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加了料的湯藥












小瞧,他曾幾何時有正眼看過她."王爺,妾身微不足道,放妾身下來吧!"這樣一直抱著她,她心里頭小鹿跳得厲害.

冷天祈盡管恨得牙癢癢,還是把慕容嫣兒放到了床上,剛好小翠拿著傷藥回來,後面還跟著一個端著湯藥的丫鬟.

"把藥拿來,去端盆乾淨的水來!"冷天祈微微的掃了一眼小丫鬟手里端著的湯藥,眉頭微微的皺起,"藥還有些燙,先放邊上涼著."

不用歐陽聰特意的提醒,他也知道那不是一碗普通的湯藥,轉頭望著已經把頭扭到床里邊,不看他的慕容嫣兒,眼睛忍不住有些酸澀.

接過小翠遞來的乾淨布巾,輕輕的擦拭著慕容嫣兒受傷的手心,盡管他已經很輕了,慕容嫣兒還是痛的微微顫抖.

"要是痛就說出來,我輕點就是."冷天祈淡淡的開口,細心的為慕容嫣兒抹上藥膏.看著那原本細白的手心,現在卻多出一個深深的傷口.

慕容嫣兒縮回手,"妾身沒事了,多謝王爺費心了."話還是那麼輕柔,只是多了些客氣.多了一些疏離.

大手空空,冷天祈有些失望,抿抿嘴."把藥端過來,我喂王妃喝了."感覺手中的藥似乎有千斤重,冷天祈又把它放到床邊的小凳子上.看向一直低著頭的小翠.起身把位置讓開."你來喂吧."

"是,王爺"小翠坐到床沿上,臉上掛著擔憂."王妃,小翠喂你喝藥吧!"

"我不想喝,先放著吧!"慕容嫣兒干脆拉起被子把自己悶在里面,像一個在鬧脾氣的孩子.

那藥和前兩天的味道不一樣,多了一股麝香,似乎還加了一點藏紅花.麝香,味辛,性溫,具有開竅醒神,活血散瘀,止痛消腫,吹生下胎的功效.

吹生下胎,莫非她已經懷有身孕.靜下心神,慕容嫣兒輕輕的搭上了自己的手腕上,靜靜的聽著那微弱的脈動.驚喜的同時又陷入了失望和恐懼.

冷天祈好狠的心啊,沒有告訴她一聲,就已經決定了她孩子的去留.要知道她可是孩子的娘啊.

"王妃,先喝了吧,不然藥涼了就沒有藥效了!"小翠苦口婆心的勸著,慕容嫣兒嫣兒的身子最近大不如前,以前有一點風吹草動,她就會醒過來,現在卻貪睡的緊.

慕容嫣兒帶著一聲期盼的望向冷天祈.幽幽的說,"王爺,妾身想你喂,可好?"慕容嫣兒想知道,冷天祈到底是真心不想留下她肚子里的孩子,還是他根本就不知道那碗藥有問題……

冷天祈驚訝的張張嘴,把手放到伸手,緊緊的握著,"讓這丫鬟喂你就好,"要多努力克制自己,才不會動手把那碗藥打翻.

慕容嫣兒低下頭,笑了.眼淚順著臉龐流到下巴,在流到手上,透過布巾,伸進傷口里.

痛鋪天蓋地的襲來.

【這個墮胎藥念念實在是想不出什麼名堂來,所以也俗了一把,就麝香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