仇恨,到頭來只是別人的一句謊言,王爺,你覺得你這樣對我這個無辜的人,你心里真的過意的去."

好一句匍匐在地去求他,可是天祈啊,你的心.真的是比萬年寒冰還堅硬啊,就算我有再多柔情,也融化不了.

冷天祈思索了片刻,"慕容嫣兒,不管你說什麼,本王都不會相信的,但是看在你這麼有誠意的份上,本王送你個人情,放了你的家人."冷天祈手一揚,死士領命,放開了慕容恪和慕容夫人.

像是經過了生離死別,一家人好不容易團聚了般,慕容嫣兒緊緊的抱住了自己的家人,眼淚從一開始就沒有斷過.

"娘,對不起,是嫣兒的錯,都是嫣兒的錯."如果不是她的自以為是,人一個不是她的堅持,如果不是她一心一意的愛著冷天祈,又怎麼會讓家人陷入這種兩難的境地.

她真是一個不孝女啊.

"嫣兒,娘的寶貝,不怪你,這一切怎麼能怪你呢,"怪只怪命運使然,怪只怪嫣兒所托非人,冷天祈再也不是當初溫潤如玉的冷天祈,他變了,變得那麼陌生,那麼的冷酷無情.

"夫人,別哭,你們這一哭啊,我的心都碎了."他沒用啊,當朝最的皇上寵愛又怎麼樣,皇上的心還是向著他的家人,其實當初他進宮去請求皇上收回成命的時候,就應該有所覺悟,不然也不會落得現在這個難堪的境地.

"爹,你帶娘去梳洗,梳洗,這里交給嫣兒吧."冷天祈那陰晴不定的性子,誰知道他下一刻又會想出什麼法子來.還是讓爹把娘帶走,離他遠遠的,也許就安全了.

"嫣兒,可是,,"慕容夫人猶豫了,把這一切交給嫣兒,要是嫣兒出事了,她可怎麼辦.

"娘,你放心,無論如何,嫣兒都會好好的活著,"哪怕前路有許許多多的坎坷,她也一定會熬過去的.為了她娘.她的家人,她也一定會熬過去的.

"嗯,"得到了慕容嫣兒的承諾,慕容夫人在慕容恪的攙扶下,一步三回頭,不舍的望向慕容嫣兒,她怕這是今生唯一的一次在見著她的女兒,所以她想把這孩子的面容深深的映在心底.

哪怕是將來,她也可以慢慢回味.,……莫念我……

"好一幅感人至深的畫面,讓本王感動之余卻也深深的為你悲哀."冷天祈搖搖頭,俯身抓起摔倒在地的慕容嫣兒,繼續冷酷的說道."慕容嫣兒,你說,本王放了你的家人,這南宮宇軒該怎麼處置好呢?"

原來,這才是冷天祈真正的目的,不管他怎麼做,都是把慕容嫣兒推向萬劫不複的深淵.連給她回頭的機會都沒有.

"呵呵,但憑王爺做主."南宮大哥,你別急,如果你真的要踏上黃泉路,你也別怕,嫣兒一定會陪著你,只要你在黃泉路上等嫣兒一下,一下就好.

"好,慕容嫣兒不愧是個貪慕虛榮的女子,這麼快就已經做好拋棄情人的決定,本王在佩服的同時也帶有一絲欣喜,王妃,這就隨本王回王府,至于這處死南宮宇軒的場面太血腥,你不看也罷!"

冷天祈說完,不顧慕容嫣兒的掙紮,拉著她的手腕,一直往外面拖去.

慕容嫣兒抵死不從,干脆倒在地上,冷天祈未有一絲心疼,抓住她手腕的大手一用力,硬生生的把慕容嫣兒扯了起來.

"慕容嫣兒,不要挑戰本王的耐性,別以為本王放了你的家人,他們就安全了,只要本王想,他們隨時可以喪命.而且是在你的面前."

不帶一絲感情,沒有任何憐憫之心,冷天祈就像是從地獄回來的惡魔,直接把慕容嫣兒生吞活剝了.

顫抖,不安,焦躁.失望,以及絕望,慕容嫣兒像是發瘋了一般,用盡全身的力氣,一把推開冷天祈,瘋狂的往大門外跑去.

鞋子掉了,發絲亂了.

那奔跑而去的慕容嫣兒就像是瘋了般,連守在門口的死士都不忍心去攔她.在那從來只有冷酷的臉龐上,出現了一絲憐憫.

冷天祈縱身一躍,朝慕容嫣兒追去.那一刻,他覺得慕容嫣兒似乎離他越來越遠,他似乎真的失去她了.

不,他還沒有折磨夠.她怎麼能先瘋狂,不許,他絕對不允許.

一匹大馬疾馳而來,不顧一切的沖向慕容嫣兒,像是要把慕容嫣兒踩碎在它有力的馬蹄之下.

冷天祈追上慕容嫣兒,看見的就是大馬前蹄高抬,似乎就要踩到慕容嫣兒的身上."嫣兒,小心."那一刻,他心痛了,

那匹馬如此的大,在它的馬蹄下,絕對沒有生還的機會,哪怕是丁點也沒有.

慕容嫣兒聞言,轉頭,含淚的望著冷天祈,不,那臉龐上的不是淚水,是血淚.究竟要多少折磨,多少傷害,才能讓她生生的流出了血淚.

是誰在叫她,是誰,那聲音好熟悉,可是她卻記不起,

在馬兒快要踢上她的時候,慕容嫣兒手快的抓住了馬達缰繩,在所有目瞪口呆的時候,上馬揚長而去.留下的只有滴滴血淚,和那空氣中滿滿的憂傷.

冷天祈不僅懷疑,這馬似乎認識慕容嫣兒,那高抬的前蹄落下時,卻沒有踏上慕容嫣兒的身體,而是往前低身,才會讓慕容嫣兒輕而易舉的上了馬?

"追,生要見人,死要見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