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謀詭計謀劃中
太陽公公照常升起,又照常的落下. 慕容嫣兒翻著疲憊不堪的身子,猶豫昨晚她的熱情,放縱,冷天祈想出了許多花招收拾了她,讓她從人間飄向云端,一直飄啊飄. 身上除了身子酸痛,但是衣裳都是乾淨的. "醒了?"小翠走到床邊,滿臉笑意的望著慕容嫣兒."昨晚王爺一定狠狠的寵幸你了吧!" 小翠雖然在問,但是那吾定的表情還是讓慕容嫣兒害羞的點點頭. "小翠,我這衣裳是你幫我換的嗎?"慕容嫣兒不著痕跡的找別的話題,她可不想在自己和冷天祈的床弟之間打轉. "不是我啊,早上王爺派人叫我到主院來服侍你,我拉開蚊帳看過,那時候你就已經梳洗乾淨,睡得可香呢!" 小翠是很為慕容嫣兒高興的,主院一來就是王爺主動地方,只有王妃才能和王爺同住一屋,如今王爺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是王爺的決定大家都看見的. "這樣啊!"慕容嫣兒幽幽的應著. 不是小翠,那麼會是天祈嗎?昨晚她太累,什麼時候睡著的都不知道,更何況是淨身穿衣的事情了. 想到有可能是天祈,慕容嫣兒的心里還是忍不住一陣陣甜蜜. "小翠,現在什麼時辰了," "太陽下山了,肚子餓了吧,我去叫人去廚房給你端吃的.王爺有事情要出府,走到時候說了,他不在這個王府你做主.嘿嘿." "那你去幫我端點吃的吧!" "恩恩,我去廚房看看,有什麼好吃的,多拿一點,你可以挑選一下!"從慕容嫣兒睡在主院開始,府里的下人對她這個貼身奴婢也開始馬屁起來. 哼,她才不理他們呢,最先慕容嫣兒不得寵的時候,他們那個不是當面背地里嘲笑她. "去吧."小翠的得志慕容嫣兒怎麼會不清楚呢,只是她是永久受寵,還是一時受寵,誰也說不清楚.她只是希望小翠將來得失心不要太大……莫念我…… 啪啪啪. 桃色氣憤的掃落了一桌子的東西.臉色蒼白,手握成拳,長長的手指甲嵌進了細嫩的手心,她不覺得痛,再痛又怎能比得上心里的痛. 她辛辛苦苦騙冷天祈喝下摻有媚藥的蓮子湯,結果她半點好處都沒有撈到,倒是便宜了慕容嫣兒那個小賤人. 她不甘心,不甘心. 這口惡氣無論如何她都要討回來,不計一切代價. 她知道,要是讓慕容嫣兒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了,冷天祈一定會追根究底,到時候她也跑不掉. 不如布下一個陰謀,讓慕容嫣兒自己跳進來.到時候她想脫身都難. "小圓,你進來." 每次他說要發火,她都會讓小圓到外面去守著去. "姨奶奶."小圓渾身都在微微發抖,越是跟在桃色身邊,她就越害怕,尤其的桃色剛剛發泄完後. "你和王妃身邊的丫鬟關系如何?" "小翠,關系一般." "不管你以前和她關系怎麼樣,但是以後一定要好,不然,,,哼哼,,你懂的."桃色滿意的看著自己豔紅的手指. "姨奶奶,奴婢知道了!"... ,:..