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女子與小人難養矣
慕容嫣兒和小翠攙扶著起身,拉著小翠來到破碎的書桌邊,從中找了她起先用血寫詩的毛筆,在找到一張完整的白紙."小翠,你幫我把它鋪到凳子上."慕容嫣兒微笑說說完,在小翠轉身去忙活的時候,用力的扯開了已經包紮好的手,用力的擠壓,直到擠出了鮮血才作罷. "你怎麼這麼傻,剛剛才答應我要好好的照顧自己,為什麼,為什麼才一會功夫,你就食言了."小翠哭泣著,想用手絹捂住慕容嫣兒的手,慕容嫣兒卻拒絕了. 走到小翠鋪好的白紙編,揮筆寫下."姐妹情深自有緣,相依相伴賦詩篇,清香四溢誰堪賞,沐雨梅花色更鮮.今生得結翠心意,姐妹情深夢也甜,此去一別無期限,只盼相聚再團圓." 落筆,慕容嫣兒滿意的看著自己寫下的詩句.轉身對泣不成聲的小翠說道."小翠,我也沒什麼好東西送你,這首詩句送你可好." "好好,可是,你拿墨汁寫就好了,為什麼一定要用自己的血呢."看得她心疼不已,卻不敢出言阻止. "那你趕緊幫我包紮吧,還真有點疼呢!"慕容嫣兒苦澀的笑笑."小翠,將來如果你遇到什麼麻煩,就把這詩句送到衙門去,或許能救你一命!" 小翠沒有問為什麼,她只知道一定要好好的保護這張紙,就像保護自己的命一樣……莫念我…… 從那天以後,冷天祈也沒有在來過主院,也沒有派人送來墮胎的湯藥,這讓慕容嫣兒百思不得其解. 不過這也正合她意,就這樣帶著小翠在王府里四處亂走.幾天下來,她還把王府的各個可以外出的大門都摸得一清二楚. 只是,萬事俱備,還欠東風. "歐陽大夫."慕容嫣兒在小翠的帶領下,來到了歐陽聰住的別院,有禮的朝歐陽聰福身."上次謝謝歐陽大夫救了嫣兒一命,今天特來感謝," "王妃客氣了,這都是老朽應該做的."歐陽聰撫摸著白胡須,心里納悶著,這王妃今天怎麼到這里來了.無事不 登三寶殿,怕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啊.他可得注意點啊. 慕容嫣兒在屋子里掃視了一圈後,走到藥櫃邊,打開一個小抽屜,"歐陽大夫這藥材還真多呢!"慕容嫣兒就看見自己要尋找的曼陀羅花,滿意的笑了. "王妃,這些藥都很名貴,王妃千萬要小心,可別把它撒……"歐陽聰話還沒說完,慕容嫣兒手中的抽屜就華麗麗的掉在地上,歐陽聰嚇得老臉雪白,心痛的蹲在地上,搖頭歎氣的撿起藥來. 這王妃果然是來找茬的啊, "哎呀,歐陽大夫,我不是故意的."但是我是有意的."小翠,還不幫歐陽大夫撿藥材," "是王妃."小翠聞言,趕緊蹲下身去撿,剛剛遮住了歐陽聰的視線. 等他回過神的時候,慕容嫣兒已經抓了一把藥材放進懷里."歐陽大夫,真是不好意思,給你添麻煩了," "王妃,沒事,沒事."幾乎的咬牙,歐陽聰們牙縫里擠出這幾個字. "那我們先走了," "王妃慢走"摸摸額頭的汗水,果然是唯女子于小人難養矣. 慕容嫣兒領著小翠,志得意滿,瀟灑的離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