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血寫詩刺傷了誰的眼眸
像是得到了最終的勝利,慕容嫣兒恭恭敬敬的說."謝謝王爺的手下留情."起身,,由于跪在地上太久,腳有些發麻. 小翠伸手想扶她一下,慕容嫣兒沖小翠微微一笑."不用,我自己可以起來."顫顫巍巍的起身,越過冷天祈,獨自朝寢房走去. 那孤獨落寞的背影讓小翠低低嗚咽出聲,王妃不要她了,不要她了.不是說好生生世世都要做好姐妹的嗎?為什麼才過了這麼幾天,她就不要她了. 為什麼?誰能告訴她,這是為什麼……莫念我…… 銅鏡里,那美豔無雙的臉龐不複存在,那美豔無雙的笑顏不在,半邊臉腫的像一顆饅頭,嘴角血跡流出.如果不是臉上火辣辣的痛著,慕容嫣兒真希望這只是一場夢,夢醒了,絕望不在,人生又充滿了希望. 拿起梳子,把亂糟糟的發絲梳順,挽了一個她做姑娘時,冷天祈最喜歡的發式,可是,梳了好幾次,都梳理不出她想要的那種效果. 忽然想起,以前都是冷天祈幫她梳,在幫她插上她最喜歡的發釵.苦澀的笑笑,快速的扯亂了剛剛才梳順的秀發. 隨便梳一個吧,反正梳的再好,也沒有人看.'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呵呵,說的真好. "咔嚓,"木梳就這樣被慕容嫣兒硬生生的折斷,斷掉的地方刺進了肉里,慕容嫣兒狠心的一扯,血流出,望著曾經細皮嫩肉的手心,此刻鮮血淋漓,.慕容嫣兒不覺得痛,,悲哀的笑了. 忽地起身,慕容嫣兒朝書桌走去,拿起一支乾淨的毛筆,沾上手心的血跡.寫下"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云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閑愁.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鮮血寫出來的詩句格外的刺眼,小翠心痛的拿出手絹,不顧慕容嫣兒的反對,為她把手上的血跡擦干.越擦,血流的越快."嗚嗚,怎麼這麼不小心,怎麼這麼不小心." "小翠,沒事,流流就不會流了."慕容嫣兒抽回了自己的手,轉身不再理會小翠.倒是研究起自己的手來. 為什麼不痛,不是說十指連心麼,上次一根針刺進去都痛徹心扉,今天為什麼不痛了.拿出自己的手絹,輕輕的擦去血跡,,又看著它流出來,如此反反複複,慕容嫣兒都不覺得厭煩. "不要再這樣子了,不要,我求你了,我以好姐妹的身份求你了,好不好!"小翠跪在慕容嫣兒面前.泣不成聲,卻不敢對慕容嫣兒強來. "好姐妹,誰跟你好姐妹了,你不要忘記了,我是王妃,哪怕在不得寵,我也是王妃,你呢,你不過是個卑微的丫鬟,憑什麼和我做好姐妹!" 慕容嫣兒無情的說完,覺得心似乎又空了一個洞,. "你不要我了,你不要我了,"小翠緊緊的抓住慕容嫣兒的袖子,無力的跪在地上,"你是騙我的,你說,你說你是騙我的,我求你了,你說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