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吃錯藥了
冷天祈的力道很大,慕容嫣兒被推倒在地上,身上疼,心更疼,原來冷天祈的愛真的很淺薄,前一刻明明還愛著的,下一刻就能狠心的推開她. 她知道她說謊了,是她不對,如果他平時多給她一點點信任,她又怎麼會瞞他. "王妃,王妃."小翠拎著箱子急急忙忙的跑進來,四處探望後在窗戶角落里發現了她.把箱子放到地上,跑過去心疼的扶起慕容嫣兒."地上涼,我扶你到椅子上去." "小翠,把屋子收拾一下去睡吧!我累了!"慕容嫣兒在小翠的攙扶下,走到床邊,換下身上沾了血跡的衣裳,倒在床上,為自己隱瞞冷天祈的事情後悔不已. 她現在才明白,冷天祈是何許人,他一進屋就已經知道有人來過,卻不動聲色,是想考驗她呢? 而她呢,口口聲聲說愛他,還不是為了一個陌生的男人騙了他. "王妃,那個男人呢?"小翠奇怪的問,她進屋半天了,也沒見這個男人的影子. "走了!" "走了?"小翠本想說他受傷嚴重,那里能走啊,隨即一想."走了也好,"在沒被王爺發現之前走了也好啊! 不對啊王爺不是來過了嗎?莫非被王爺撞了個正著. "那個???" "王爺已經發現了!"慕容嫣兒的何等的蕙質蘭心,怎麼會不知道小翠想問什麼!"小翠,我累了,你先去睡吧!" "哦." 小翠縱然有再多疑問,但是慕容嫣兒擺明了不想在說下去,她也只得打住,為慕容嫣兒掖好被子,把慕容嫣兒換下的髒衣服拿了出去……莫念我…… 冷天祈渾身凌厲的走回大廳,陳凌一見冷天祈,心虛的低下頭."王爺,沒有搜到刺客," "不用搜了,刺客已經走了."冷天祈坐到椅子上,手扶到椅子的手柄,狠狠的握住,松手,堅硬的木頭成了木屑.一片片細小的木屑掉在地上,散發著陣陣原木的香氣. "陳凌,派人好好監視著慕容嫣兒的一舉一動,見過什麼人,說過什麼話,都要一一稟告我!"冷天祈想了想繼續說道."如果有人潛入府中見她,不要打草驚蛇,派玄影跟著!" "王爺?這,,"會不會太看得起慕容嫣兒了,玄影可是王爺身邊最得力的暗衛,武功,輕功皆在萬萬人之上,現在卻派去監視慕容嫣兒.會不會太大材小用了. "怎麼,你有意見?"冷天祈挑眉,冷冷的出聲,卻讓陳凌這個常年跟在他身邊的人都不由的打了個冷顫. "屬下不敢."他那里敢違背冷天祈的意思,要是有這個膽量,他就不是奴才,是主子了. "不敢就去辦事.我冷王府不養廢物,"冷天祈火大的吼著,自從遇見了慕容嫣兒,他就沒有一件事順心過. "是."陳凌領命,低著身子快速的走了出去,走的時候還頻繁回頭,心里納悶冷天祈今天是吃錯什麼藥了. 說話像是吃了毒藥一樣,句句都那麼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