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滿無邊












冷天祈知道桃色大膽,卻不知道她是如此的放蕩,隔著布料的撫摸讓他的下體更加的滾燙,大手也更加的用勁搓捏桃色的雙峰.

"哦"桃色動情的呻吟,緋紅了臉,"王爺,我們要在花園里面歡愛嗎?"桃色這樣問著,小手卻拉開了冷天祈的褲帶,宛如一條小蛇一樣滑進了冷天祈的褲子里.

#已屏蔽#

"你想在床上還是在這里,本王現在給你一個做決定的機會."冷天祈抬頭,被情,////欲染得猩紅的眼眸中閃過一絲不耐.

不就是解決生理需求麼,還分什麼地方麼!

冷天祈的不耐被桃色看進了眼里,驚出她一身冷汗,焚身的情/欲也嚇醒了不少,尷尬的沖冷天祈笑笑,"王爺說的是什麼話,王爺,讓妾身好好服侍王爺可好!"

"哦……|冷天祈聞言,好奇的拉長了疑問,"你准備怎麼好好的服侍本王呢?"

桃色不動聲色的跳下石桌,把冷天祈推倒在石桌上,"王爺,相信妾身,妾身一定會讓王爺欲/仙/欲/死/的."

#已屏蔽#

她盼星星,盼月亮,才盼到能和冷天祈共赴*,這一點小小的味道怎麼能逼退她,她知道錯過了這一次,下一次不知道的何年何月了.

所以,這次無論如何,她都要給冷天祈一些甜頭,守不住他的心,也好抓牢他的欲/望.只要多幾次,她受孕的機會就大些.

想到這,桃色吐/弄的更加賣力.

"哦."/欲/仙/欲/死/的滋味讓冷天祈的手緊緊的抓住桃色的肩膀,差點把她生生的撕成了兩半.

這種磨人的快感他從未體驗過,哪怕是在慕容嫣兒那如尤物般的身體上,他也沒有像現在這般激動,渾身都在顫抖.

受不了這樣的慢吞吞,冷天祈一把推開桃色,在桃色還沒來得及反應的時候,又把她給拉了回來.按到了石桌上.

舉手落手間,大手已經伸到了桃色的神秘地帶.一把扯落那礙事的束褲,.'嘶'的一聲,束褲成了碎片,被冷天祈隨意的丟在地上.’

舉起傲然挺立的灼熱,不顧桃色的驚訝,快速的挺進.宣泄著他的需求.

"哦."被粗大填滿讓桃色呻/吟出聲,腰肢也更加賣力的扭動,陷入情/欲中不可自拔

隨著冷天祈的律動,,

淫/靡的聲音不絕于耳,也灼傷了她的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