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罪孽如此深重












"求我?慕容嫣兒你也有求我的時候."冷天祈大手用力的捏住慕容嫣兒的下巴,俯身,望進曾經波光粼粼,此刻卻一潭死水的眼眸,心里閃過一絲不自在,微微的搖搖頭,心里默默的告訴自己,這都是她自找的,他個心疼個什麼勁.

慕容嫣兒抬頭,望著那近在尺尺,卻遠在天涯的熟悉臉龐,又帶著一股陌生.那一臉的冷厲讓慕容嫣兒覺得自己已經置身于寒窖之中,刺骨的冷讓她喘氣都覺得是多余的."天祈,我求你了,放了我的家人,我任你處罰,"

"懲罰你,本王那里舍得."冷天祈笑著把慕容嫣兒扶起身,嘴上笑著,手上的力氣卻大得驚人.

慕容嫣兒覺得手臂的骨頭都要被捏碎了,痛扭曲了美麗的容顏,她卻不敢叫出聲,只能默默的承受著.

冷天祈渾身散發出危險的氣息,慕容嫣兒想逃,卻逃不了,也不敢逃.只能壯著膽子,"王爺真愛開玩笑."他要是有一丁點的舍不得,也不會這樣子對她.

"開玩笑?"冷天祈反複咀嚼著慕容嫣兒的這句話,低頭伏在慕容嫣兒耳朵邊,用所有人都聽得見的聲音,淡淡的說著,"本王可從來不會開玩笑.今天的事情,你必須給本王一個交代."

"王爺,我和你回去,任由你處置,求求你放了我娘,她身子不好,承受不起這樣的驚嚇.,"娘親的臉色越來越蒼白,盡管她忍住沒有出聲,可是慕容嫣兒看的真真切切,娘親的雙腿都已經在發抖了.

"任由本王處置,嗯."冷天祈頗為贊成的點頭,"那你說本王是放了你娘呢,還是放了南宮宇軒好."冷天祈倒要看看,慕容嫣兒在最後關頭會選擇情人呢,還是選擇親人.

"我,"選擇娘,可是南宮大哥是無辜的,她不能棄他于不顧,可是選擇南宮大哥,她就是不忠不孝,不仁不義.冷天祈好算計啊,不管她選擇誰,她都會背著一世的罪名.一輩子不得翻身.

"怎麼,選擇不出來,要不要本王幫幫你,給你做決定."冷天祈坐到椅子上,順帶著吧慕容嫣兒也拉到懷里.

如果沒有現在的劍拔弩張,冷天祈就像一個深深寵愛妻子的丈夫,極盡的討好著和他生氣的妻子.

"王爺,不,不要這樣.我,"慕容嫣兒想為自己解釋些什麼,只是在冷天祈冷冰冰的注視下,一切的解釋都胎死腹中,張著小嘴,卻說不出話.

"你說想告訴本王你想好選擇誰了.那讓本王猜猜,你是選擇了你的家人呢,還是選擇了你的情人呢?"冷天祈慢悠悠的說著,感受著華麗的慕容嫣兒身子止不住的顫抖,心里的怒氣似乎沒有那麼大了.

"嫣兒,選擇你的家人吧,我不會怪你的,"冷天祈好狠的心,以嫣兒的善良,叫她如何選擇.

只要她曾經為了他猶豫過,就算是死,他南宮宇軒也值得了.也不枉費他來這世間一遭.起碼他遇見了她,很早很早以前就認識了.

"南宮大哥,我,"慕容嫣兒無言的搖頭,她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不,大不了,她死,她死了,這一切的事情是不是就過去了.

"好,好一對抵死鴛鴦,本王真是羨慕嫉妒恨啊."羨慕慕容嫣兒盡管已經是他冷天祈的娘子,居然還有人不顧一切的愛她,嫉妒自己在她眼里,終究不如一個外人,他現在還是她的枕邊人呢.恨她居然敢不顧一切的和他私奔,讓他堂堂王爺的臉面往哪里擱.

"王爺,我們沒有,我們是清白的,王爺,你相信我,我和南宮大哥真的是清白的."她一直潔身自愛,冷天祈不能這樣侮辱她的名節.

"清清白白,是像小蔥拌豆腐一樣除了青就是白嗎?誰會信,你就是問問你的家人,他們也覺得你和這南宮宇軒有一腿吧!"慕容恪看南宮宇軒的眼神,標准的老丈人在看女婿.

那麼他呢,他冷天祈算什麼.

他只能算是一個儈子手吧,親手拆散了他們寶貝女兒的幸福,.可是誰又能給他屬于他的幸福.

慕容嫣兒害死了他的桃紅.那個總是站在他身後,,害羞的笑著的桃紅.這筆賬他都還沒和她算,她到膽子大,敢給他帶綠帽子了.

