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陣風把你給吹來了
"不知道什麼風把皇上給吹來了,"冷天祈嘴上說的客氣,臉上卻沒有什麼好臉色.接著說."就是要來,也該派人來說一聲,臣弟也好吩咐下人把王府好好打掃一下!" 這話什麼意思,就是說皇上你不該不聲不響就來,來得還不是時候,要是可以,冷天祈真想把皇帝——天佑給趕出冷王府. 冷天佑尷尬的笑笑,搓搓手,"其實你也不用這麼大費周章,朕只是來看看嫣兒,然後就回宮去了." 慕容嫣兒嫁進王府一月,還不曾回過娘家,慕容卿家都去他那里哭了好幾次了.而他也是真心想知道慕容嫣兒的近況.這不才不聲不響的來了. "王妃很好,由于懷了身孕,最近有些貪睡,到現在還沒起床呢!"冷天祈說完,端起茶杯,輕輕的抿了一口,讓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懷孕了,呵呵呵,這是好事啊!"沒有了最先的擔憂,冷天祈不由得樂開了懷."天祈啊,什麼時候也帶嫣兒回去看看她爹娘,如今嫣兒也懷有身孕,你更應該好好去給他們二老道個歉.當初的事你做得可真不對!" "皇上應該還有許多奏折還沒有批閱,臣弟就不留皇上在王府用午膳了!"冷天祈直接下了逐客令.讓冷天佑好不痛快. 只是冷天佑欠冷天祈太多太多,他忍了."是啊,朕的確還有許多奏折沒有批閱,也該回宮了.天祈啊,這有的東西要珍惜,不要將來後悔了,就晚了!" "謝謝皇上教誨,臣弟記住了."冷天祈虛心低下了頭,身子也有些顫顫巍巍."臣弟恭送皇上!" "嗯,朕自己走吧!"冷天佑有些失望,他以為可以和冷天祈吃頓飯,或者是下盤棋,甚至是吵一架,可是都沒有. 冷淡的像是陌生人,十年果然改變了很多事. 搖搖頭,落寞的離開. 冷天佑一走,冷天祈再也不用支撐,砰的一聲倒在了地上. "王爺?"嚇壞了一干的下人. "歐陽大夫,王爺怎麼樣了?"桃色幫冷天祈掖好被子,擔憂的問著,儼然她才是這個王府的女主人. "受了傷,又染上了風寒,沒有及時醫治,才會導致氣血不足,暈了過去,老夫開幾貼藥,喝下去就會好了!"歐陽聰在紙上寫下了該用的藥材和劑量,對桃色點點頭."等會老夫就會讓人把藥送來,姨奶奶伺候王爺喝下吧!" "嗯"桃色含笑的應下.那緊握的拳頭泄露了她的不甘心.姨奶奶,姨奶奶,什麼時候下人們才會叫她王妃娘娘. 很快的,桃色,只要你等著,很快,這王府的女主人就是你了. 冷天祈身子骨強硬,吃了兩貼藥就好起來了,可慕容嫣兒從暈過去後就再也沒有醒過來.急的冷天祈差點拔掉歐陽聰的白胡須. 每次湯藥喂下去,都原封不動的吐了出來. 後來冷天祈干脆用嘴哺給慕容嫣兒,逼著她咽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