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需要你的關心
翻來覆去的睡不著,慕容嫣兒干脆起身為自己找了件衣裳披上,開門往院子里走去,六月的夜繁星點點,一顆顆璀璨的掛在夜空. 有那麼一絲沖動,慕容嫣兒想找冷天祈把晚上的事情說一下,她其實是不想瞞他的,心動不如行動. 走著走著,,居然迷路了. 只是王府的下人已經睡了,慕容嫣兒想著或許能遇見守夜的人. 漫無目的的在偌大的花園里兜兜轉轉,一陣讓人臉紅心跳的聲音轉進了她的耳朵,*的氣息更加刺激著她的求知欲. 她知道這樣不對,只是心底的似乎有一股聲音在叫喊著,慕容嫣兒,你去看看,看一眼就好. 放慢腳步,悄悄的躲到假山後,那熟悉的背影,熟悉的衣裳,讓慕容嫣兒心抽緊,疼,很疼,像是被人那了刀子在凌遲處死.一點點的切割著她的一切. 她的心,她為冷天祈一直保留的愛. 似乎都在一點點的破碎 她早就知道自己不能獨占冷天祈,他會有很多女人,自己不過是他眾多女人中微不足道的一個而已. 只是當自己親眼看見他和別的女人恩愛時,心還會疼.捂住嘴,不讓自己哭出聲,盡管淚水已經模糊了視線. 跌跌撞撞的離開,離開那個讓她難堪,心碎的地方. 走了多久,她不知道,哭到累了.眼睛也腫的像顆饅頭.干澀的連眨眼睛都會疼痛.無力的癱坐在地上. 什麼時候起,繁星已經被烏云掩蓋,夜空居然下起了毛毛雨.飄落在慕容嫣兒的臉上,伸出舌頭舔舐了一下雨滴,淡的沒有任何味道.可是吞咽到胃里卻是苦澀一片. 雨越下越大,慕容嫣兒的哭聲也越來越大,最後趴在泥濘里,發瘋般的拍著."為什麼,為什麼,一切會變成現在這樣,我只求一生一世一雙人,我有錯嗎?我只是想嫁給我愛的人,我有錯嗎?" 紫玉簫低頭望著哭得悲悲戚戚的慕容嫣兒,一句安慰的話梗在喉嚨,說不出,咽不下.只能脫下已經沾上了血跡的外衣,為慕容嫣兒遮去雨滴. 一陣男子的氣息讓慕容嫣兒心慌不已. 慕容嫣兒抬頭,望著紫玉簫,癟嘴,委屈更是鋪天蓋地的襲來.一把扯開紫玉簫為她遮雨的衣裳,仍在地上,使勁的踩著,"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家伙,我為了你騙他,你居然不領情,,還藏身在王府,誰稀罕你的破衣裳,不稀罕,不稀罕,你聽到沒有,我慕容嫣兒不稀罕." 句句指控讓紫玉簫無言以對,他本來話就不多,一年到頭說的話也不會超過100句,他也找不出什麼話來為自己解釋.他只是想呆在有她味道的地方,僅此而已. 那怕是冒著重重危險,他也要留下來. 他想,他一定是中了她的毒,他可是別人花了錢來陷害她的,卻無可救藥的愛上了她. "你走,你走,我不想見到你,"雨水滴滴打在慕容嫣兒臉上,身上,她不在乎,她只是想讓紫玉簫離開,離的遠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