慕容嫣兒無語的低下頭,她知道此刻不管她說什麼,冷天祈都不會相信了.再也不會相信她了."王爺,其實還有一個選擇,"

"喔,看來本王的王妃還真是聰明伶俐,那王妃說說看,本王洗耳恭聽."冷天祈說完,還裝模作樣的挖挖耳朵.

他倒是很期待慕容嫣兒到底能想出什麼兩全其美的辦法來.

"王爺,你親手了結了嫣兒吧,那樣王爺就不在有恨,嫣兒也解脫了."天祈,我是你的嫣兒,你的嫣兒啊.

如果真能死在你的手里,我死而無憾了.

你的心,被十年的時間埋葬,我用一生一世的幸福作為賭注,也贏不回來,我輸了,輸的一敗塗地.

我的飛蛾撲火,除了讓自己徹底埋葬外,卻不曾得到你的一絲憐憫.哪怕是丁點也沒有啊.

"你想以死來逃避這一切嗎?慕容嫣兒,那本王告訴你,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讓你生不如死.你害死了桃紅,你以為你死了,本王就會善罷甘休了嗎?不,你錯了,你死了,本王會變本加厲的對付你的家人,讓你在地下也不得安甯."

冷天祈恨恨的說著,那眼眸中的恨就足以讓慕容嫣兒死去千百回.何況是冷天祈那沒有一絲感情的話語,更加讓她原本就蒼白的小臉越發慘白.

"王爺,嫣兒可不可以問你一句,你為什麼這麼很我,難道就以為我不顧一切的想嫁你嗎?可是我這樣有錯嗎?愛一個人,我盡力去爭取,我有錯嗎?"

慕容嫣兒泣不成聲,淚水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樣,一顆接一顆,不曾間斷.

"是,你不顧一切的嫁我,本王很感激,只是你不應該不擇手段,傷害無辜的桃紅,你可知道,就算聖旨已經到了王府,她還是笑著跟我說,為了不讓我為難,她願意做小,哪怕是一個永遠見不得陽光的姨奶奶,她也甘之如飴.

可是,你連這個也容不下她,

我知道,她去找你了,和你說這事,只是慕容嫣兒,王妃寶座你已經穩穩的坐上了,為什麼你還要那麼狠心,派人毀了桃紅的清白,讓她生不如死.

為什麼,你告訴本王,為什麼"

冷天祈瘋狂的揺著慕容嫣兒,猩紅了眼眸,像是一個失去魂魄的木偶,凶殘卻又可憐著.

"我沒有,我沒有.我沒有害桃紅姑娘,那天我們見面後,她就先行離去了.而且在茶樓的時候我就已經答應她,和她做好姐妹,我怎麼可能去害她."

往事不堪回首,等于在她本就已經傷痕累累的心上,在無情的添加了幾刀.

"啪."慕容嫣兒的否認讓冷天祈很火大,想都不曾想過,一巴掌就狠狠的甩到了慕容嫣兒臉上,直接把虛弱的她打拋了出去.狠狠的摔倒在地.

"嫣兒,"幾聲擔憂的驚呼傳來,南宮宇軒極力的掙紮,奈何他已經身受重傷,又被冷天祈的死士架住.除了嘴還能說外,沒有丁點自由.

望著慕容嫣兒被打,他恨不得那個挨打的人是自己,而不是柔柔弱弱的慕容嫣兒.

慕容恪和慕容夫人只能嗚咽著哭泣,他們也被冷天祈的人架住,失去了自由.

"桃紅如今已經去了,誰也不能證明那天你們說了些什麼.但是,桃紅親口告訴我是你派的人侮辱了她,慕容嫣兒,你就盡管狡辯吧,本王是不會相信你的"

"呵呵,"被打摔倒在地的慕容嫣兒不哭反倒笑了."冷王爺,你好愚笨啊,要是我派人去羞辱桃紅姑娘,我會留下證據或者把柄嗎?還告訴她是我派人去的,呵呵,蒼天啊,原來我慕容嫣兒看上的男人居然這麼的愚笨,真是天大的一個笑話啊."

只是這笑話一點都不好笑.

她心心念念等了他十年,卻抵不過一個陰謀.如果當初他曾經派人去查過,她和他的結局是不是就完全不一樣了.

"慕容嫣兒,桃紅不會汙蔑你的."桃紅一直溫柔善良,她不會玩這樣的把戲的.不會的,一定是慕容嫣兒為了替她著急開罪,才把一切推到桃紅身上.是的,一定是這樣的,

他一定要意志堅定,不要被慕容嫣兒蠱惑了.

"冷王爺,要不要我們打賭,用我全家所有人的性命和你堵,堵我慕容嫣兒是清白的,如果能證明這一切和我沒有任何關系,我們就一刀兩斷,從此再也沒有瓜葛."

平生不做虧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門.

她慕容嫣兒清清白白,她不怕.

下一章精彩提示,冷天祈到底答應和慕容嫣兒的打賭了沒有,還有.這件私奔事情的結果到底是怎麼樣的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