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身命賤不敢勞王爺費心
"騙你,你知道我從來不說謊的."慕容嫣兒轉開臉,不讓小翠看見她的哀傷.如果可以,她也不想這樣傷害小翠,可是,她要是越對小翠好,冷天祈就會拿小翠來威脅她,最後受傷害的還是小翠. 望著慕容嫣兒抽泣的背,小翠似乎有些明白了,"看來還是我一廂情願,一直以來都只有我一廂情願.以後我們還是你是主,我是仆.這樣也好,這樣也好" 冷天祈冷冷的望著自己的手,他做夢也沒有想到他會動手打慕容嫣兒,其實剛剛的時候,他可以有很多辦法的,可是卻選擇了最差勁的一種. 望著那抹決然離去的身子,冷天祈覺得自己的心很悶很悶.他和她似乎越走越遠,可是這不是自己想要的結果嗎? 恨她,折磨她,羞辱她……莫念我…… 冷天祈沮喪的來到寢房,一股濃濃的血腥味在四處彌漫.不滿的皺起眉頭,朝站在書桌邊的慕容嫣兒走去. 桌子上血紅的字跡刺激著冷天祈最後的耐心,一把抓過慕容嫣兒的手,望著那原本雪白的手此刻早已血跡斑斑,.撕心的大吼,."慕容嫣兒,你到底要怎樣作踐自己才滿意.你說,要是你覺得自殘不夠,本王可以幫你!" 捏住慕容嫣兒細小的手腕,冷天祈感覺那種蝕心的感覺又出現了.這種感覺比上次木屑掉進手心的時候還痛,還讓他心酸. "呵呵,妾身命賤,怎麼敢勞王爺大駕呢,"慕容嫣兒淒慘的一笑.冷天祈心疼了嗎?你還會心疼嗎? "還愣著做什麼,還不去拿藥來,一個沒有的賤婢.留著有什麼用."把渾身的火氣都發到小翠身上,冷天祈伸出腳想踹小翠.慕容嫣兒卻疼痛的蹲下了身,這一拉扯,冷天祈的一腳踢歪了,直接踢到了書桌的腳上,書桌應聲翻到. 小翠失神了一下,瞬間明白過來.趕緊跑去拿藥.一路跑,淚水一直沒有斷過.心里忍不住竊喜. 就知道王妃不會丟下她的.就知道她是有苦衷的.就知道她其實是真心想和自己做好姐妹的. "額,"這一拉扯慕容嫣兒是使了勁的,她的手腕生生的疼著,但是她忍住沒有叫出聲,也沒有哭出聲. 冷天祈抱起慕容嫣兒往床上走去,邊走邊嘮叨."疼就叫出來,我這肩膀也可以借給你靠一下." 慕容嫣兒瞪大了眼睛,這算什麼,剛剛才打了她一巴掌,現在又來心疼她,呵呵,他冷天祈當她慕容嫣兒是什麼. 小狗嗎?高興的時候,逗弄一下,生氣的時候,踹兩腳. 不,她慕容嫣兒絕對不會讓他如願的."王爺這是在心疼妾身嗎?那還真是讓王爺費心了,妾身命賤,這點疼痛算的了什麼" 在痛也沒有心底的痛嚴重. "慕容嫣兒你,,"冷天祈驚訝的望著慕容嫣額,扯了扯嘴角."真是牙尖嘴利.看來本王是小瞧你了" 【虐吧,,親們有沒有哭呢?小手絹有濕掉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