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事開始上演












冷天祈獨自一人坐在大廳的主位上,望著空空的大廳,猶如他的心,跳動的同時也空虛著.似乎還有一點害怕,一點點失望.

'啪’的一巴掌拍到案桌上,案桌顫顫巍巍的抖動了幾下,應聲而倒.

起身准備出去透透氣,這股悶氣讓他都快瘋掉了.

"王爺,這麼晚了,你還要出去嗎?"桃色扭著要,媚眼含春的走來,這次她學聰明了,不在自己身上抹上刺鼻的香粉,卻抹上了桃紅喜歡的茉莉花香.

熟悉的香味讓冷天祈迷茫了一下,當看見桃色那恬靜的笑容時,他似乎看見了桃紅.情不自禁的把桃色攬進懷里.癡癡的呢喃."桃紅,是你回來了嗎?"

桃色聞言,身子驀地一緊,心被千刀劃過,心成了一片片.幽怨的說著"王爺,姐姐已經走了,妾身是,,"

"噓,不要說話,讓我抱抱你!"冷天祈阻止了桃色的澄清,聞著熟悉的味道,冷天祈覺得自己的心似乎安靜了很多,但是那股深深的失落還是伴隨著他.

"咕嚕嚕.咕嚕嚕"一陣肚子饑餓的聲音傳來.打斷了冷天祈的遐想.

"王爺,你還沒用晚膳吧,妾身這就去吩咐廚房做幾樣小菜."桃色假裝很賢惠的想冷天祈面前留個好印象.

她這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有了前車之鑒,冷天祈那里還敢吃她吩咐下人做的東西.

"你還想對本王在下一次媚藥."冷天祈冷冰冰的望著桃色,在和桃紅一模一樣的臉上看見了受傷後,有些後悔.隨即說道,"這次就算不給本王下藥,本王也成全你!"

她是他的妾室,他有義務在一些地方好好的滿足她.

桃色聞言一喜,情不自禁,又怕冷天祈說謊般的問道,"王爺此話當真?"嘴上雖然問著,心里卻忍不住開心,看來她做的一些事情已經起到效果了.

"當然!"

"小圓,趕快去叫廚房做,然後送到我院子來."桃色吩咐著小圓,拉著冷天祈的袖子,嬌羞的說,"王爺,現在就隨妾身過去可好."

媚眼懷春,秋波暗送,這有意的勾引完完全全的落入了冷天祈睿智的眼眸中.不知不覺的心里有一絲得意.抬手一把抱起桃色,邪魅的說道."廚房做菜也好一會時間,不如趁這段時間,你先喂飽本王的某一些地方吧!"

"王爺,你壞!"桃色嘴上嬌羞,手卻大方起來,一手摟住冷天祈的脖子,一手卻順勢伸進了冷天祈的胸口處.輕輕的撫摸著.

"看來你為了討好本王,下足了功夫!"這樣的挑逗,讓冷天祈興起的性趣更加的深刻,把桃色放在花園的石桌上,低頭吻住了桃色的脖子,狠狠的吸允.

天為被,地為床的刺激讓桃色驚呼出聲,手卻更加放肆的撫摸到了冷天祈的重點部位,隔著薄薄的布料,來來回回的套弄.

額,【肉肉,,肉肉】【肉肉無罪,只是某些人要遭罪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