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于舍得醒過來了












望著床上一直昏迷不醒的慕容嫣兒,冷天祈覺得自己似乎有些事情做錯了,他一直在回味冷天佑的話.卻想不出冷天佑到底要他珍惜什麼!

"歐陽老頭,為什麼到現在人還沒醒?"冷天祈說完,喉嚨有些癢,想咳嗽,忍了下來,越忍卻越想咳嗽.結果這一忍,卻不小心岔了氣.弄得冷天祈滿臉通紅.

"這還沒醒呢,是有原因的,王爺,先前我說的壞消息和好消息,你還想知道不!"歐陽

聰若有所思的撫摸著自己的胡須.

"說!"冷天祈漲紅著臉,火氣也不由的大起來,還是盡力壓低了音量."我們去外面說"……莫念我……

"好消息是王妃有身孕了."

有身孕,這個消息對于冷天祈,的確算是好消息,他都已經快三十了,卻無一個子嗣.是該有個孩子了.

他以為他只是和冷天佑隨便說說而已,沒想到原來他說准確了.有些歡喜,有絲滿足,還有一絲得意.就算慕容嫣兒再想離開他,她還是得為他生下有他血脈的孩子.

冷天祈不語,等著歐陽聰說壞消息.

"壞消息就算這孩子保不住!"盡管這孩子的母親身體天賦異稟,但是長期的郁郁寡歡,導致這孩子胎心不穩.

"你胡說什麼?"冷天祈咻地的抓住了歐陽聰的衣領,泛白的手指表示他已經很憤怒."歐陽老頭,你跟我說,你是胡說的,只是想和我開個玩笑"

歐陽聰不語,微微的搖頭."我已經盡力了,這孩子和皇家無緣,天祈啊,你打算怎麼和王妃說這事!"

"什麼都不要說,悄悄的在她藥里加上可以墮胎的藥吧!"冷天祈輕輕的放開歐陽聰,踉蹌著步伐,朝屋子走去.

他還沒從要做爹的喜悅中醒來,卻又陷入了失去他的痛苦之中.

"王爺!"小翠見冷天祈失魂落魄的走進來,慌忙福了福身.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王爺會變成這個樣子,歐陽大夫和王爺說了什麼壞消息.不行,她的找個時間去問問.

"出去吧!"冷天祈朝小翠擺擺手,走到床邊,脫掉鞋子朝床上爬去,把頭躺在慕容嫣兒的肚子上,心里默默的說著."孩子,是不是因為爹的緣故,所以你不想到這世間來.那就下次吧,下次爹一定做好准備,迎接你的到來!"

慕容嫣兒緊張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她其實早就醒了,只是不想睜開眼睛,她沒有勇氣面對冷天祈.也沒有勇氣接受他懲罰.所以她就一直裝作不願醒來.

前兩天,冷天祈都只是喂她喝下藥就離開了,,今天卻不知道他吃了什麼藥,居然爬到了床上.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慕容嫣兒渾身變得僵硬,冷天祈卻沒有要離開的跡象,慕容嫣兒忍耐著.可是冷天祈像是睡著了一樣,不動,不語.

慕容嫣兒輕輕的起身,把冷天祈的頭挪開,悄悄的准備下床.

"王妃,你終于舍得醒了"冷天祈如鬼魅般寒冷的話嚇得慕容嫣兒從床上直接滾到了床底下.想在冷天祈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連鞋子都沒來得急穿,就想朝外面跑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