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人一定要救












夜風習習,小翠和慕容嫣兒在清風明月的見證下,義結金蘭.雖說還沒有到無話不談的地步,但是她們也比以前感情更進了一步.

"陳凌,給我去搜,別讓一只蒼蠅給飛了出去."冷天祈是一個真正的王者,有條不紊的端起下人為他准備的茶,一口.一口的喝著.微眯的眼中盡是寒冷的殺機.

不就是一個微不足道的的賊子麼,身受重傷,還能跑到哪里去.既然他喜歡逃,那他就好心的陪他玩玩貓捉老鼠的游戲.

"是,王爺."陳凌領命."你們跟我來.你們去別的地方."

此刻王府人潮湧動,眾多的侍衛把王府團團圍住,火把把王府照亮的如白天……莫念我……

撲通一聲,關閉的門毫無預兆的被推開,一個渾身是血的男人踉蹌著步伐,進屋,關門只是一瞬間.在慕容嫣兒和小翠還來不及尖叫的時候點住她們的穴道.

"不要妄圖大喊把王府的下人吸引過來,我的刀刻不會長眼睛,要是劃傷了你美麗的小臉,我可不負責任."男人不帶一絲感情的說完,還邪惡的用刀子在慕容嫣兒的臉上來來回回的比劃了幾下.

那涼颼颼的感覺讓慕容嫣兒渾身都直打冷顫.張張嘴想說些什麼,因為被點了啞穴,只能無言的蠕動著嘴唇.

擔憂的望著這個身受重傷的男人,他要是不快點治療,怕是熬不過這個晚上,再也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怎麼,你是在擔心我嗎?"男人覺得好笑,這女人會不會同情心太泛濫了,居然還會同情他.

"嗯."被點了啞穴的慕容嫣兒重重的點頭.她擔心他有錯嗎?不管他是誰,做了什麼壞事.在她的眼中,他只是一個受傷的'男人’僅此而已.

不知道是慕容嫣兒那眼眸中的誠懇太打動人,還是男人早就已經筋疲力盡,在他昏迷的最後一瞬間,他居然動手解開了慕容嫣兒和小翠的穴道.

"王妃,我們去告訴王爺吧!"小翠害怕的牙齒都才打顫.渾身顫抖的厲害.

"小翠,你說我把這個人交給王爺,他是不是必死無疑."慕容嫣兒身為女人那最柔軟的一處正在提醒著她,這人一定不能交給冷天祈,但是理智又在告訴她,必須的把他交給冷天祈,他是刺客,是壞人.

"這……"小翠猶豫了,,她從來沒有做過壞事,更別說把人往死路上送.但是."我們必須把他交給王爺,不然,,"

"小翠,我決定了,我要救他."像是下了天大的決定,慕容嫣兒不顧小翠驚訝的表情,把男人往椅子上拖.可是男人太重,就算慕容嫣兒用盡全力,也不能動他分毫."小翠,你來幫我一把,我拖不動他!"

"王妃,,,你,,"小翠氣結,"算了,我聽你的,"大不了王爺怪罪的時候,她一力承當了,

只是,看這男人受了這麼重的傷,能救的活嗎?

【收藏】【留言】【推薦】啦啦啦啦,,念念要動力,,動力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