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孩子離開這里












"慕容嫣兒,你覺得以本王對你的厭惡,會讓你懷上本王的孩子嗎?你少在那里癡心妄想,想以孩子來拴住本王的人和心"冷天祈說完,扭過頭不去看慕容嫣兒那原本明亮的大眼,此刻卻晦澀一片.

"呵呵,王爺說的是,是妾身想多了."輕輕地把調羹放回湯碗里,慕容嫣兒下床穿上鞋子,不知道有意還是無意,手就那麼不小心把藥碗給掃到了地上.

碗碎了,苦澀的湯藥灑滿一地.黑色的藥汁濺到慕容嫣兒的繡花鞋上.慕容嫣兒剛想說點什麼.

小翠忽地跪到地上,"奴婢該死,是奴婢沒有端好湯碗,奴婢該死!求王爺饒命,求王妃饒命."

別人或許不知道,但是小翠看的清清楚楚,那要是慕容嫣兒故意用手打翻的.

"小翠,你好大膽子啊,這藥可是本王妃要喝的,你卻故意把它打翻了,王爺,你說應該怎麼懲罰這賤婢好呢?"慕容嫣兒無情的瞄了小翠一眼,眼眸中一閃而過的不忍被她硬生生的逼了回去.

"王妃的丫鬟,王妃看著辦,本王還有事,先走了"像是落荒而逃,也像是松了一口氣.冷天祈也沒有給慕容嫣兒恭送他的機會,拂袖離去……莫念我……

再也沒有最先的鎮定,不顧那藥汁還未干,慕容嫣兒癱坐到地上,眼淚簌簌的留個不停,無論她用手絹怎麼擦拭,眼淚就像開了閘的洪水,一發不可收拾.

"王妃,我知道你苦,你哭吧,哭過了就好好的,然後找個機會,帶著孩子離開這里,王爺他好狠,連自己的親身骨肉也不要了,你不能不要,你一定要好好保護他,"小翠抱住慕容嫣兒,為慕容嫣兒拭去臉上的淚水,

"走?離開這里,可是這王府我如何出得去啊!"慕容嫣兒何嘗不想一走了之,離開這如牢籠般的王府,去過

她自由自在的生活,可是,想離開,談何容易.

"一定會有辦法,一定會有辦法的"小翠可不想慕容嫣兒在這王府中被活活逼死.這王府太可怕了.

"小翠,我……"慕容嫣兒想跟小翠解釋一下,她為什麼會狠心欺騙她,隨即一想,還是不說了罷,這丫頭如此聰慧,豈會不知道她的心思.

"我知道."小翠按住慕容嫣兒,不讓繼續說下去.接著說……"你是怕王爺傷害我,以此來威脅你對嗎?"

"嗯."慕容嫣兒慚愧的點頭.

"那我在問你,你是怕王爺傷害我多一些呢,還是怕王爺用我來威脅你"小翠神色有些黯然的問.

慕容嫣兒握住小翠有些粗糙的手,"我怕他會不擇手段的傷害你,小翠,你是我來王府後對我最好的一個人,我怎麼能讓你陷入危險.如果早些知道會帶給你傷害,我一定會離你遠遠的,"

"不,不,你知道嗎,我不怕被傷害,真的,如果傷害和這份姐妹之情相比,是那麼多的微不足道.我不怕傷害,但是我更怕失去這份情誼."

"小翠,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

"不要說對不起,你沒有對不起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