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自由越來越近
清晨還豔陽高照,還為到晌午,竟然下起了磅礴大雨,雨滴一點點打在院子的花草上,把它們打得東倒西歪,平添上了一份蕭條. 小翠冒雨跑來,不語,只是對著慕容嫣兒點點頭,眼神里充滿了不舍. "小翠,你怪我不帶你一起走嗎?"慕容嫣兒托著香腮,望著外面的大雨,低低的問,卻沒有勇氣回頭看一眼小翠. "不怪!" "東西都准備好了嗎?"她知道她研制的迷藥雖然很好,最多只能支撐3個時辰,在這三個時辰里,她還要回一趟家,在抓緊時間出城. "嗯.王妃,,你要不要再帶點什麼東西,比如那些首飾?"有點值錢的東西,或許還能解燃眉之急. "都留給你吧,我回家我爹娘定會給我銀子的,"安慰的拍拍小翠的肩膀,"小翠,好好照顧自己,我走了." "王妃,你保重."小翠跪在地上,不去看那一抹快速離去的身影,任由眼淚模糊了視線,然後起身端起廚房送過來的飯菜,坐在慕容嫣兒一直喜歡的位置,慢慢的吃著. 從遠處看,那身影居然和慕容嫣兒有幾分相似,衣裳是慕容嫣兒以前穿的,發式也是慕容嫣兒最喜歡的. 玄影吃著陳凌送來的飯菜,慢慢的喝了一口湯,忽然覺得不妙,還沒來得急呼叫出聲,已經倒在了地上……莫念我…… 桃色含笑的望著面前的飯菜,卻不動手.急的小圓在邊上直冒冷汗,"小圓,把這飯菜吃了!" "啊……":小圓驚訝的張著嘴巴,在看見桃色的臉色後,乖乖的端起碗,拿起筷子吃起來.吃著吃著,人越來越迷糊,最後倒在地上,,一口飯還含在嘴里沒有咽下去. "哼哼,慕容嫣兒,你以為你這樣逃掉就算了嗎?你做夢,你加諸在我身上的痛苦,我一定會百倍千倍的討回來."桃色癡狂的笑著,忽然聽得一聲響.咻地收回了笑,一枚帶毒的銀針射出. "怎麼,想過河拆橋."紫玉簫用兩個手指夾住銀針.從窗戶跳進了屋子,坐到椅子上,把玩著手里帶毒的銀針,英俊的臉上掛著邪魅的笑. "紫玉樓樓主紫玉簫?什麼風把你吹到我這里來了,"桃色不慌不忙的朝紫玉簫走去,擺出一個自以為嫵媚多情的姿勢."這不聲不響的來,嚇了人家一跳呢!" "你倒是很會發情,看來冷天祈沒有把你伺候舒服啊,不過,冷王府姨奶奶,請別對本樓主發情,本樓主對母狗沒有興趣."紫玉簫不留情面的話讓桃色臉色難看到極點. 先前,冷天祈前一刻還在她身上盡情的馳騁,只因為慕容嫣兒那賤人看見了,哭著跑開,冷天祈二話不說就拋下了她去尋找,不過是三天保佑,卻被冷天祈見到了她喝紫玉簫摟摟抱抱的情景. "是啊,我是不知廉恥,不過慕容嫣兒也好不到那里去,她可是一次次在冷天祈身下呼喚,嬌吟.比起我,她不知道肮髒多少!" 紫玉簫聽著,一只手大手已經掐住了桃色的脖子,"我今天來是想告訴你,紫玉樓和你的交易沒有了,你給的銀子按照紫玉樓的規矩,雙倍奉上,從此慕容嫣兒是紫玉樓保護的人,凡是想傷害她的人就是紫玉樓的敵人,我的話,你可有聽懂!" 狠狠的甩開桃色,把她摔倒在地. "哼哼,如果你心疼她,就把她帶走,離得遠遠的,永遠不要出現在冷王府,那樣我和她就沒有任何仇恨,但是,她要是再回到冷王府.就不要怪我手下留情."桃色恨恨的說道. 心里卻把慕容嫣兒恨了個透頂. 慕容嫣兒,你好樣的,連這個才見過兩面的男人都為你魂牽夢縈,我怎麼容你在世上. "這個不勞你費心"紫玉簫說完,和來時一樣無聲無息的離開……莫念我…… 雨越下雨大,慕容嫣兒渾身都濕透,一滴滴的打在身上,雨水模糊了她的視線,讓她找不到回家的路. 行人一個個撐著傘來去匆匆,卻沒有一個為她停下腳步.無助的站在路口,她卻不知道應該走哪一條路才能回家. 嘗試著問問行人,他們一見她身上粗布衣裳,被淋得亂糟糟的頭發,快速的扭頭離去. "大叔,請問……"話還沒來得及問出口.大漢一把推開慕容嫣兒. "滾開,下這麼大的雨,老子渾身都濕透,那里有空理你這個瘋婆子." 京城何其大,有錢的人家多了去,而慕容嫣兒身上穿著小翠都要丟棄的舊衣服,讓人更不想理她,生怕惹得一身騷, 失望的跪坐在地上,哭泣. 一把雨傘遮住了大雨."這麼大的雨,也不怕淋壞了讓我心疼."溫潤清晰的男聲傳來,慕容嫣兒抬頭,不可思議的望著這個男人. 不顧一切的撲進男人的懷里."我終于等到你了!" 嘿嘿,,這個男人是誰呢, 慕容嫣兒肚子里的小寶寶怎麼樣了呢 最最重要的是,她能逃得掉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